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唐官 > 6.韦驮天送书
    见奏官点头,崔宁顿时觉得一阵目眩,往后踉跄数步,“节帅,节帅!”四周的军将急忙将他给扶住,崔宁是又痛心又恼火,自己就这么个掌上明珠,女婿居然不拜见岳丈就把她给拱了。

    “节帅勿怪,这里有小娘子的信,里面有是非曲直。”那奏官便将云韶的信奉上。

    中堂上崔宁将信笺展开,在信中云韶详细说了自己夫君的苦衷,“原来是为了拒尚唐安郡主的,才抢先娶了阿成礼的,夫君你这不能怪责我们的娇婿。”旁边的柳氏也注目来看,看明白后就急忙劝慰丈夫。

    崔宁点点头,嗯了两声,语气明显松动,对妻子说“信里阿霓提到,这高三还真是可怜呢,二人婚后就住在怀贞坊那种地方,马上让京中进奏院拨二百贯钱去,充当阿霓的嫁妆,月堂也给他俩去住——我女婿女儿岂能让人看低?”

    柳氏莞尔,指着信笺末处阿霓的笔迹,说“夫君你看信也得看全些。”

    崔宁这次向那里看去,原来云韶明明白白写着,“草堂有乐,不思月堂,父母勿念。”

    “唔唔唔!”看到女儿的话,崔宁又暴躁起来,拽着大胡子,心疼地对柳氏说:“草堂有乐,草堂有乐......这小畜生还不知道对我阿霓如何放肆的呢!”

    柳氏便继续让夫君放宽心,女儿钟意不就是最好的吗?接着夫妻俩又窃窃私语,开始关心起女婿的前程来,柳氏当然欢喜女婿,不但高中状头还起家为集贤院正字,“可比夫君你强多了。”

    “强什么,区区九品青衫官,并且还拒了出降的郡主。坐紫宸殿的那位我是了解的,心胸也不甚宽广,以后高三在京城里怕是要受委屈,连累我儿阿霓——这样,叫进奏院备下礼物,把高三聘到西川幕府里来,我一个月支给他数十贯的俸禄,不比在京的集贤院强上千倍万倍?”

    “哎,夫君。女婿有女婿的想法,你不要强行为之......”

    “这怎么能叫强行为之呢?现在阿霓嫁人,女婿又是状头,而如今西川幕府内真的缺少文士,女婿依旧是规规矩矩敕授的正字,我送辟书去上都,让他来幕府为参事,只要女婿和阿霓回到西川来,还不是我的天下?女婿只要二三考(唐朝官员每年都要考核,正常六品官任期是四考,也就是四年后考虑迁转或罢秩守选,而在幕府任职迁转的速度则要快得多),我便立即奏授他CD县县尉的官职。”

    柳氏听到丈夫的话后也频频点头:崔宁所镇守的剑南西川地,方镇所在就是CD城,因昔日玄宗曾避难于此,故而在肃宗时代升格为府,下辖十县,其中有两个次赤县,即CD县和华阳县,崔宁许诺要将女婿擢升为次赤县的县尉,可以说正是中唐藩镇幕府权力膨胀的表现——不但可以用“辟署”名义招揽人才,而且可“不次擢拔”,让受辟之人迅速升迁。

    夫妻俩合计好后,崔宁便当即唤来名书手,口述了份“辟书”,然后便问妻子,“你说币马(聘请高岳来幕府的礼金)多少为合适?”

    “你得给你女婿涨涨门面,把原本要给阿霓当嫁妆的二百贯钱也算入进去,一共四百贯钱好了。”

    四百贯,也就是四十万钱,大概是一位上县县丞两年的俸料钱。

    于是辟书拟就后,崔宁便嚷道“韦驮天!”

    一名皮肤黧黑、身材健硕的昆仑奴,即刻跑到中堂廊下候命,这个昆仑奴是崔宁花重金自广州的市舶那里购得的,极其善走,跑得比骏马还快,崔宁便将辟书和驿站符牒交付给他,“你最擅健步,直接替本帅长途奔去西京上都进奏院,叫那里的进奏官速速按照辟书上所说的去做,不得耽误。”

    “Emmmmm!”韦驮天将辟书收好,撒脚丫子便闪电般冲出节度使衙署,脚下生风般,搅起浓浓飞烟,大约一个时辰后就奔走到了华阳县万里桥,顺着新都、汉州的大道疾走,直向长安城而去,跑累了就在沿途的大驿或小馆吃一顿,睡一觉,醒了后便再跑,目标只有一个,那便是长安城的西川进奏院。

    就在韦驮天疾奔的途中,这些日子里高岳依旧和云韶小娘子享受着“草堂之乐”,初夏骤雨而至,草堂窗外的绿叶芭蕉被打出万点声响,皇帝下令罢朝,集贤院也不用视事,整个清闲的下午,这对年轻夫妻除了百般缱绻外也没别的娱乐活动了。

    《花营锦阵万方图》的卷轴横在窗下书案的桌面上,云韶美美地闭着双目,停止了方才激烈的低吟,歪着发髻,吐气如兰。她坐在案上,被高岳抱持着,双腿缠绕着他的后腰,罗衫轻解,还在因方才的大极乐而喘息抖动着,高岳则双脚松如泥,头就埋在云韶的酥胸里蹭来蹭去,云韶温存地摩挲着夫君的头发,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残雨声。

    入夜后,高岳坐在刚刚兴云布雨的书案前,写完笔名“少陵笑笑生”的新作第一编,云韶则一手托腮在旁充当第一个读者,另外只手不断对着夫君把扇轻摇,帮他祛暑驱蚊。

    又过了数日,高岳提着书笥,里面装着自己的得意之作,于集贤院视事结束后,难得没有在那里义务当直,而是直接走到胜业坊,准备将其交给吴彩鸾。

    印刷出售自己作品的事宜,高岳已完全筹措好:先前萧乂送来三百贯润笔,除去给云韶家的聘礼外,还节余一百多贯,便全给吴彩鸾,让他和写经坊的诸位经生,于东市大毕家购买来大量的雕梓,并将其移到东市放生池北,那座萧乂馈赠自己的商邸里——只要将自己作品刻好,便直接印制出来,那所商邸高岳决心直接当自己的“书肆”,由其直接贩卖。

    因高岳是中了进士的衣冠户,故而他名下的商邸是不用交税的,这是个非常大的优势。

    这时唐朝的书肆业已十分发达,正所谓大到五都之城,小到十室之邑,都有书肆。不过这时候书肆主要还是贩卖文集书卷,兼抄写刻印,文人的版权意识还不算发达,比如韩愈每每写完诗,就让自己一名叫阿买的仆人用八分书抄好,随后送到书肆去卖,买来的钱就换酒喝;晚唐的李逢吉,在当校书郎时因为薪水不高,直接抄白居易的诗去卖,销量还不错,二十本一天内就卖出十七本。

    可这哪里能满足高岳的需求,他要革新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