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青灵诛心 > 第五百一十一章 自相残杀
    苏季说罢,五位大圣面色凝重地互望一眼,想不到破解十方阵的祭品,竟然要献出其中四位的性命。

    牛魔王愤然道:“阎王老儿!你这卑鄙无耻之辈!居然用假钉子哄骗我们!”

    阎摩罗王捋了捋卷曲的黑胡子,笑道:“几位大圣莫急,阴间仅有的四颗灭魂钉,稍后就要留给四位大圣享用。”

    此刻,苏季发现布满古怪符咒的空间内裂开一道缝隙,一只庞然大物出现在诸位的视野之中。

    汪汪汪!

    神犬王忽然发出激烈的犬吠。

    面对凭空出现的庞然大物,饕餮前身微微压低,摆出进攻的姿态,血盆大口中发出低吼。

    深杀神转头望去,陡然脸色大变,映入眼帘的是一只蓬头散发的巨兽,人形鸟面,豹尾虎齿,正是当年蟠桃会上把自己贬下凡间的西王母。

    瞧见黄飞虎和阎摩罗王谄媚的表情,苏季想必此刻出现的西王母,无疑就是黄飞虎之前提到的那位神仙朋友。

    西王母转头看向黄飞虎等人,欣慰地道:“真是辛苦你了。”

    牛魔王左顾右盼,后退一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

    巫支祁道:“蠢牛!你还没看明白?他们引我们来天机之所,不是为了大闹天宫,而是想要破解太昊伏羲的十方阵,顺便除掉我们!”

    牛魔王指着黄飞虎的鼻子,吼道:“你这卑躬屈膝的老瞎子,之前还口口声声说要逆天改命,居然心甘情愿做玉帝的走狗!”

    黄飞虎笑而不语。

    深杀神连肠子也悔了青,后悔不该主动来趟这回水。

    西王母高高在上地扫视五位大圣,仿佛在扫视五只垂死挣扎的牲口。

    牛魔王没有放弃抵抗,运用白鹤传音道:“兄弟们不必担心,只要五大圣合力,就凭他们这阵仗,我们未必会输!”

    巫支祁叹道:“我们根本毫无胜算。除非有人在这种时候赶来助阵,也许会有一线生机。”

    白狼老祖环顾左右,喃喃道:“记得雷震子说过要在日天路汇合,为何始终不见他现身?”

    话音刚落,阎摩罗王身后的阴兵队伍中间走出三个凶神恶煞的夜叉。

    苏季定睛一看,只见那三位阴兵摇身一变,全身装束焕然一新。

    第一位身高两丈,面如蓝靛,发如朱砂,巨口獠牙,胁生双翼,一副鸟人模样。

    第二位紫袍金甲,头戴金翅乌宝冠,腰悬三尺宝剑,手托玲珑宝塔。

    第三位头扎双髻,腹裹红兜肚,左持乾坤圈,右执火尖枪,?脚踏风火轮,赫然一位英气勃勃美少年。

    深杀神瞠目结舌,见来者三位正是雷震子、托塔天王李靖、哪吒三太子。眼见雷震子和李靖父子结伴出现,五位大圣心如死灰,不再抱有任何侥幸。

    李靖面对黄飞虎,报喜道:“武成王,你这次立了大功,玉帝定会重重奖赏于你。”

    黄飞虎笑道:“李天王说笑了,斩妖除魔,本就是我黄某分内之事。”

    牛魔王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道:“你们这群骗子!天庭的神仙都是骗子!大骗子!”

    众神面面相觑,一笑置之。

    白狼老祖垂头丧气道:“老牛,不必多费唇舌,看来我们今天插翅也难飞了。”

    牛魔王决绝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五大圣目光如炬,已然做好拼死一搏的准备。

    深杀神不想陪他们送死,开始东张西望,试图趁机逃走,可是这天机之所漫无边际,根本连方向都无法判断,如何能逃得出去?

    雷震子跃跃欲试道:“区区几个小妖,不必劳烦三太子动手。”

    哪吒淡淡道:“雷震子,你莫不是要与我争功?”

    见两位僵持不下,黄飞虎走过来说道:“各位不必动手。我有一个办法除妖,可以不动干戈。”

    “哦?”李靖好奇地问:“什么办法?”

    黄飞虎转向五位大圣,说道:“破解十方阵,只需要四个祭品,你们五位不必都死,只需在此一决生死,最后活下的那位。我们就放他一条生路。”

    五大圣接不言语,尽管拼死抵抗或许能折损对方几个神仙,但仍然毫无胜算。精怪本修行不易。五大圣苦苦修千百年,才有今天这般高深的道行,如何肯轻易放弃活下去的希望?

    白狼老祖清楚自己年老体衰,若真动起手来,最后活下去的肯定不是自己,于是忙道:

    “四位好兄弟,他们这是挑拨离间,想让我们自相残杀,咱们千万不能上当!”

    话音未落,神犬王猛然窜出,一口咬住白狼老祖的脖子,拼命撕扯起来,霎时间鲜血四溅。

    白狼老祖在垂死挣扎的时候化为原形,变成一只脖颈染血的白狼。于是,白狼与白毛狗,共同上演一出狗咬狼一嘴毛的好戏。

    饕餮见白狼老祖惨遭偷袭,大嘴巴不安分地抖动着,血红的双眼,紧紧盯着其余两位。

    巫支祁使了个眼色。牛魔王心领神会,倘若单打独斗,谁都不是饕餮的对手。

    饕餮见他们眉来眼去,一头猛扑过去,却不料被刚刚咬断白狼脖子的神犬王用一道火焰灼伤。饕餮勃然大怒,回身把神犬王吞进肚子里,而神犬王在腹中大肆喷火,导致饕餮嘴里不断冒出一团团黑气。

    众神被这光景逗得大笑,一个个冷眼旁边,却是笑得合不拢嘴。

    牛魔王和巫支祁趁机对付饕餮,同时拼尽全力,合力斩杀了饕餮和他肚子里喷火的神犬王。就在刚刚得手之际,巫支祁射出一支冰刺,成功偷袭牛魔王,使其倒在血泊之中。

    哈哈哈哈!

    环顾周围倒下的四大圣,巫支祁正得意之际,却被还没死透的白狼老祖射出一根狼牙刺,一击命中眉心要害,二者同归于尽。

    最后,皮糙肉厚的牛魔王,缓缓爬了起来。

    面对奄奄一息的牛魔王,李靖举起宝塔便要收妖,却被制止。

    苏季走过去,打断道:“你们刚才答应放活到最后的一生路,不如就让他自生自灭吧。”

    李靖义正言辞道:“斩妖除魔是本王的天职。你若袒护妖魔,便是十恶不赦的恶人!”

    苏季不禁陷入沉思,“除妖”是匡扶正义。这漂亮话听起来,似乎合情合理。可是,一只妖除掉另外四只妖,又该怎么算?

    何为正义?

    何为善恶?

    有人说恶魔终将面临天谴,而苏季觉得眼前的恶魔,也许终将消亡,而心中的恶魔,却永远不会绝迹。害人的妖魔固然可怕,而比妖魔更可怕的是恶毒的心肠。

    此刻,面对冷漠麻木的众神,苏季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