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猎行星际 > 第三十五章 食尸者出现
    科罗尔星南半球,

    蔚蓝色的天空中飘着一层压抑的红云,蓝色与红色交织渲染,沉闷压抑。

    海面映照了红色的光晕,就像是天空的镜面,连成一体,微风拂过,波光粼粼。

    蓝天碧海橙光看起来很平和美好。

    一个微微泛黑看上去锈迹斑斑只有婴儿拳头大小的金属球体快速掠过,在海面上拉出一条白色浪花波纹,在这条波纹之下,一个个纯白色的集装箱并排串联在一起,顺着金属浮球移动的方向平稳快速的滑动。

    在集装箱前方引路带球跑的是一只椭圆形的大鱼,生锈的金属外壳让它看上去仿佛下一秒就会锈蚀散架。

    金属大鱼潜水艇内是打通的船舱,负责运送这批集装箱的只有两个人,一个端着饭碗埋头苦干,另一个叼着烟漫不经心的看着监控。

    叼烟的高个子迈出右腿踢了一脚身边的胖子“时间差不多,精彩的要开始了。”

    “每次都是一样,没意思。”胖子端起碗瞥了眼监控画面,视线在十二幅画面上闪过,最终定格在其中一个集装箱右下角,扬了扬下巴,“你看见那个寸头小孩了吗,这次的重点关注目标,注意观察的她反应。”

    “那个躲在尸体后面的寸头?”叼着烟的同伴在桌边的操控台上点了几下,监控画面转变为全息界面,集装箱内每个人头上多了一个白色的光标号码。“编号321,长得很......很贵,很不错。”

    胖子闻言大笑,“哈哈哈,对,就是她,不用训练也能卖出好价钱。”

    监控画面中,每个人脑袋上都顶着一个号码光标,病人的号码与在疗养院时一致。

    呼噜吃着拉面的胖子看向监控,“听说观察员给她评分很高。”

    在胖子按下绿色按钮后,集装箱内的透明屏障消失。

    木橦一直缩在角落观察,这是第一次屏障消失,被抢夺的也只是刚刚投放的压缩面包而已。

    可即使如此也暴露出战斗力上天与地的差别,木橦看着惨烈的战况,认真的总结经验,还是要吃肉啊,吃肉力气大。

    明明每个人都饿的只剩下皮包骨,打起架来却异常凶狠。

    实力和体力悬殊巨大,面包小组被完虐。

    没有技巧,没有战术,这是最纯粹的肉搏,为了得到能活下去的食物拼尽全力。

    眼看着有人要被活活打死,一道道蓝色电弧忽然出现,电弧结成绳索,从集装箱另一边冲过来的人被电锁拽回去,屏障再次开启。

    面包区的人齐齐松了一口气,尤其是差点被打死的那个。

    而那些已经生吃兽肉好几天的人却像是饥饿愤怒的野兽,眼里冒着绿光,令人不敢直视。

    木橦满腹疑惑不解,从疗养院遭到攻击开始直至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极为可怕。

    “这样下去我们大家都会死。”

    “我建议大家团结起来,我们有食物投放,可是他们没有,要不了多久那些人就会被饿的虚弱,不需要怕他们。”

    可惜并没什么人响应。

    这一次隔离墙的开启就像是突发意外失误很快被修正,却也让集装箱内两边区域的人彻底决裂对立。

    在一个狭小的密闭环境中,所有的情绪对立变得异常突出,每个人都将其他人视作潜在的食物抢夺者。

    时间继续流逝,木橦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数了多少棵小菜苗。

    从分食生肉到互相争夺所剩不多的食物再到分吃死尸,整个过程在一系列有计划的诱导下发生的顺理成章。

    这是有计划有安排可以引导的结果。

    厮杀很惨烈,没有特殊的战斗技巧,没有强健的体魄,凭着一股要活下去的渴求,这群人被饥饿感支配着撕咬同类。

    也许在这些人眼里他们所看到的一切已经不再是同类而是可以食用的肉,活生生的肉。

    木橦看着透明墙那边的惨烈场面脸色更显苍白,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一幕幕,像是被吓坏了。

    软禁他们的人甚至不给那些人储藏食物的机会,每到意识昏沉的时候,也许是夜晚,被吃剩下的尸体会被天花板洒落的粉状物化成水,渗透地板直至消失不见。

    饥饿的人趴在地面上狗一样伸出舌头猛舔,哭喊着“不,不,我的肉。”几近绝望。

    饿疯了!

    这时候还有压缩面包可以充饥的人自然就成了他们的仇恨对象。

    木橦在脑海中自言自语“他们肯定会冲过来,这时候就是活人他们也不会介意。”

    腐烂的尸体已经化成血水渗透而去。

    木橦身前没了遮蔽物。

    这时一双腥红发绿的眼睛锁定了木橦,那样的眼神不是在看同类而是在挑选食物。

    木橦又矮又瘦,一看就很好杀死的样子,挑软的捏选她倒是也没错。

    怕什么来什么。

    当透明墙壁再次打开,食尸者冲过来的时候的,果然有一个身强力壮穿着囚服的人朝自己走了过来。

    昏昏沉沉的这些天,身体正在快速的复原,虽然木橦也不清楚为什么她断裂的肋骨和腿骨能够愈合的那么快,可是伤势确实好转了。

    至少现在不会一抬手一呼吸就撕心裂肺的疼。

    狭小的舱房内充斥着痛呼声,哭喊声,格斗挣扎,还有啃咬撕扯的声音。

    食尸者看着木橦舔了舔满是血迹的干裂嘴唇,隐隐泛着绿光的双眸透露出狩猎食物饥渴危险的讯号。

    没有后路可退,狭小的车厢在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下根本没有闪避的可能。

    “啊”

    食人者喉咙发出一声低吼,猛地朝木橦扑了过去。

    噗哧入肉的声音。

    食人者瞪大了眼,发青的眼底幽暗的绿光闪烁着惊讶,木橦的右手猛地拔出,鲜血如注一般的喷射,没有停下又再次刺入,一连好几次。

    藏起来的大鸟怪羽毛锋利无比,被多次刺中要害的食尸囚犯没有过多挣扎嘭的一下向后倒去。

    木橦看了一眼对方血肉模糊的腹部,对着尸体认真说道“不是我喜欢虐杀,而是你太强,我太弱,不确定你真的死了我不放心。”说着木橦蹲下身,大鸟怪的羽毛在食尸者的脖颈上猛地划了一下。

    躺着不动的囚犯双腿忽然猛蹬了一下,这一次真的没了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