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无上神王 > 第六十六章 向第一禁地进发
    忍住肩膀之上的疼痛,孟凡摸了摸鼻子,无奈的说道。

    “小心点吧,身后所有人都是看着你呢!”

    声音落下,古心儿的俏脸一红,娇躯向后退去,白皙的皮肤粉嫩,煞是可爱。古元摇了摇头,却是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站在原地等待着。

    身后的众多乌镇小辈虽然眼神之中充满了羡慕之意,但是却不得不承认,放眼炎城能够配得上古心儿的小辈,唯有孟凡一人。

    倒是神鹰王撇了撇嘴,淡淡的说道。

    “哼,小丫头动了春心了,虽然这小子还不错,但是和宗内的那些妖孽相比还是太逊色了,这小丫头一旦进入宗门之中,恐怕一定会引起那些妖孽的疯狂的,到时候小丫头只怕会挑花了眼,顾不上这个小子了!”

    看到孟凡的出现,古晴的俏脸神色一变,几步来到了孟凡的身前,冷冷的说道,“孟凡,我们就要离开了,不过你真的准备去参加那个三年之约?”

    语气冰冷,但是古晴看向孟凡的目光之中,却是仍然暴漏了她的一丝担心。

    抬起头,孟凡淡淡的一笑,缓缓的说道,“有些事情,是必须面对的,怎么你也要去么?”

    “自然!”

    古晴点了点头,一动修长的双腿,沉吟片刻之后说道。

    “我要去的地方叫做轮回殿,是父亲曾经的宗门,很是强大,孟凡希望你在三年之后还活着,到时候你我再比试一场,我不信我能够输给你!”

    闻言,孟凡摸了摸鼻子,笑着说道,“好啊!”

    说话之间,目光扫过古晴修长的双腿和酥胸,不得不说古晴每一次搭配衣服,都是恰到好处,将妖娆的身材完美的显现出来,前凸后翘,极致诱惑。

    黑衫裹体,若隐若现,让孟凡微微一笑,不过古晴却是已然黛眉倒立,冷冷的说道,“你的狗眼在看什么!”

    “很漂亮!”

    孟凡摸了摸鼻子,咧嘴一笑。

    “希望你能够在轮回殿之中更加强大,但是只是需要有自保的能力而已,因为我不希望还有触碰你的身体,虽然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是我会不高兴!”

    声音落下,顿时让古晴的身体一颤,俏脸色变,仿佛想到了什么,眸子充满寒光的看着孟凡,若不是古元等人在内非要大打出手不可。

    摇了摇头,孟凡的目光旋即看向古心儿,淡淡的说道。

    “走吧,放心吧,我答应你,若是有机会的我一定会去看你的,你始终都是我的妹妹啊,不过不要到时候忘记我就好了!”

    虽然心中有不舍,但是孟凡唯有强行压制住。

    和孟凡的目光相对,古心儿咬了咬嘴唇,心情显然极为低落。沉默片刻,古心儿轻轻的说道。

    “孟凡哥哥,那我走了,你自己多保重,等到心儿有一天实力强大了,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纵然她是天寒宗的圣女,但是也绝对不行!”

    在古心儿的眸子之中充满了坚定之意,旋即在古晴的抓住之下向后走去,在其身后的神鹰王早已经准备,庞大的鹰身张开,让古心儿和古晴同时坐在上面。

    “再见了,小子,不过我们应该不会见面了!”

    神鹰王看向孟凡,语气颇为玩味。

    要知道除去双方之间的境界之外,距离更是数百万里,纵然是神鹰王也要连续飞行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够到达,自然见面的机会极为低微。

    然而没等孟凡说话,在下一刻其眸子之中一道亮芒闪动,顿时神鹰王的身形一颤,差点摔倒在地,一脸恐惧的看向孟凡。

    为何刚才那大的威严,虽然还是这个少年,但是自己犹如见到祖先一般想要向他跪拜,魔兽之间的天然威严!

    神鹰王的心头大惊,仔细的看向孟凡,却是没有发现任何不同的地方。难道是错觉?神鹰王迟疑了一下,旋即暗骂一声,这乌镇未免太过怪异了一些,出了一个轮回之体,如今这个小子更是怪异。

    鹰身一动,神鹰王腾空而起,犹如一道流星向着天空之上飞了过去。

    坐在上面,在古晴的抱住之下,古心儿的娇躯微微颤抖,伴随着神鹰王升腾在高空之中,古心儿的青丝飞舞,向着孟凡大声说道。

    “孟凡哥哥,你要记得你说过的话,我在轮回殿等着你……”

    为王境强者一动,顿时犹如破开浮云,一动千里,周围的景物在其面前飞快而过,万般天地好像都是缩小了一般,在天空之中古心儿的身形却是缓缓的完全消失在天际,唯有声音散落在空气之中。

    终于是……走了!

    心中一叹,孟凡旋即知道自己也是到了离开的时候,向着乌镇众多人一拱手,旋即头也不回的向着外面走去。

    脚掌踏在地面之上,在孟凡的脑海之中一幕幕划过,不过耳畔却是已然传来了若水依淡淡的声音。

    “嘿嘿,那个小丫头的体质相当强悍,日后必然有大成就!”

    声音落下,孟凡的全身一震,能够得到若水依如此之说,看来古心儿还真是足够恐怖了啊。若有缘,大千世界终相见,若无缘,尽在眼前不能见。孟凡的心中一叹,毕竟古心儿一直是孟凡心头喜欢的女孩,不过如今这种喜欢却是要埋在心中,唯有修炼!

    摸了摸鼻子,孟凡笑着问道。

    “刚才是你弄的鬼?”

    “是啊!”

    若水依满不在乎的说道。

    “哼,一个小小的没毛鸟见到我也敢耀武扬威,我不下破他的胆已经不错了!”

    摇了摇头,孟凡凝声问道,“现在我需要怎么做?”按照之前答应若水依的要求,今后所有的安排都要听她的。

    若水依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

    “放心好了,你手中的逆神卷我敢打赌,若是修炼好了成就绝对不会比那个小丫头低的,天赋重要,但是修炼同样重要,所以呢,我并不需要你走寻常路,我们这一次的修炼地方,叫做天墓!”

    瞳孔一缩,孟凡脱口而出的说道,“第一禁地!”

    那地方孟凡也是早有耳闻,之所以叫做天墓,便是因为那地方乃是一块巨大的平原,但是其中却尽是墓地。

    传闻在其之中埋葬着一位玄元境强者,周围寸草不生,阴寒恐怖,若是实力低微者进入其中必然会受到墓气所侵蚀,导致神志不清。

    那地方,乃是在大乾帝国等附近几大帝国都联手封印的地方,寻常之人根本不会去哪里。想到关于哪里的传说,孟凡的心中也不由得一阵颤抖。

    “去哪里干什么?”

    心头发毛,孟凡有些好奇的问道。

    若水依轻叹一声,淡淡的说道。

    “不去不行啊,你以为你的逆神卷真的那么好修炼,随便吞噬就可以?我告诉你,随便吞噬的东西肯定不会让你的功法属性进化,你需要吞噬的东西最重要的便是神物,神物之中蕴含的是天地至强法则,等阶越高越好,才会让你的逆神卷进阶的,所以你需要寻找神物!”

    神物!

    听到这两个字,孟凡的嘴角抽搐一下,这一刻恨不得将黑色珠子逃出来狠狠杂碎。这是什么破功法,能够被称呼为神物的,至少都是在七阶之上的神兵。

    这种东西一旦出世必然会引起腥风血雨,而自己却是要去吞噬他们,这种任务的难度可想而知。

    “靠!”

    一瞬间,孟凡也是不由得爆了一句粗口。

    数百万里之外,天寒山,天寒宗,巍峨的群山之间,万年积雪不化,在这里没有人轻易敢上来,更何况是重中之重的天寒宗禁地。

    群山之巅,一座古老的阁楼之中,周围摆放的东西典雅庄重,每一件都是稀世珍宝,而在最中心的座椅之上,更是有一件尊位魔兽的兽皮。

    魔兽强者,突破五阶之后便是为王,为王之后便是为尊,为帝,为圣,为神!

    和人类之中的强者相对,魔兽强者同样是修炼元气,并且天生的血脉身体更具有优势,传闻之中的龙族一脉,出生便可呼风唤雨,吐纳元气。

    而为尊级别的魔兽强者的皮毛之珍惜竟然被随意的用在做坐垫,不知道会让外界多少人疯狂。

    在其之上乃是一名白袍少女,一双修长的大腿平放,青丝披在身后,靠在宽大的椅子之上,容颜带着一种不染尘埃的出尘,赫然便是慕雨音。片刻之后,外面走进来一名老者,乃是恩泰。

    向着慕雨音深施一礼,恩泰沉声说道,“小姐,这一次领回来的弟子全部已经安排好了。”

    “嗯!”

    慕雨音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父亲很累了,这种小事就不要去劳烦父亲了!”

    “明白!”

    恩泰沉声说道,旋即抬起头,缓缓的说道,“小姐,还有孟凡,当初在炎城的时候我感觉到一位顶尖强者的气息,要不要我们派下宗门强者杀了他?”

    声音落下,慕雨音的眸子一闪,片刻之后冷冷的说道。

    “不需要,一个小人物而已,就算是身后有一个强者又怎么样,我天寒宗这些年斩杀的强者足以将外面的山峰堆满,不用管他,若是传出去还不够笑话的!”

    闻言,恩泰欲言又止,最后只好点头离开。阁楼之中,唯有慕雨音一人,娇躯缓缓而立,过往的一幕幕出现。

    “你这个人还算是不错,认识一下吧,我叫做慕雨音!”

    你我之间本来就是一场交易,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了。

    三年之后我孟凡亲自登上天寒峰之上,败你和天寒宗所有小辈,以此为证,输者输命!

    眸子闪烁,慕雨音对于这个夺走自己初吻的家伙的印象越发的深刻,在下一刻纤手一动,身旁的寒剑猛然抽出,元气扩散,一剑指向北方,寒意凌然,同时冷冷的喝道。

    “孟凡,你真的以为你能够打败我么?无论你是什么理由,但是你终究会败在我的手中,我天寒宗坐拥四方域,修炼资源无数,更有父亲亲自教导我,你有什么,你凭什么?孟凡,我慕雨音便在这天寒山之上等着你,看你如何败我!”

    与此同时,在北方的万里之遥,一名少年缓缓的踏在丛林之中。

    眸子闪烁,孟凡的嘴角裂开,按照若水依所说,自己想要前往天墓,可没有什么神鹰王相送,更是要亲自走过去,并且走的不是寻常道路,而是……横穿青龙山脉!

    这条山脉极为绵长,历经两大帝国,之间魔兽,佣兵团,强者如云,满是鲜血和杀戮。

    一瞬间纵然是孟凡也不由得心头发颤,望着远方,却是抬起头看向天空,在遥远的那里,仿佛有一人在和自己对视。

    逆天么,是啊,逆天啊!

    脚掌一踏,孟凡一个人向着古老的山脉走去,缓缓呢喃着一首传遍四方域的歌谣。

    这一去,刀山火海不回头!

    这一去,天崩地裂任我游!

    这一去,苍生压下身未退!

    这一去,鲜血染手泪不流!

    终此生,定让八荒为我从此天下动!

    敢叫他,神鬼诸魔也是风云变色看我雄!

    我本原是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