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从零开始的奶爸生活 > 65. 终有离别时
    “你们,准备走了?”

    在餐桌上,斯图尔森有些讶异的说道。

    “嗯。”苏言点了点头,然后将一块佣兵公会的铭牌拿了出来,“佣兵公会那边,给我开具了新的位阶证明。”

    那是一块呈银白色光泽的铭牌,整体被打磨得非常光华,并没有矿石种粗糙感,触感所带来的也是一种非常独特的金属质感,似乎是以某种魔法加持过,可以防止各种环境影响。

    铭牌呈长方形,约成年人两指那般大。铭牌的两边都被打了孔,可以用细绳穿起——不少佣兵都喜欢将铭牌当成项链带着。

    而在表面,则刻了一个代表佣兵公会的象征:在一块绘着一张类似展开的卷轴当作图案的盾牌下面,是交叉的刀与剑。至于背面,则是一连串类似条纹码一样的纹理,这是每一名佣兵登记在佣兵公会里的私人识别码。

    “白金。”斯图尔森看到这块铭牌的时候,就不由得发出一声感慨,“不愧是莱维先生。”

    “本来是需要完成一个任务以作为实力象征的测试,不过可能是因为我轻而易举的就杀了那名冒险者公会的使者的缘故,所以这个测试就被取消了。”苏言耸了耸肩,有些不以为意的说道,“总的来说,能够拿到这个位阶身份,确实是出乎我的预料之外,本来还以为最多也就是白银或者黄金位阶的铭牌而已。”

    “莱维先生还是这么喜欢说笑。”斯图尔森笑着摇头,并没有将苏言的话当真,“您可是拯救了整个阿卡拉城呢。就冲着这一点,佣兵公会就不可能只给你一个白银或者黄金位阶的身份了事。……艾泽亚大陆历史上的几次恶魔入侵事件,都是由白银位阶的强者负责解决的,有时候就连这个位阶的强者也只能负责外围的工作。”

    在佣兵公会的分阶制度里,普通佣兵或许可以依靠任务成功达成率等方式,从而提高自身的佣兵位阶,但是最多也就止步于黄金位阶。想要达到白金位阶的话,必须得拥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才行——也就是说,白金位阶的佣兵基本都是下位英雄起步,绝不存在任何例外。

    不过像苏言这样,直接一步登天的成为白金位阶的佣兵,在佣兵公会的历史上也是很少出现的。

    大多数白金位阶的佣兵,都是依靠着任务达成率和出色的完成率,才最终晋升成功的。他们甚至需要完成一次由佣兵公会指定的高难度任务,而且表现还不能太糟糕,最终才有可能晋升为白金位阶的佣兵。

    所以当斯图尔森很随意的说出这个见闻的时候,苏言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将其当成一个故事见闻,而是直接分析出其中所蕴含着的情报价值。

    虽然英雄级强者有着三个不同档次的区分,实力差距水分很大,但是从中也能够大概判断出一个特点:那就是入侵的恶魔实力非常强大,否则的话白金位阶的英雄级强者没理由连掠阵的资格都没有,只能负责外围的工作。若这个情报没有什么夸大的水分,那么在艾泽亚的恶魔入侵历史上,很可能就曾经出现过实力达到传说级以上水准的恶魔。

    仅一个分身或者投影,就已经达到这种程度,但是佣兵公会依旧有能耐参与战斗工作,并将这些恶魔赶出这个世界,若是再联系到艾泽亚大陆七大教会和各国的国力水准层次,苏言发现,这个世界的水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深。

    不过苏言,并未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

    他很快就改口说道:“那么我们离开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斯图尔森笑了起来,他的笑容非常的淡然,看起来并没有失落或者其他异样情绪:“只能一切都重新开始了。还好我也不算年迈,莱娜无论是经验还是基础都非常扎实,她从现在开始接任副团长参与管理,以后一定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团长。再说了,我们暴风佣兵团的底子也不是很差,还有这么一个驻地呢,前景可是很不错的。”

    “就是。”一旁的莱娜也插嘴说道,“尤其是之前那次恶魔入侵的事件影响,现在才开始渐渐扩散出来,如今整个阿卡拉城的佣兵们,都已经乱成一团了。我们也可以从中吸收一些人才,发展壮大暴风佣兵团,说不定我们还能保住眼下的基础,不至于真的要从头开始呢。”

    “你看吧,我就说她一定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团长。”斯图尔森笑着说道,“莱娜的眼光可比我长远得多了,而且嗅觉也远比我敏锐。所以我觉得把暴风佣兵团交付到她手上,我一定会放心的。”

    暴风佣兵团,之前就经历过一次惨败,导致整个佣兵团差点解散,那一次就有不少人都在看他们的笑话。

    但是经历了这次的复仇之灵事件后,对于暴风佣兵团而言,反倒没有那么惨。

    至少比起上一次,他们这次只有一人减员:卢恩斯因为彻底失去理智和心性,最终被迫于无奈的斯图尔森所杀。反倒是波恩,因为最开始就彻底昏迷,所以在最后的时刻倒是躲过一劫。而留守少年托马斯在经历过那次的事件后,心性上也有所改变,开始变得更加勤奋努力,学习热情高了很多。

    这对于暴风佣兵团而言,确实不算那么糟糕。

    再说,那一次恶魔入侵事件的影响是整个阿卡拉城,因那一晚而导致解散的佣兵团没有一百个也有八十个。虽说大多数佣兵的实力都不怎么样,不过大浪淘沙嘛,能够幸存下来的恐怕很快都会迎来一段实力的爆发增长期。

    就连泰德米斯的玫瑰佣兵团,也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减员影响,所以可想而知其他佣兵团的情况了。

    如果暴风佣兵团真的能够在这一次的后续影响里吸收到一批人才的话,那么这个佣兵团重回阿卡拉城的佣兵团前十,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有鉴于此,所以苏言就没有提及之前索菲亚跟他说的那件事:泰德米斯的玫瑰佣兵团打算吸收暴风佣兵团。

    “好吧,那我就祝你们一切顺利了。”苏言笑着举杯恭贺。

    众人举杯轻碰。

    不过真正喝酒的,只有苏言和斯图尔森、波恩三人。

    莱娜不喜欢麦酒那种苦涩的味道,而诺蒂亚、伊莉奥尔、格莱文三人则更偏爱果酿。至于两个小家伙,斯图尔森倒是想让托马斯喝,不过这个留守少年却是态度严谨的拒绝了;而小安娜,眼神倒是显得跃跃欲试,只可惜身为父亲的苏言在旁,小家伙是不用想了。

    此时安娜,也只好双手举着一杯果汁,和别人碰杯。

    不过相比起其他人几乎是一口干的情况,小安娜就要喝得优雅得多了:一小口一小口的轻抿着,每一次都要咂咂嘴,回味好一阵子后,才会去喝第二口。

    造成如今这种情况的,有部分原因得归功于那三只已经五十岁却还未成年的精灵。

    在安娜跟苏言一起流浪的那段生活里,小家伙的吃相可没这么优雅,她完全是属于放飞自我的类型——毕竟以苏言以前的生活作风来看,吃东西必然是属于争分夺秒的习惯,有样学样的小安娜当然也就被带歪了。然后当三名精灵第一次看到安娜的吃相后,他们就对苏言发起了惨无人道的指责,并且开始试图扭转安娜的吃相。

    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以来,他们收效寮寮——并不是无效,只是效果并不如他们想象的那么好:每当看到餐桌上的食物大半都被托马斯横扫的时候,小安娜可不会管那么多,她会很干脆的就把刀叉一扔,跟托马斯一样开始手脚并用起来。

    三只精灵每次看到这一幕,都倍感头痛。

    于是,他们只能接受苏言对他们的无情嘲讽:图样图森破。

    然后,苏言就开始严格控制安娜的饮食。

    具体精确到每顿饭只能有一杯大概三百毫升的果汁,两块肉排,两个布丁,一份水果蔬菜沙拉以及一碗汤。而且不管是安娜喜欢吃的还是不喜欢吃的食物,都必须全部解决,否则的话下一餐就要增强没吃完的分量,同时减少果汁或者布丁的供应。

    于是从那之后,安娜的吃相就越来越优雅从容了。

    因为她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就算她吃得再快,也只能吃这么多的东西,那还不如吃慢一点好好享受美食的口齿留香。

    用苏言的话来说,这就是针对安娜的弱点执行的精准打击。

    不过他这话可没有引起别人的称赞,反而迎来了莱娜的鄙夷:连对自己的女儿都要这么算计,简直不是人。

    尽管苏言很想回她一句:我的确不是人。

    但是仔细想想,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看着安娜咂着嘴,一脸恋恋不舍的将喝光的杯子放回桌面上,苏言轻轻的将自己的那杯果汁推到安娜面前:“今晚是最后一次聚餐,所以允许你多喝一杯。”

    “哇。”小家伙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就知道爸爸最好了!”

    苏言笑着轻柔安娜的脑袋。

    “那个……布丁呢?”安娜眯着眼睛,像只享受的小猫一样,不过她还是试探性的开口,“安娜可以再要一个吗?”

    “你这家伙。”苏言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他还是将自己的布丁推到安娜面前。

    “嘻嘻!”小家伙发出了高兴的欢呼声。

    餐桌上的其他人,看着这对父女的互动,也不由得露出几分微笑。

    “对了,莱维阁下,离开阿卡拉城后,你打算去哪?”斯图尔森开口问道。

    “去古塔要塞一趟。”苏言开口说道,“这次佣兵公会给我这块铭牌时,也想让我顺便帮忙带一封信前往古塔要塞,交给那边佣兵公会的管理人员。而且,我本来也打算带着他们三个前往古塔要塞的,所以就当顺路跑一趟好了。”

    本来苏言是已经不打算前往古塔领了,但是他发现想要离开北境的话,还真的只能通过古塔要塞。而既然长者议会的那些精灵使者也还在古塔要塞,所以苏言就打算去那边和对方见一面先,然后再决定是要前往南境还是西境——前者是通往菲尔斯王国,而后者则可以前往自由联邦。

    至于东境,因为长者议会的关系,所以苏言已经不打算前往了。

    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安娜的母亲绝对不是长者议会的精灵。

    “奇怪,这一次那些使者不是搭乘飞空艇过来的吗?为什么还需要你去帮忙送信呢?”斯图尔森有些疑惑的说道。

    “谁知道呢。”苏言耸了耸肩,“反正不管怎么说,想要离开北境都需要通过古塔要塞,所以跑一趟也没什么关系。”

    “那好吧,我就祝你们此行顺利了。”斯图尔森笑着举杯,再度和苏言轻轻一碰,“不过莱维先生,等你和安娜找到一个稳定的落脚点后,可记得要给我们来信啊。”

    “会的。”苏言笑着点了点头。

    写信啊……

    苏言自己都有些忘了,他上一次写信是什么时候了。

    不过,现在听到斯图尔森这话,他并不排斥这种做法。

    因为斯图尔森,大概可以算是苏言在这个世界上交的第一个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