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修真神医在都市 > 083章 办法当然有
    两名保镖惊慌之际,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长发男子从门内走出,他说话提着嗓子,语气更是阴阳怪气的,这俩保镖见状急忙朝男子迎了上去。
    走到男子身边后,两人恭敬地行礼喊了声“赵三爷”
    男子先是扬嘴笑了笑,然后阴着脸看着秦策,“小子,想个死法吧!”
    秦策闻声摇头一笑,很多人都威胁过他,但结果显而易见,除了几个侥幸活着的外,其他的基本全下去报道了。
    眼前这个一头银白长发,打扮的不男不女的年轻人确实有些实力,可以说比凌家义还要厉害那么一点点,这么年轻就能达到这种高度,确实不简单。
    不过这个身手跟秦策注定是没办法同日而语的,毫不夸张的说,取他的命也只是眨眼间的事。
     “怎么个死法这得问你啊!”秦策似笑非笑的回应。
    “问我?呵呵!你还挺识抬举,看在你这么实抬举的份上,我一会可以给你来个痛快的!”长发男子眯起眼冷笑着说道。
    男人自然听出秦策得话有挑衅的意思,但他并不在意,因为在他的眼中,秦策就是个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而已,只要他愿意,出手便可杀之。
     “这话还是留给你自己吧,本来你连选择如何去死得资格都没有,但我今天心情还不错,所以就破例一次,就按照你得说法,给你来个快的!”秦策背着手微笑着说道。
    这话一出,长发男子脸色突变,一股杀气向外涌出,弥漫在身体四周,就连他身后的两名保镖都不禁打了个冷颤,他们意识到这长发男子算是彻底被秦策给激怒了。
    “我去!这小子疯了吧!敢跟赵三爷这么说话,真是活腻了!”一旁高个保镖低声朝光头保镖耳语。
    打他进入白家到现在,从没听到有人敢跟这赵三爷这么说话,就连白文安对他也是敬重三分,以上宾对待,可见赵三爷在白家的地位是何其的尊贵。
    眼前这个没轻没重的毛头小子居然敢当众威胁人家,这要是还不被打死那太阳岂不是打西边出来了。
    两个保镖打心眼里庆幸刚才没有贸然把秦策放进去,连赵三爷都不认识的人怎么可能会认识自家的老爷。
    “哼!我看他不是疯了就是来找死的,赵三爷是谁!那可是咱们白家的总教头,跺一脚整个白家都乱颤的人,死在他手里的人都超过三位数了,哪个不是道上有名的高手,就眼前这么个玩意跟那些人比得了吗?还敢跟三爷叫板!估计三爷一根手指都能要了他的命!”光头保镖冷哼一声,一脸不屑的说道。
    “确实!别说三爷了,咱俩任何一个人出手都能轻松取了他的小命儿,三爷的手段咱们都清楚的,估计这小子一会儿定会死的很惨!”高个子保镖附和道。
    在他眼中秦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毛头小子,而且长得还文文弱弱的,根本看不出有什么本事,可以说随便在白家找个打手都能杀了秦策,更别提赵三爷亲自出手了,那秦策定是死的不能再死。
    赵三爷的手段用惨无人道这四个字来形容都不为过,当初有人得罪了白学礼,这位赵三爷亲自出面,一人一刀杀了对方十多个保镖后,用极为残忍的方式将那个人的肉从身体上全部削了下来,最后只剩下一具带着血丝的白骨,现在那具白骨还在赵三爷的地下室放着呢,这也说明他得刀法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一时间门前再无半点声音,就连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有些诡异,赵三爷双眼死死的盯着秦策,在他眼中秦策无疑是死人一个,正如两名保镖所猜测的一样,他正在想的是一会如何用最残忍的方式把秦策杀死。
    秦策抬腕看了眼时间,随即又将目光落在赵三爷身上,抿嘴一笑,轻蔑的说道:“你的时间到了,该上路了!”说完秦策就要出手。
    “秦...秦前辈!您什么时候来的?为何不进去啊!”就在秦策要痛下杀手时,白文安带着两个人突然从庄园里出来了。
    白文安没想到秦策这么早已经到了,本来他以为秦策中午才会过来,为了以防万一才安排人在门口等,这不安顿好自己的老友就急三忙四的出来了,可这刚一出门就见到了秦策,难免让他有些意外。
    这话一出,门前几人无不震惊,谁能想到堂堂白家四老爷居然管一个毛头小子叫前辈,要不是亲耳听见,谁能相信。
    “不...不会吧!这...这小子居然就是秦前辈!”高个保镖双眼瞪的贼大,惶恐的低声自语道。
    尽管他心里不愿意相信,但白文安的话他可听的清清楚楚,想到刚才自己刚才出手阻拦秦策,再想想白文安的吩咐,一股凉意涌上天灵盖。
    “完了...完了...彻底完了!”光头保镖绝望的说道。
    秦策是谁他不知道,更不知道他有什么能力,但他知道白文安口中的秦前辈那可是救了白文安命的人,白家上下的大恩人,自己得罪了这样的人,能活着就怪了事了。
    最为震惊的当属赵三爷,作为白家的总教头他自然听过秦前辈这个名号,可他万没想到白文安日夜挂在嘴边的前辈竟然就是眼前这个毛头小子。
    “哼!算你命大!”赵三爷闷哼一声,心说要不是看在白文安的面子上,这小子必死无疑。
    还有两人同样面露惊色,两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秦策,像是在打量着什么。
    “洪爷,这小子就是白爷口中的那个神医?”白文安身后,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低声朝身边的老者问道。
    “老白跟我说过,救他命的是一个年轻人,我想应该就是他了!”老者轻轻点头,目光依旧没有从秦策身上移开。
    他跟白文安是至交,更是无话不说的好兄弟,白文安不止一次在他面前提起过秦策的医术是如何的高深莫测,只不过他没想到,拥有这样本事的人居然跟自己孙子的年纪差不多大,不禁感叹英雄出少年啊!
    壮汉闻声后没有再说话,随即将目光从秦策身上收回,抱着膀子侧头望向别处,要说是一个武术高手他或许还会关注几分,但对一个医生他确实提不起兴趣来。
    秦策背着手抬眼看了看白文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白老!我没想到你们白家的大门居然跟清幽小境的大门一样难进,莫不是非要我露一手才肯让我进去?”
    白文安一听这话心头一紧,尤其是秦策那句露一手,没人会比他更能理解这三个字的含义,秦策要说露一手,多半是要出人命的。
    一想到被秦策杀死的吴天,再想到会场上那被秦策撕裂的水泥地面,白文安双腿有点发软,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庄园变成秦策的屠宰场。
    侧脸瞥了两个保镖一眼,见两人那不知所措的神情,白文安瞬间就明白了,一定是秦策想进庄园被他们两个给拦住了,这才得罪了秦策,心说要不是自己出来的及时,白家恐怕就要遭殃了。
     好不容易跟秦策建立起的友谊差点就被这俩保镖给毁于一旦,白文安瞬间杀心大起。
    “秦前辈,还请您切勿动怒,是我的人得罪了您,我在这向您赔罪了,我向您保证,您以后绝不会再见到他们!”白文安转过头,一脸恭敬的对秦策说道。
    这话一出,两名保镖心里当时就凉了,两腿一软扑腾跪倒在地上,头如捣蒜般撞击着地面,大声呼着“饶命”二字。
    “哼!狗东西,从你们得罪到秦先生那一刻起,你们就已经是死人了!赵三,还不赶紧动手!”白文安怒哼一声朝赵三爷下令道。
    “三爷...三爷...饶命啊!三爷...”两人抱着赵三爷的大腿苦苦哀求。
    他们还没活够,更不想死,尤其是光头保镖,他昨天才新搞了一个已婚小少妇,那女人此时还在家里等着他回去鸳鸯戏水呢,哪舍得就这么死了。
    “哼!两只狗东西,四老爷都发话了,你们认为我会饶了你们吗?”赵三冷哼几声,一脸轻蔑的说道。
    话落右手急速向右腿外侧抓去,接着只见一把锃亮的银色铁刀出现在他手中,反手握刀朝着两人轻扫而去,只听噔噔两声后,两人的脑袋瞬间离开了他们的身体,掉在地上向不远处滚去。
    杀了两人后,赵三把刀举在自己的面前,伸出舌尖舔舐了刀刃上残留的几滴血液,满脸的享受与满足。
    “这家伙还真他娘的变态啊!不过我看他这刀法最近好像又精进了不少啊!”老者身旁的壮汉笑骂道。
    “呵呵,刀法再精进又能怎样,还不是人渣一个,不是我看不起他,就算他再练上十年也不及你的十分之一!品德上更是和你没配!”老者冷笑两声,不屑的说道。
    赵三原来就是老者的手下,后来被白文民看中,这才把他送到了白家,起初他还认为赵三是个好苗子,还叮嘱他到白家好好干。
    不过后来赵三做的事让老者觉得他就是个十足的人渣,甚至可以说连人都不如。
    赵三为了得到自己师傅祖传的绝学,下药将师傅一家迷昏,严刑拷打后套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达到目的他还不肯罢休,当着他师傅的面强暴了师傅的妻子女儿,听说现在母女两人还被赵三囚禁着,成为了他泄/欲的工具。而他的那个师傅,早就被他斩断了手脚丢到了西江里。
    要不是白文民护着,老者早就派人把赵三除了,毕竟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手下还有这样猪狗不如的畜生。
    “秦前辈!外面风大,我在家里已经备好了酒菜,您看...要不咱们进去聊?”赵三将两人杀死后,白文安试探着朝秦策问道。
    “好!”秦策点头答应。
    白文安闻声,急忙走到秦策身边,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秦策见状微微一笑,阔步跟白文安向庄园内走去,不过秦策走到赵三身边时突然停住了脚步,转头冷声说道:“你的刀不错,但不够结实!之所以现在你还能活着,真的是因为我今天心情非常的不错,不过我敢保证,下次你绝对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当然如果你想找死,尽可以用你的脖子试试我手中的剑,看看它是否锋利!”说完秦策冷冷一笑,转头继续朝门里走去。
    白文安闻声随之一愣,他现在才明白原来令秦策不爽的人根本就不是那两个保镖,而是白家的总教头赵三。
    心说这个赵三真是被自己的二哥给宠坏了,谁都敢去招惹,幸亏秦策没有追究,要不然他现在估计早就血肉横飞死无全尸了。
    秦策都没有再追究,白文安自然也不想再说什么,瞪了一眼赵三,背着手朝着秦策追了上去。
    望着几人的背影,赵三目光阴冷,身体的杀气不断向外涌出,要不是因为忌惮老者身边那名壮汉,他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把秦策给杀了。
     “哼!我就不信你总也不离开白家!”赵三冷哼一声,恶狠狠的说道。
    “滴滴滴!”
    就在赵三左脚刚迈入庄园的大门口,一阵急促的汽车鸣笛声从他身后传来,敢在白家门前这么放肆的人,赵三闭着眼睛都能想到是谁,随即转过身朝着车子走去。
     “嘿!三哥!今儿杂这么悠闲,没跟我爹去码头那边啊!”赵三刚走到车子前面,车窗就降了下来,紧接着探出了一个男人得脑袋。
    “你爹刚回来办事我就跟回来了!我这一上午都没看见你得影子,是不是又出去寻花问柳了?我可告诉你,你大哥最近的表现可是很得你父亲心意,我听说你爹可准备把东郊那块地给他呢!”赵三望着头发涂抹的流光锃亮的男人,颇有深意的说道。
    “啥?东郊那块地?那可是70多个亿啊!我爹也太偏心了,不行,一会我就找他去!”男子怒气冲冲得说道。
    “我劝你最好不要去找二老爷,你和邱家公子的事可还没解决完呢,二爷可是到现在还生气呢,你现在过去捞不着好处不说,没准还得挨顿臭骂,当然你若是执意要去,那我也不拦着!”赵三眯着眼,低声提醒道。
    听赵三这么提醒,男子当时没了动静,心说那件事都过去多久了,他这老爹怎么还记得,真要是那样,自己还真不能顶着枪口往上撞。
    “三哥!你可是我爹身边的红人,帮我多跟我爹说两句好话,让他别老记着那件事,等以后兄弟我当了家主,一定亏待不了你!”男子推开车门,走到赵三身前一脸讨好得说道。
     “呵呵!白二爷!你说的可是轻巧,你闯了那么大的祸,让二老爷陪了400多个亿不算,还丢了那么大的人,你说这事是我一句话两句话就能挽救回来得吗?就你现在这状态,你认为白家这些老辈们会选你当家主吗?不说别人,就你这个四叔他首先就不能答应,别忘了,他还有个孙子呢!”赵三冷笑一声,阴着脸说道。
    一提到白文安就想到了他身边得秦策,心里的气就更不打一处来。
    “哼!一个野种而已,不说别的就拿他得身份来说也配和我比?我想除了我四叔那股,估计家族里没人会选他当家主吧!”男子气哼一声,一脸不屑的说道。
    “他的身份是不如你,但你四叔的人脉可一点不比你爹差,而且你别忘了,洪家和上官家可都有参与权,他们与你四叔的关系不用我说了吧!”赵三意味深长的说道。
    他嘴里得洪家和上官家与白家都是世交,在选举白家继承人的时候都有投票的权力,而这两家现在的家主跟白文安都是过命的交情,可以说只要白修远参选家主,两家会毫不犹豫的把票投给他。
     “玛德把那两个老家伙给忘了!实在不行我就找人把那个野种给做了,看谁还敢跟我争家主!”男子气乎乎的,目光里突然充满了杀气。
    虽然他玩世不恭,不务正业,但他可是唯一一个有白家正宗血统的人,其余的白家子嗣大多数都是小三,小四之流所生,甚至就连他那个大哥都是他爹背着他娘寻花问柳时留下的野种。
    白修远他爹白羽就是白文安的情人所生,而白修远更是他爹与一名风月场的女子所生,甚至连白修远自己都没见过他娘长啥样。
    在家族中正统才有继承的权力,像白修远这样的根本不被族人认可,当然这选举最终还得要看投票说话,即使是野种票数占优自然也会当上家主。
    “糊涂!你找人杀了他,你能活的了吗?就你四叔的手段你难道不比我了解,更何况他身边有暗卫保护着,你找的人只能是被杀,而不是杀人!”赵三怒声训斥道。
    “那,那这么说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就只能看着他跟我抢家主?”男人一脸不爽,想到要跟一个野种抢家主,心里别提多愤怒了。
    赵三望着男人笑了笑,故作玄虚得说道:“办法当然有!只不过我有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