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尸加工 > 二百零四章 工匠
    二百零四章工匠

    尽管周围很喧闹,李震颤还是被这个老迈声音吸引了,拨开众人来到一个老头面前,“不知是什么工坊。”

    “我的工坊很老了。”,老头说话的时候还带着咳嗽声,眼神也有几分黯淡,头发几乎快掉光了,“我那里已经好几年没生意了,我只想在临死之前找一个新主人。”

    “我能看看吗?”

    老头佝偻着向远处慢慢走去,他的工坊并不远,和水晶工坊正对,外面是陈旧的木板房,地上残留着石沫,门口放着凿子铁锤之类的工具。

    推开木门,浓烈的石粉味铺面而来,这是一座石头工坊,简单的说就是用来雕刻的。

    工坊比水晶工坊还要大,像一个大车间,在工坊角落中沉落着几张床铺,一个头发斑白的瘦老头靠在墙角,慢慢篆刻着一只羊角之类的石片。

    地面上摆放着一根长长的圆柱,一刀一刀的凿痕清晰可见,在工坊的最中央陈立着一个庞然大物。

    巨翅,长须,雄尾,紧密鳞片的鳞片如同一个个浓缩的小旋风,脚爪上带着紧凑的旋风图文,看上去像古老的奈瑟文字,但老李第一眼看出那只是一个图文而已。

    地面上的那根圆柱正是一根未完成的左腿。

    飓风暴龙!

    拥有控制飓风的神奇暴龙。

    更是烈风王国的精神信仰。

    老李盯着远处的几个老头,各自拿着小锤子叮叮当当敲击石块,他们的到来根本没有打乱手上的工作。

    “这头飓风暴龙是你们亲手打造出来的?”,李震颤有点震惊,每一个鳞片都有飓风图案,而且每一个飓风图案都不同,这条巨龙的鳞片起码有上万片。

    越小的玩意儿越难雕刻!

    他弄不清楚这几个老人到底是什么支撑着,“你们雕了多久了。”

    “三十年!”,老头鬓角多出一抹泪珠,没有再说一个字。

    “那你们还接其他订单吗?”,这个已经不需要老李多问了,这里的每一个老头都很瘦,几乎是皮包着骨头,远处瓷碗中还残留着一些黑乎乎的糙米,这些是人类用来喂养奴隶的。

    在富饶的人族国度,很难见到人类会吃这样难咽的米粒。

    这些人是有信仰的,即便老李这个已经被金钱玷污了灵魂的可怜人,此刻也被震惊住了。

    “三十年前我只接了这一个订单。”,看到中央的飓风暴龙的时候,眼中闪现出一丝骄傲,这种东西是用魔力无法塑造的,巨龙仿佛真实存在,注入灵魂便能活过来一般,但只是块石头,“可惜,没有人来接手了。”

    “为什么?”

    “这是皇室订单,就连上一任国王都忘记了新鹤壁订单了。”

    的确,现在的烈风皇室正在为谁坐上王座而努力,追究魔法,即便这尊飓风暴龙雕刻的再惟妙惟肖,注入的心血再多,谁能体会得到呢。

    石头工坊的位置并不偏僻,每天有不少的贵族从这里路过。

    老李相信这个老头不止一次推销过他的工坊,李震颤也不是第一个主顾,但这些老工匠还在工坊中,证明没有一位贵族肯将这座工坊接下来。

    精湛技艺远远比不上魔力制造,后者带来的利润是源源不断。

    “你想要多少金蹄转卖这座工坊!”,李震颤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后悔了,这些工匠是不能用金蹄玷污的,“大师,我是一个领主,如果你不介意能否加入我的领地。”

    这位老人不会知道翡翠岭意味着什么,从第一批跟随李震颤的人外,俩年来翡翠岭没有再招募过一个人。

    尽管很多的商人想以金蹄获得翡翠岭平民资格,都未曾如愿。

    “你是个诚实的人!”,老头看向远处已经熄灭的工坊残骸,“我愿意跟随一位领主,不过我希望能够帮助我将这座暴风巨龙雕刻完毕。”

    “放心,在翡翠岭你可以做任何事,而且我会将这尊巨龙树立在领地上!”,老李保证道,他喜欢那些精湛技艺的工匠,即便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并且在巨龙前方,刻下诸位的名字,请问现在我有资格知道你的名字了吗?”

    “柯默尔!”,语气抖动的很厉害,不是害怕而是身体已经撑到极限了,在说完自己名字的时候,无力向后倒下去。

    李震颤抬头看着天空,猫头鹰从高空落下来化成一位肥胖少女,“翡翠领主!”

    “马上将几位大师送到翡翠岭,告诉艾薇,这里每一个人都是魁宝,给博浪沙火鹤说一声,我需要几头大型飞禽。”

    李震颤就在工坊前等着,莫莱尔雇佣了上百个奴隶,对木头工坊进行拆除。

    一只庞大的白色信天翁猛禽从高空降落下来,所有人不断后退,信天翁是石头黑眼斑鸠,他们的个头要小一点,却有一双强有力的翅膀,在羽族中也是有着升空机器的称号。

    信天翁猛禽比狮鹫还大,爪子能够将一个成人踩成肉饼。

    俩个匹格巫医快速跳下,将老者放在担架上缓缓抬到信天翁身上,阿比特兔女郎轻轻按摩住老者胸口。

    哒哒哒!

    马蹄声将人群驱散,紫荆花骑士将李震颤和兽族围在中央,目光直直盯着信天翁猛禽和黑炎斑鸠,这样的巨鸟绝对是受欢迎的猎物。

    “将这群兽族奴隶全部抓起来,还有这个人类,捣毁工坊,应该接受审判。”

    李震颤盯着这群骑士,他难道没看到老者已经命悬一线吗,不询问情况直接审判。

    俩个士兵提着长剑笑呵呵的向着李震颤走过来,四个包围一旁,穿着白色护士服的阿比特兔女郎

    蹦!

    未靠近老李,俩个士兵直挺挺倒在地上,李震颤漠然转过身,他不喜欢杀戮,但并不意味着不会杀戮。

    一个,俩个,从队伍中走出来的紫荆花战士直挺挺倒在地上。

    老李走向角落中静静雕刻的几位老者,态度很恭敬,“大师,你能移步到翡翠岭吗?”,

    没有回音,对方只是简单的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几人甚至连抬头都没有,手上的石头只有指甲那么大,但却要在上面雕刻出三个飓风图案。

    另一人手上是一块石头眼瞳,老李看过去的时候那块石头眼瞳似乎在瞪着自己。

    “大师,我是翡翠领主,请你们到翡翠岭去。”

    依旧没有声音,一阵咳嗽声从身后传来,那位倒下去的老者,柯默尔,“他们听不到你说话的。”,在几个人面前比划了下手势,将未完工的雕刻放在边木盒中,跟着柯默尔向信天翁走去。

    扑哧扑哧!

    一阵翅膀拍打的炽烈风声从天空传来,剩下的士兵忍不住抬起头来,天空中四个黑点慢慢变成了一只只长嘴巨禽,落在地上如同一座俩层小楼,耸立于前。

    狮鹫拍打着翅膀从烈风城飞出,倒在地上的紫荆花骑士眼中并没有看到救兵一样,相反是害怕。

    老者颤颤抖抖坐在信天翁上,阿比特兔女郎靠着羽翼,保护着几位老人,至于自己的安全根本不需要担心。

    狮鹫拍打着羽翼,想黑眼斑鸠包围起来,在狮鹫中间,一位中年人皱着眉头。

    黑眼斑鸠,信天翁巨禽,这些可是羽族飞禽,在人族中很少能够见到这样的生物。

    李震颤将四枚魔晶币交给驾黑眼斑鸠的羽族骑士,他不能让博浪沙火鹤承担这笔费用。

    黑炎斑鸠猛烈的拍打双翼,缓缓飞起,脚下拴着的铁链蹦蹦作响哦,铁链一端系在飓风暴龙雕像上。

    雕像缓缓脱离地表,黑眼斑鸠尖叫着划破长空,消散成一个黑点。

    只是带走一个雕像,狮鹫小队盯着地上的紫荆花骑士看一眼,目光又扫向一旁的李震颤并未降下来。

    在烈风王国贵族区,突然出现了一声长号声,狮鹫骑士皱了皱眉,这是让他们撤退的信号。

    李震颤仿佛根本不担心狮鹫骑士的袭击,看着狼藉不堪的石头工坊,颇有几分伤痛,又看了看远处火堆中的水晶工坊。

    只有几米之隔,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老李的目光落在贫民窟中场,估计莱昂伯爵又接了不少订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