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剑破九天 > 第1186章 震惊萧族
    大长老的情绪太过激动,愤怒之下当众吼了出来。

    原本热闹喧嚣的广场,瞬间就安静下来了。

    众人都露出满腔愕然之色,不可置信的望着大长老。

    另外七位长老也傻眼了,都目瞪口呆的望着大长老,忍不住发出了疑问。

    “怎么回事?难道祖传的神功被盗了?”

    “这怎么可能?羽化冲天经一直由大长老保管,数百年来从未出过纰漏啊!”

    “这件事太严重了,一定要彻查!若是我族子弟真敢盗取,本座第一个不放过他!”

    “对!不管此人是哪一房的,有什么背景和原因,都绝不姑息!”

    众位长老们义愤填膺,纷纷要派人去调查,誓要重惩盗取神功之人。

    广场上的数千名萧族人,也都满腔疑惑和震惊,觉得很不可思议,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大长老很快就压下怒火,面如寒冰的道:“你们在此等着,本座现在就去查看情况!”

    说罢,他便带着那名侍卫队长,快如疾电的飞过夜空,朝住处赶回去。

    待大长老离开之后,擂台上的七位长老们,都聚在一起商议对策。

    广场上的数千人,也议论的更加激烈,不时发出惊呼声,还有人愤怒的咒骂着。

    所有人都明白,这件事太严重了。

    一旦证实祖传神功被盗了,萧族内定要掀起惊涛骇浪。

    哪怕挖地三尺,萧族也会把盗取神功的人找出来,处以极刑!

    拥挤的人群中,萧充与萧克默默地处理伤势,眼神却时不时地瞟向远处的纪天行。

    两人的双眼,都藏着一抹戏谑的冷笑。

    相比起即将到来的好戏,他们之前所受的屈辱与失败,便算不得什么了。

    他俩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冷笑连连,无比期待纪天行被处以极刑的场景!

    不知不觉,一刻钟过去了。

    大长老带着侍卫队长,面色铁青的回到广场上。

    闹哄哄的广场,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都齐刷刷的望着大长老。

    大长老浑身裹着一层寒气和杀机,语气森冷的低喝道:“本座方才调查过,一直存放于密室中的羽化冲天经,确实被人盗走了。

    羽化冲天经,是老祖宗自创的魂级功法,更是我们萧族安身立命的神功和资本!

    如今,却有人盗取祖传神功,如此欺师灭祖,大逆不道的行径,实在是骇人听闻,数百年来都未出现过!

    事情的严重性,无需本座多说,大家也都明白。”

    大长老的威严声音,传遍了整座广场。

    他的语气十分低沉、冰冷,且蕴含着凛冽的杀机。

    所有人都感到深深的寒意,心中生出浓浓的敬畏,面色肃然的望着大长老。

    大长老目光如电的扫过全场,沉声说道:“事情就发生在昨天或今天,盗走祖传神功的逆贼,或许就在广场上!

    本座现在给你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若你主动站出来认罪,本座可以从轻发落,饶你不死!

    若你不珍惜这个机会,拒不认罪,待本座查出结果了,便对你处以极刑!!”

    浩荡的声浪扩散开来,在夜空中激烈回荡着。

    沉闷的声响,震得整座山巅都在颤抖。

    大长老的磅礴威压,震得所有人都身躯一震,心中生出浓浓的敬畏与恐惧。

    一时间,无数人都低下头,心中惴惴不安,连窃窃私语都不敢。

    只有萧充、萧克与萧战等人,眼中的冷笑之色更甚。

    大长老越是愤怒暴躁,他们心中就愈发得意。

    广场上所有人都沉默着,没有一个人吭声。

    纪天行也面色淡然的站在人群中,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萧充和萧克等人,暗中看到他的反应,心中更加得意的冷笑着。

    “哼!这小子还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呢!”

    “小畜生,真想看看你待会儿是什么反应,会不会当场吓哭出来!”

    “无知的小子,你大概还不知道,你已经大祸临头了吧?”

    大长老等待了片刻,见广场上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认罪,便露出了满脸冷笑。

    他杀气腾腾的的道:“好!该死的逆贼,既然你不愿珍惜这个机会,那就休怪本座无情!

    存放羽化冲天经的宝盒上,被本座布下了封印,还有本座的灵魂气息。

    本座待会儿就能找回宝盒,查到真相,到时候你就必死无疑!

    现在,大家可以互相举报揭发,这两天谁进入本座的宅院,有谁的行踪诡异,都可以揭发出来!

    只要证实了逆贼的身份,相应的举报人,可以得到十万灵石和一件魂级法宝的奖赏!”

    当大长老的话音落下,广场上的数千人顿时沸腾了。

    几乎所有人都露出震惊之色,表情和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与惊喜。

    “十万灵石,一件魂级法宝,这也太夸张了吧?”

    “这简直就是杀手锏啊!如此丰厚的奖赏,足以令人失去理智啊!”

    “大长老这招简直太绝了!那个盗取祖传神功的逆贼,在劫难逃啊!”

    “举报!大长老我要揭发逆贼!”

    “我也要举报!”

    几乎是片刻之后,便有十几个萧族人冲出人群,来到擂台下,向大长老检举揭发。

    大长老目光威严的望向众人,沉声喝道:“检举揭发可以,但谁要是恶意诬陷人,本座定不饶他!”

    那十几个情绪激动的萧族人,立刻有一大半都冷静下来,吓的直缩脖子,连忙退回人群中。

    仅剩下几个被丰厚奖励冲昏头脑的人,语气激动的呐喊道:“大长老!八房的二狗子……哦不,是萧二壮,昨夜鬼鬼祟祟的摸到常青山来了!我怀疑是他盗取了祖传神功!”

    “大长老!四房的萧金鱼,今天早晨偷偷摸摸的钻进后山,行踪鬼祟……”

    被检举揭发的两个萧族子弟,顿时面色剧变,吓得连忙跳出来辩解。

    “大长老!冤枉啊!我萧二狗……不是,我萧二壮绝不会盗取神功,我昨夜来常青山,只是想跟小翠幽会啊!”

    “大长老!我也冤枉啊,我今天早晨在后山,是跟五房的萧城探讨人生啊!”

    场面一度混乱,举报的人说的振振有词,言之凿凿。

    被举报的人,吓的魂不附体,也顾不得隐私和颜面,当众爆出实情,只求能洗脱嫌疑。

    大长老见众人闹的乌烟瘴气,顿时气的面色铁青,把几个萧族子弟们痛骂一顿。

    那些检举和被揭发的人,都被侍卫们轰走了。

    眼看着,广场上又安静下来,没人再敢随意站出来了。

    就在这时,一位身材魁梧,气度威严的中年男子,跨过人群登上了擂台。

    此人正是萧战,他走到大长老面前,拱手行礼道:“启禀大长老,晚辈知道一个人,极有可能盗窃了祖传神功!

    此人是三房萧翰带回来的,名叫萧天行!

    他并非我们本家的人,而是支系子弟,萧翰的侄儿。

    此人混入萧族,图谋不轨,其心可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