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锦宅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兼职
    这一天,林望舒回来得有些晚,他早几天就跟苏青芷说过,这样的时候,官府里事情多,他有时会晚回来一会。

    林望舒说话的时候,他已经知道山匪事件,只是他还是不知道受害人里面有苏家六小姐夫妻。

    粱启明那边比林望舒早知道消息,他大早上就派小厮寻了林望舒身边长随说了话。

    林望舒震惊之后,他的心里很是愤怒不已,那对年青夫妻在王家祖地活得好好的,被一对糊涂父母求着回来送了命。

    林望舒想起苏青芷,这一时,他庆幸苏青芷与苏家六小姐的姐妹情意清淡。

    林望舒压抑住心情起伏,又派人去问粱启明,苏家人是不是已经全知情了,他得到确实的消息之后,他在心里轻叹起来。

    申时,官府的事情不多,林望舒有心想早一些回去瞧一瞧苏青芷,却收到人的传信,让他先去一趟家。

    林望舒心神不定,他只有跟上司请假,顺带提了提原因,上司自然批准。

    发生了这样不好的事情,两家人通道理能互相体谅,而不通道理,夫家与娘家只怕是会有得要牵扯一阵子,亲戚们也多少会有所牵连。

    林望舒的上司友善的提醒了林望舒,他听后很是感谢,再接着表明其实孩子的舅家已经分了家。

    林望舒上司觉得林望舒为人处事稳重肯干,而林望舒觉得上司肯为人着想,也愿意提点人,他们上下级之间难得有了一致的看法。

    林望舒赶到苏家的时候,粱启明只比他早到一步,两人在院子门口相遇。

    粱启明低声跟林望舒说:“那桩事情,只怕没有那么简单罢手。”

    林望舒瞧着粱启明的神色,他低声说:“是二叔二婶不肯罢手吗?”

    粱启明瞧着林望舒叹息着说:“白发人送黑发人,二婶现在病倒在家里,我见到二叔的时候,他老好几岁。”

    两人互相望一望,如今这般的情形,苏家二老太爷夫妻不肯罢手又能如何?

    在苏丰道的书房,林望舒见到苏家二老太爷的时候,他还是惊了一下,只是有些日子不见,苏家二老太爷也老得太快一些。

    苏丰扶兄弟望见两位姐夫进来,他们红着眼睛站了起来。

    粱启明冲着他们点了点头,林望舒直接伸手拍一拍他们的肩。

    粱启明和林望舒两人给苏家二老太爷和苏家小老太爷请安之后,他们就坐在苏丰道的身侧、

    他们喝了一口茶后,他们瞧一瞧房里情形,粱启明和林望舒互相望了望,这是还要等人的节奏。

    苏家五姑爷来得很快,他来了之后,就给一房的人道歉。

    然后自然还有人陆续赶了过来,苏家四老太爷兄弟们也赶了过来。

    苏家二老太爷红着眼睛表达了悲恸心情,他要寻王家要一个公道。

    苏家小辈们互相看一看,这种意外事件,他们一样的伤心,然而要寻王家要一个公道,不如寻王家要回苏家六小姐一些嫁妆。

    苏家六小姐夫妻不曾有孩子,将来还要靠着王家人的香火供养,无论如何都不能坏了两家人的面上情份。

    苏家五老太爷略有些着急的瞧着苏家小老太爷,他低声跟他说:“小弟啊,小六是王家的人,这事情,王家那边也不想啊,我去的时候,王家那两人一样倒下去了。

    我们这边要是闹上门去,那两人万一不行了,我们两家就结下了仇。”

    王家是分了家,可是却彼此之间没有断了家人的情分。

    苏家小老太爷也是这样的意思,只是苏家二老太爷这一时心气平不了,他也想借机会让他散一散心气,免得长此下去伤了身子。

    苏家小老太爷的目光瞧着苏家五姑爷,他问他说:“你有什么看法?”

    苏五家姑爷立时有一处火烤的感觉,满房人的眼光落在他这里,苏家二老太爷的殷切眼神也萿在他的面上。

    苏家五姑爷深吸一口气,苏家二老太爷太过伤心失了理智,可是他一直清醒着。

    他努力镇静下来,说:“这件事情,如今不单纯是我们两家的事情,而是已经上到官府那里去了,我们不如等一等,听一听官方确实下来的消息。”

    房里的人,几乎都轻舒一口气,苏家二老太爷抬眼瞧着二女婿,他仿佛是第一次这般正眼认识了他。

    苏家二老太爷再瞧一瞧房里人的神色,他们面上分明是赞同的神情。

    苏家二老太爷说不出来心里滋味,苏家六小姐没有了,世上最难过的人就是他们夫妻两人。

    苏家二老太爷终是缓缓轻轻点头之后,他说:“我们苏家的人,不管如何也要去王家表明态度,我不能让我女儿就这般的白死。”

    苏家小老太爷立即赞同了苏家二老太爷的话,当时苏家六小姐跟随夫婿去故地的事情,苏家也是后面知情。

    这一次,他们夫妻回安瓮城的事情,苏家一样是后面知情

    在王家分家的时候,苏家二老太爷就去信给苏家六小姐,借着的就是路上不太平,让他们安心在那里多休养一些日子。

    很快长辈们当着晚辈的面前,他们商量妥当。第二日,他们长辈先去苏家六小姐夫家表明态度,然后再来王家祖宅表明苏家人的伤心。

    至于家里晚辈们,暂时还用不上他们,他们就各自这心当差。

    林望舒回家之后,他跟她提了苏家的事情,他很是感叹的说:“将来我们嫁女儿,除去姑爷为人外,我们也要仔细的查一查他的父母行事是不是清明。”

    苏青芷因此相当关注事情的后续发展,她主动去跟明氏提了提。

    明氏听了苏青芷的话,她立时明白苏青芷的意思,她低声说:“别急,城里多得是闲心人,你娘家长辈们也不是不能干的人。”

    苏青芷因此相当关注事情的后续发展,她主动去跟明氏提了提。

    明氏听了苏青芷的话,她立时明白苏青芷的意思,她低声说:“别急,城里多得是闲心人,你娘家长辈们也不是不能干的人。”

    苏青芷明白明氏的意思,只是她没有想到林家后门守门妇人还做着消息收罗的兼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