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无上神王 > 第五十九章 三年之约
    在下一刻,所有人的身形站了起来,谁都知道,内门弟子和天寒宗的圣女象征着什么!

    在天寒宗之中,只有一个人能够成为圣女,便是天寒宗宗主的女儿。

    要知道,这代的天寒宗宗主慕凌天可是到达上五境强者,天元境顶尖强者。元气八天,在度过下三天的最后一关炼魂之后,便是上五天境界。

    分为破元境,混元境,天元境,玄元境,神元境这五大境界。

    而到达天元境的强者,肉掌翻天地,剑指劈山到,在世间人之中犹如神灵一般的存在。

    传闻天寒宗宗主慕凌天曾经一个人便是屠灭一个宗门十万之种,斩杀当世天元境强者,强大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虽然在其之上还有天寒宗长老团,但是其强大也是无容置疑。

    而他的女儿竟然亲至炎城了!

    一瞬间,整个场中无数人石化,包括古元等人,各大宗门的长老全都是身体僵住,诧异的看着恩泰,眼神之中充满了不敢相信。

    在下一刻,角落之中虚影缓缓浮现,白袍玲珑,青丝飞舞,面纱遮掩,但是一股出尘仙子的身形已然缓步走向场中。

    所有人望着这道影子,近乎有些痴了,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女子,佳人一笑倾城人国!

    扑通!

    会场周围之上的西门寒和东方辰一瞬间跪在地面之上,豆大的汗珠从头上划过,脑袋沉在地面之上都不敢抬起来。

    想不到自己当初调戏的竟然天寒宗的圣女,如此罪过,就算是死一万次都是不够啊!

    对方只是一言,千百万个东方家和西门家都是要灰飞烟灭。

    整个场中,所有人莫不是被女子的面容和气质所倾倒,包括古元这种强者也是有短暂的失神,唯有一人不动的便是……孟凡!

    瞳孔一缩,孟凡盯着眼前的女子,想不到竟然是她,慕雨音。

    自己早该想到的,想不到对方竟然是天寒宗的圣女,怪不得那么以为自己,看来之间却是有着不可弥补的差距啊!

    想到这里,孟凡冷笑一声,嘴角划出的弧度越来越惊人。

    来到场中,慕雨音冰冷的声音缓缓发出。

    “很好,想不到在大乾帝国的一角还能够看到今日的比试,我比较满意,今日之后每隔十年天寒宗都会来到这里看一看的!”

    语气冷漠,同时还有一种凌驾在一起之上的傲然,但是包括古元炎阳等人的面色却是同时闪过欣喜。

    天寒宗的诱惑却是非常之大,足以让炎城周围都是因此而名扬整个大乾帝国乃至四方域。

    “天寒威严永不朽,只要你们努力,终有一日也可能进入天寒宗之中,对待强者我们是非常欢迎的!”

    慕雨音淡淡的说道,目光所过,全场无人敢和其对视。

    虽然对方只是炼气修为,但是其身份可是太过惊人了一些,尤其是身旁还站着炼魂境界的恩泰,足以镇压全场。

    片刻之后,慕雨音的眸子看向孟凡,纤手一动,旋即一道影子直奔孟凡而来。

    孟凡抬起抓住,发现手中乃是一枚天寒宗的徽章,可自己的内门徽章一模一样,只是上面没有血而已!

    “你很不错,可以跟随我一同离开!”

    看到慕雨音冷漠的神色,孟凡轻声一笑,对方的心境还真是不错,如同不认识自己一样,看来是不想要让别人知道自己认识她了。

    嘲弄的看了慕雨音一眼,孟凡淡淡的说道。

    “抱歉,我的选择是……不加入!”

    声音落下,一瞬间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孟凡一人的身上,却是比之前慕雨音出现还要震动。

    竟然拒绝了!

    所有人不敢相信的看着孟凡,难道他不明白成为天寒宗内门弟子的含义么?

    怕是这个名额出来的话,无数人打破脑袋都是要进入其中,放眼整个大乾帝国,四方域之中都是会引起地震一般的震动。

    但是孟凡竟然……拒绝了!

    他疯了么!

    在其周围这是所有人的心理想法,诧异的看着孟凡,难道是如今脑袋在战斗之后出了问题,不少人心中抱着这种窃喜。

    不过如同青龙山庄这种宗门的强者,这一刻却是无比激动,不加入天寒宗那么就意味着他们有机会,能够招纳孟凡进入其中。

    站在原地,慕雨音的俏脸神色一变,眸子盯着孟凡,冷冷的说道。

    “怎么?你可知道你拒绝之后将会放弃何等的修炼资源,我天寒宗弟子数百万,但是真正能够成为内门弟子的不到十万,你跟随我便意味着进入之后便会得到一颗化凡丹,帮助你修炼!”

    一瞬间,纵然是周围修炼多年的老者的双眼之中也是透出了嫉妒之色,化凡丹,这是何等逆天丹药!

    其强大的药效足以让炼体境的人直接突破到达炼气境,若是炼气境吃了之后,身体各方面都是会大幅度的增长,但是到达了四品丹药!

    如此诱惑,天寒宗还真是大手笔啊!

    傲然的看着孟凡,慕雨音的眸子精芒流转,在这世间能够经受住这种诱惑的人实在太少了,更何况是一个刚刚修炼的少年,就算是他有些不同,但是仅此而已!

    和慕雨音的眸子相对,孟凡的五指握紧,淡淡的说道。

    “我拒绝,慕小姐你应该知道,在这个世间之上除了追求实力之外,还有更多的一些东西值得去追求,所以我还是拒绝!”

    字字如电,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若是没有天寒宗的任务,自己父亲也不可能身死,更加让孟凡耿耿于外的便是当初天寒宗的绝情。

    孟苍为天寒宗出生入死,但是只是一次失败便是要妻小都是要跟着无情的赶了出去,若是没有对方的无情,孟家的落井下石,母亲便是不可能承受十多年的寒疾,带着孟凡过了十多年无比艰苦的生活,所以孟凡拒绝起来毫不迟疑。

    听到孟凡的声音,整个场中一片喧哗之声,而慕雨音的娇躯也是微微颤抖,诧异的看着孟凡,大概是从来没有被人拒绝过,更是没有人拒绝天寒宗。

    在下一刻,慕雨音仿佛想到了什么,俏脸之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淡淡的说道。

    “孟凡,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很多东西不属于你的,不要去强求,以你的身份你应该懂得什么是取舍,不要因为意气用事而做了自己后悔的事情,今日的机会只有一次,拒绝天寒宗,你认为你有这个资格么?不要认为你有些实力便可以骄傲,天寒宗愿意培养你是给你机会,四方域不知道多少人天寒宗连看都不看,每年更是会有很多垃圾被逐出天寒宗!”

    声音落下,慕雨音的眸子盯着孟凡,露出了面纱之下光洁的下巴,可以想象到面纱之下的容貌将会是何等迷人。

    周围所有人的心中全都是一叹,虽然慕雨音的语气狂妄,犹如一个教育孟凡的老者一般,但是说的却是事实。

    电光火石之间,孟凡的小脸却是骤然变的扭曲开来,双眼死死的盯着慕雨音,一步上前,一字字的喝道。

    “你信不信我用一剑朝天元干掉你?”

    语气落下,满是杀意,顿时让一旁的恩泰神色一变,一步踏出来到了慕雨音的身前,用身躯挡住慕雨音。

    这一刻任凭是谁都能够感受到孟凡身上的杀意,毫不掩饰!一剑朝天元,难道就是他出手对付炎耀的那一击!

    慕雨音的黛眉一皱,怎么也想不到孟凡竟然会如此倔强,非但没有屈服在天寒宗的威严之下,反而此刻有一种野兽一般的嗜血锋芒!

    难道他不是因为在丛林之中被自己拒绝而暗自恼火?

    慕雨音的黛眉紧皱,终于出现了一丝迟疑,本来以为孟凡只是想要在自己出一次风头,好报复一下自己,但是孟凡狰狞的面容可是绝对并非这般简单。

    每年更是会有很多垃圾被逐出天寒宗!

    哈哈,看来自己和母亲曾经也是其中垃圾的一员了!自己的父亲为天寒宗付出那么多,终究是一死,自己和母亲没有用了,便是被对方毫不犹豫的逐出。

    多年来的一幕幕从孟凡的脑海之中划过。

    牙关紧咬,孟凡在下一刻掌心一动,拿出自己的刺骨针用力的向手中扎了一下,鲜血流出,孟凡却是丝毫不觉,而是撕下一块布用手中的鲜血在上面迅速书写。

    几个呼吸之后,孟凡将手中的血布直接扔给慕雨音,上面鲜血淋漓,却是能够看到孟凡清晰的字体,同时冰冷的声音传遍广场周围。

    “慕雨音,你确实很强大,但是请你记住,就算是蝼蚁也可以撼动大树,滴水也可以穿透山峰,今日你给我的侮辱,他日我孟凡必将奉还,还有你身后的天寒宗。

    你是天寒宗的圣女,应该是天寒宗小辈之中最为强大的人,这一份便是我向天寒宗下的血书,给我三年时间,三年之后我孟凡亲自登上天寒峰之上,败你和天寒宗所有小辈,以此为证,输者输命!”

    血书!

    整个天恩广场周围在一瞬间陷入死寂一般的沉默,谁都知道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在四方域之中一般生死斗争的时候都会书写一封血书,按照之上的约定,双方之间的赌注却是性命,以命向赌,各安天命!

    曾经在孟凡小的时候便是暗暗发誓,要以自己和心兰所承受的统统还回去,纵然是对方乃是至高无上的天寒宗,和孟凡之间的差距便是云泥,想要让对方承受一切,唯有以命去赌,一命逆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