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冤鬼契约 > 第十五章 非人力所及?
    “我若能帮你找到那万年人参王,你用什么来交换呢?”叶限听完狐狸精的故事问。

    “以身相许可以吗?”

    陈飞扬一本正经地问。

    “呸……”

    这是叶限的回答。

    “你确定能帮俺找到人参王?”

    陈飞扬语带迟疑。

    “你是知道的,我的店这些年在阴阳界名声如何。在沪城经营这许多年,现在你也看到了,我和警察局的关系,你说,整个沪城还有谁能帮你?”

    “你咋知道那人参王一定就在沪城?”

    看来陈飞扬开始考虑叶限的建议。

    “你们雪狐一族,从长白山一路追踪到此,狐族天性多疑,追踪一个人自然不会出什么差错,可是你们始终找不到人参王在哪里,这说明你们只善于追踪并不善于别的寻找方式,所谓强龙按不住地头蛇,到我们沪城地面自然是我们出面最为妥当,这个道理你不是很清楚吗?否则怎么可能用一只手一个人头将警察引过来呢,狐狸啊狐狸,果然狡诈。”

    叶限感叹中带着几丝夸赞,这让陈飞扬很受用,他有点开心地问:“你夸俺聪明啊。”

    “是狡诈。”

    叶限纠正他。

    “那好,如果你能帮俺找到人参王,俺长白山雪狐一族就是你们未寒时的朋友,你不稀罕俺这身子,那咱就拜把子,谁要欺负你,就是欺负俺们长白山!”陈飞扬有了豪气。

    一边的召南和小武对视一眼,小武眼中是说不出的复杂情感:敬佩、惊讶……而召南则是了然。相处这么久他太了解叶限的手段,她骄傲刻薄狠毒,但也很会说话,她眼光最为毒辣能一眼发现别人心中最不被人探知的角落,用她的纤纤素手,恰到好处抚慰人心。比如现在这个男狐狸精现在已经开始有点飘飘然了。若叶限直接夸他聪明,他是一定会竖起毛满腹戒心的,但叶限反其道而行知,既指出他装模作样,又笑骂他狡诈,说一个狐狸狡诈那就是夸他嘛。小武也想到这一点,这个陈飞扬从前晚第一次打交道他就发现此人滑不留手,说话云山雾罩又胆大心细,真话假话让人没法分辨,但是现在叶限先用上古神器打去他的骄傲,接着又明贬暗捧他聪明,果然,这臭狐狸好像还真有点缓和下来,语气颇为自得。

    “既然咱们要合作那就先放俺出来啊。”

    陈飞扬开始谈条件了。

    “放你出来不难,可你太狡诈了,我怕你脚底抹油又跑了。”

    “绝对不会,俺就为找俺们家宝贝,一定不会跑。”

    叶限看向召南点点头。召南拿起那个瓶子,对着瓶口念念有词,接着将瓶子倒过来,只见一股淡淡的轻烟从瓶口出来,在空中渐渐形成一个狐狸的形状,大尾巴蓬松可爱,狐狸落地,瞬间变成一个嬉皮笑脸的男人冲众人抱拳。

    武当俗家弟子小武看的目瞪口呆,万幸是武当弟子,换个人怕是都要夺门而逃。

    “我的人已经搜查过了,在江二房间内的确没什么人参之类的东西,只有几件换洗衣服,甚至没有钱财,找不到银行的存单,也不知这个人是靠什么生活的。”

    小武说道。

    叶限惊讶:“不是吧,你不说房东太太说他出手很是大方吗?出手这么大方,钱都在哪呢?”

    是啊,钱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召南眼睛一转:“这说明此人在沪城内一定还有同伴,他不是一个人来的。”

    陈飞扬摇头:“不可能,我一路追踪,没看到他和别人同行。”

    “如果是发信约定在沪城相见呢?否则他何必要千里迢迢来到这里?”

    叶限反问。

    “你一路上是否注意过他发过信或者和人打电话联系过?”

    召南也问。

    这个……陈飞扬挠了挠后脑勺:“没注意,俺一直在长白山,乡下小子,不太懂你们城里人这些玩意,啥写信打电话的,没注意过。”

    大家一想也是这么回事。陈飞扬毕竟是只狐狸,就算常年幻化做人形,祖祖辈辈下来能有几分人性?对人类独有的写信啊现在才开始的电话这些自然是不了解的。大家见他能跑医专做学生,还以为这是个时髦狐狸,想不到还有这么多的局限。

    小武说道:“我们要找出他的同伙!人参王可能就在同伙手上。”

    “狐狸,你进了江二房间时,只看到人被撕碎了,可发现有翻动的痕迹?”叶限问道。

    陈飞扬摇摇头:“没有,俺跟踪他两天,但是他并没有任何察觉。俺进去查找时候那屋子里没啥异常的,而且俺翻腾完了还都是原样复原的,你们警察都没发现吧?”他语气带着得意。

    小武插嘴:“你能确定他没发现?我调查的结果怎么是江二一直疑神疑鬼,甚至出事前两天把自己关起来不敢出门呢?”

    “俺可是狐狸,俺那鼻子比狗……”

    陈飞扬说到这,停住了,摸着鼻子尴尬地笑笑。

    大家都知道,他要说自己鼻子比狗还灵呢。

    不错,作为食肉目犬科动物狐狸在很多地方相似度和狗是很像的。又生性多疑,感觉灵敏,这陈飞扬自认自己追踪技术一流,一路上都没被江二察觉,那么江二到底是在躲谁呢?

    叶限对众人提出自己的疑问。

    “既然江二没有发现陈飞扬跟踪,他躲避的会不会就是把他撕扯成碎片的那个人呢?而那个人根本不知道人参王的存在。”

    “哼,你们太低估别人的智商了,若是那个人和狐狸精一样,搜查完了将人参王拿走,屋子里的其他东西都没动过,所以根本看不出翻找痕迹呢?”

    召南瞟了陈飞扬一眼。

    果然,陈飞扬脸上一暗,表情很是难看。

    “可能性不大。如果杀人凶手也是奔着人参王来的,他只要杀了江二夺走宝贝就是,为何要采用那么惨烈的方式杀人,那方式不单是杀人,更是泄愤!不要忘记了,江二是被活生生撕开的,撕扯开那么痛苦,他竟然没有发出异常声音。”叶限不赞同召南的说法。

    她最后又说了一句:“这不是夺宝,而是复仇,而且是不共戴天的仇恨,让死者在死亡之前承受最大的恐惧!”

    小武点点头:“我赞同叶小姐的说法,江二在本城还有同伴,他是被仇人寻仇杀害,至于为什么死之前没有惊动任何人,这点也能解释,凶手一下子就拧断他的脖子,接着以最快的速度扭下他的脑袋,撕扯下手脚,这一下都发生的太过突然,他没有办法发出任何声响。”

    召南则叹息道:“问题是,谁能做到这点?那么大力气撕扯,还能在最短时间内完成,谁能?反正我是不能的,小武,你,还有你师兄,你觉得能做到吗?”

    小武摇头,召南说道最重要的点子上,就算一切推理都成立,谁能做到?

    陈飞扬看看叶限,又看看小武,忽然冒出一句:“人做不到,鬼和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