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唐朝最佳闲王 > 第三八四章:功亏一篑长孙无忌
    十万大军南下,浩浩荡荡,队伍更是排成了一道道的长龙,十万人兵分两路,相互间隔不足二十里,齐头并进。

    走在最前面的,永远都是军中的斥候。

    他们不需要去作战,不需要有什么勇气去搞那种一人冲阵的伟大事迹。

    跑的快,眼睛好就行了,瞧见敌军打探一圈,若是敌人前来围追堵截,直接逃跑便是。

    把情报送出来,远比一个人去单打独拼要有用的多。

    吐蕃人似乎是被吓破了胆子,最开始的时候,偶尔的还能看到一些零零散散的吐蕃人游弋在附近。

    但是随着部队的深入,这些人已经没了踪迹,而吐蕃人的大部队也更是不见踪影。

    苏定方所率领的十万大军,更是犹入无人之境一般,每日间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赶路,扎营,吃饭,睡觉,再赶路,一遍遍的重复着。

    ……

    ‘哎……挡不住啊……’远远的望着步步撤退的唐军,长孙无忌眉头紧皱,心中止不住的叹气道。

    该做的,能做的,他全都做了,甚至连一些最不利的事情,他也给考虑了进去,并且付出了实际的动作。

    可是现在,面前李靖率领的四万唐军,自己却是怎么也挡不住。

    李靖现在是铁了心的要突围,在这样的情况下,吐蕃人即便是调集了十万大军,也根本无法阻挡下李靖的脚步。

    李靖是怎么撤的?

    很简单,很不慌乱,面对着粮食日益减少的局面,李靖似乎是一点也不着急。

    前面缓缓的走着,四万人围在一起,犹如一个刺猬一样,几个,十几个士兵就跟在火箭炮旁边,一旦遇到战事,立即将其组装好。

    而那些火箭炮也没有拆散成一个个零件,而是半成品,也没有装在箱子里,只要又需要,也就是骑兵冲个几百步的距离,火箭炮就架好了。

    投弹车更是粗暴,干脆直接固定在战马身上,遇到战事,连取下来都不用,直接以战马为支撑,投掷出去就行了,虽然准头不行,可这个时候还要啥准头?

    一日间只撤退四五十里,比普通的行军要慢了很多。

    围追堵截了一个月,唐军战死的人数倒是不多,反倒是进攻的吐蕃人死了近万人,现在一提到进攻,更是有一大堆人瞬间脸色苍白,根本没人愿意上去送死。

    隐隐的,也导致了长孙无忌在吐蕃人中的地位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毕竟先前说的貌美如花,现在却是一筹莫测,在与唐军的交手中更是屡屡受挫,这段时间内,长孙无忌渐渐的回到了之前的那种状态,他的建议,已经很难会被完全采纳了,甚至很多时候,他的意见论科耳根本不屑于听一听。

    “撤?为什么要撤?”恍惚之中,长孙无忌似乎听到论科耳说要撤退,瞬间惊的站起身子,满脸不解的追问着。

    “再不撤这十万人就全栽在这里了,雅州那边出来了两万唐军,你觉得还有胜算吗?”论科耳不屑的瞥了眼长孙无忌,不错,论科耳承认长孙无忌的确很有才能,他的一些办法也的确帮助自己解决了很多困难,可现在的困局也摆在眼前。

    一个再牛逼的人,你不能解决眼下的这个问题,那也是一个无用之人。

    而且这些时日吐蕃军损失惨重,在这么打下去的话,怕是军心就散了。

    论科耳能够以一己之力撑着吐蕃,将那些老旧贵族打压下去,凭借的可不仅仅只是强硬的手段,脑袋里没点货的话,又能做到这些?

    十万大军,看着挺多的。

    战斗力不说,就说这十万大军,这些可跟唐军不一样,唐军是训练有素,且军纪言明,能够做到令行禁止的。

    而吐蕃军却做不到这一点,自己听从了长孙无忌的建议,强行征召那些老旧贵族势力加入进来,然后派他们去送死。

    愿意听话的,顺从的,可以活下去,而那些硬骨头,现在早已成为了一具具冷冰冰的尸体。

    这个方法很不错,可后遗症也很猛烈,其他那些老旧贵族的势力已经开始担心,那些人的命运,会不会也落到他们头上?

    再一个,久攻不下,士气自然要大跌,且唐军一个月内已经撤退了近千里,在追下去,怕是要到了雅州。

    更不用说,雅州那里还出来了两万军队前来接应,一但让他们会师一处,六万人的唐军,自己手中这点杂鱼还能抗下吗?

    论科耳不是长孙无忌,论科耳有所顾虑,不能像长孙无忌那样做出一个又一个丧心病狂的决定,他不敢赌,不敢像长孙无忌那样不顾一切的去赌。

    “唐军已被围困一月有余,且近段时日他们开火的次数也明显减少,他们手中已经没有多少粮食了,咱们只需要坚持下去,说不定只需要十天的时间,就能不战而胜,彻底的困死这些唐军。

    而一旦我们获得四万唐军的装备,那么吐蕃军的战斗力必然会上升一个等级,虽不如唐军,但训练个一两年的时间,便是唐军再来,我们也毫不畏惧,胜利就在眼前,现在撤退的话,岂不功亏一篑?前面付出的努力,付出的损失怎么办?

    老夫等的起,可吐蕃却等不起,不要忘了,吐谷浑已经败了,那里还有十几万的唐军,他们随时有可能南下,而那个时候,我们的实力还是现在这样,面对着四万唐军就已经如此头疼困扰,当面对十几万唐军的时候,我们还能守得住吗?”长孙无忌心乱作一团,暗骂论科耳毫无战略眼光,只知道计较当下的损失。

    没有丝毫的魄力,只想着求稳,可现在是求稳的时候吗?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吐谷浑那边你已经撑不了了吗?”论科耳鄙视了眼,之前长孙无忌可不是这么说的,他可是信誓坦坦的说,一定会拖死那边的唐军,不会让吐蕃陷入两面夹攻的地步。

    “不是撑不了,而是此一时彼时已,一但李靖失败的消息传回长安,若我们无法彻底歼灭他们,唐皇一定会下令苏定方从吐谷浑那边直接南下,毕竟十几万的兵力,灭掉吐蕃并不难,就算过程难一些,可李靖回去之后,只需数月就能恢复,甚至一次补给,休整个十天就能恢复,到时候一定会遭受两面夹攻的。至于吐谷浑那边……”长孙无忌无比的头疼,这狗日的论科耳,脑子呢?你特喵的脑子去哪了?

    心里骂归骂,嘴上却不敢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只能继续劝说道:“阴谋诡计始终是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都只能是浮云,伏允主力已经不在了,通过游击战这种方式只能拖延唐军一阵子,他们若是不顾一切的选择南下,伏允也根本没有办法,至少老夫就有不下于三种方法摆脱这种困境。”

    长孙无忌的话音很明确,就是告诉论科耳,能拖住十几万唐军几个月你就偷着乐吧,竟然还想用这种方式拖住唐军一辈子?开什么玩笑啊?真以为唐军那十几万人是泥捏的?那苏定方又是一个傻子不成?

    “哼,说来说去,不还是这一套嘛?伏允可以用这一招,我为什么不能也用这一招?唐军若是敢来,大不了迁徙都城,也用游击战的方式拖死他们,倒是要看一看,唐军能在吐蕃坚持多久。”论科耳极为不屑的回应着,他有种强烈的预感,再不走的话,是要出事的。

    “报……宰相来信……”话音刚落,身后方便来了逻些的信使。

    论科耳只是松赞干布的叔父,在高层之中,宰相尚囊也是支持派,正是论科耳与尚囊等人联手才保住了松赞干布,解决了这些麻烦。

    打开信件迅速的扫了一遍,论科耳脸色瞬间一片苍白……

    “撤退,立即撤退,全力回援逻些……”论科耳发疯似的咆哮着,局势变了,彻底的变了。

    如果说之前他的确被长孙无忌的劝说说的有些动心的话,那么现在,就是长孙无忌告诉他,明天就可以灭掉李靖,论科耳也绝不会有任何的耐心在这里等下去。

    灭掉了李靖又能如何?若是逻些没了,那这一切还有什么用?

    逻些,就是后世的拉.萨,松赞干布上位以后,在吐蕃的地位很不稳定,加上老旧贵族的叛变,原先的都城根本不敢使用,所以才迁徙至了逻些。

    逻些就是他们最后的大本营,可问题是,逻些城也将要不保了。

    “为……”长孙无忌一脸的懵逼,这都发生了什么?

    “你在敢多劝一句,老子现在就杀了你!”论科耳狠狠的瞪了眼,旋即将那封信直接丢在长孙无忌的脸上:“看看你都出了些什么狗屁的主意,这次逻些城若是有事,老子第一个活剥了你。”

    饶是历经沧桑,淡定如云的长孙无忌,瞧着论科耳这幅模样,心中也更是淡定不起来了。

    慌乱中建起那封跌落在地上的信件,是吐蕃语写的,好在自己在这里待了几年,勉强还能够看的明白。

    恩,苏定方率领大军南下了,他们的后勤没有任何的问题,唐军在吐谷浑留下了不少的主力,只以保护运输线为主。

    这个倒是在预料之中,并不能令人惊讶。

    但这还不是全部,逻些城内,竟然也出现了叛变势力,还是那些老旧贵族们搞的事,原因是,属于松赞干布的主力,几乎都被调到了这里,所以逻些城很虚弱,他们秘密的聚集了近千死士,虽然还没有冲破最终的防御,但这事谁也不敢保证。

    ‘老夫还是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