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无上神王 > 第二十八章 族比第一名
    古晴的强大,毋容置疑,在修炼的三年以来,从来没有一个小辈能够和她正面抗衡过,包括雷虎,雷豹也绝对不行,但是今日却是从擂台之上摔落,这种事情前所未有!

    倒地的古晴迅速的站了起来,俏脸变的有些苍白,在下一刻银牙一咬,重新回到擂台之上,直奔孟凡而去。

    手掌伸出,一道凌厉的劲气划过,孟凡顿时头皮发麻,不过此刻已经耗尽了所有的气力,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古晴出手了!

    就在古晴的纤手快要接近孟凡的身体的下一刻,身旁却是传来了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

    “晴儿,住手,你败了!”

    声音落下,不得不让古晴的娇躯停顿下来,抬起头看向古元,俏脸尽是委屈和不甘。虽然古晴的性子骄傲,但是古元的话却是不得不听。

    场中,古元的身体一动,已经一步来到了孟凡的身前,大手覆盖在孟凡的身体之上,顿时一股强大的元气已然进入孟凡体内,为其修复着受伤的身躯。

    在这种元气之下,孟凡顿时恢复过来,体力重新一点点的复苏。不过在古元的面色之上却是出现了一丝讶然,已然感觉到孟凡身体的不同,惊异的说道。

    “灵胎的身躯,你是如何做到的?”

    声音落下,顿时让周围所有人全都是陷入吃惊之中,迟疑的看着孟凡,自然是明白古元所说,这种体质可就算是古晴都没有拥有啊。

    心中一惊,孟凡的面色之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沉声说道。

    “是我在烟狼山之下修炼的时候,饿了之下,无意之间吃了一个果子,就感觉到腹中张热,然后就出现了这种情况的!”

    这番话,是孟凡早已经思量再三之后准备的,虽然对于古元的人品相信,但是黑色珠子的事情还是不能够让任何人知道。

    闻言,古元的双眼之中划过一丝异色,沉吟片刻之后,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么你吃的,应该是一株三品灵药了,才会导致将你的体内的杂质全部洗刷,也会让你的修炼到达如此地步!”

    无意之下,得到一株三品灵药!

    听到古元的话,周围所有人的脸庞全都抽搐了一下,尤其是雷青父子瞪着大眼睛看着孟凡,这个家伙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一些吧,不过所有人也未多怀疑,毕竟唯有这样才过的过去。

    一个月之内连续提升四阶啊,放在乌镇外面,这样的成绩也足以自傲了,除了三品灵药之外恐怕没有什么东西有这个效果了。

    站在原地,古晴一咬牙关,冷声喝道,“父亲,刚才我只是大意,我要求再战!”说话之间,修长的双腿上前一步,跃跃欲试。

    看了一眼古晴,古元却是摇了摇头,沉声说道。

    “想不到你刚才步步紧逼之下,竟然让孟凡的潜力爆发,那一拳的力道增幅很多才会导致你失败,也对,三品丹药的药力在刺激之下才会越来越强,但是晴儿,你终是被震落下去,算是败了!”

    听到古元的话,孟凡暗中吐了吐舌头,自己还在担心如何解释,看来古元并没有发现江入大荒流的功法,毕竟孟凡只是刚刚修炼,展现出来的只有一股蛮力而已。

    尤其是在危机之下,有潜能爆发来形容再适合不过了,所以古元也是走眼了。

    按并且照破浪诀所说,真正的江入大荒流,只有在自己踏入炼气境界拥有强大的元气之后,才会将其威力展现开来,一拳元气犹如江河奔腾,汇流入海,将会是何等霸道?

    望着古元,古晴一咬牙关,不甘的说道,“但是父亲,我还有一战之力!”

    “算了,退下吧,晴儿,要懂得认输!”

    古元摆了摆手,对于有人能够让古晴在修炼的路上收到一点挫折,没有生气反而是多了一丝欣慰,毕竟古晴在乌镇小辈之中无敌已经很长时间了,有人压制她也好。

    目光环视周围,古元点了点头,旋即充满威严的声音在整个场中扩散。

    “今日,比试结束,我宣布乌镇族比的第一……是孟凡,这一次族比第一的东西,确实是我得到的三品灵药,血石,就给予这个小家伙了,古晴算是第二,雷虎是第三,你们三个也将是新的乌镇护卫队的成员!”

    声音落下,顿时在乌镇广场之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并且这掌声一大半而为了孟凡而来,毕竟这匹黑马今日实在太令人震撼了。

    除了神色难堪的雷青父子之外,其他人倒是颇为兴奋,毕竟乌镇小辈越强,就代表着日后注入的新鲜血液越强大,在这青龙山脉周围可不只是一个乌镇而已,实力才是说话的硬道理。

    感受着周围热烈的掌声,孟凡的心中一叹,曾几何时这种场景自己也只是想一想而已,但是如今却真的实现了。

    在掌声之间,面色难堪的古晴和雷虎的神色也是缓和一些,这次族比他们虽然和血石失之交臂,但是真正让三人收获的便是成为了乌镇护卫队成员的资格。

    要知道这种资格便意味着日后三人可以自由的进入烟狼山脉之中,寻找灵药,猎杀魔兽,对于修炼的好处可是不小,也算是古元的一种补偿吧。

    伴随着宣布族比的结果,这一次乌镇族比也是缓缓的结束了,众人全都是散开,而孟凡也是终于从古元的手中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血石。

    将沉甸甸的血石放在自己的怀中,孟凡的心中一阵激动,旋即直接兴奋的跑回家中,而在家中,心兰正在忙上忙下,做着平日孟凡都很难吃到的美味。

    “回来吧,坐下吧,一会饭就好了,我的族比小冠军!”

    望着孟凡,心兰笑吟吟的说道,俏脸之上再也掩饰不住一种骄傲。虽然孟凡获得了乌镇族比的第一,但是真正让心兰欣慰的便是自己的儿子是如此懂事,为了自己硬闯族比第一。

    “母亲,你看到了!”

    迟疑了一笑,孟凡一脸激动,能够让自己的母亲为自己骄傲,自然再好不过了。

    “嗯!”

    心兰点了点头,摸着孟凡的额头,眸子之中慈爱和不舍之色划过。若是可能的话心兰只是希望孟凡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天真快乐就好。

    咧嘴一笑,孟凡珍重的将血石递了上去,轻声说道。

    “母亲,这是给你的!”

    望着眼前的红色石头,心兰的眼眶一红,险些掉下眼泪。

    知道为了这血石,孟凡不知道在多少个日夜苦修,虽然不知道炼纹刚的修炼之苦,但是心兰也是能够判断出孟凡为此到底付出了多少。

    入夜,孟凡便是迫不及待的将血石熬成了汤药送给心兰,虽然心兰有些担心孟凡的修炼,但是在孟凡的劝说之下还是喝了下去,毕竟寒疾来临的时候实在太过痛苦,尤其是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

    当夜,心兰身体便是直接发热起来,全身出汗,最后直至一口黑色的鲜血喷出,而苍白了多年的面色竟然终于变的无比的红晕,甚至年轻了不少。

    和百药草不同,只能够暂时的压制心兰体内的伤势,而血石可是龙血所化,刚猛的效果已然将心兰体内多年的寒疾彻底的驱除,顿时让孟凡欢呼雀跃,知道自己一个月以来所有的痛苦全部都是值得的。

    望着神色犹如常人的心兰,孟凡暗中拳头紧握,喃喃的说道,“母亲,这只是第一步而已,之后,我会让曾经属于我们的统统还给我!”

    拳头握紧,是一种誓言,更是一种决心。

    在治疗好心兰的寒疾之后,孟凡的心中的一直悬着的巨石也是终于落下,旋即将所有的心思全部全都是陷入修炼之中。

    族比之上古晴的强大已然激起了孟凡的修炼之心,若不是侥幸将古晴击落擂台,恐怕血石都不是孟凡的,所以孟凡便是要将这种侥幸变成事实。

    在接下来的时间之中,每日每夜的全都是在河边度过,不过虽然孟凡并不在乌镇出现,但是如今孟凡的名声却是在乌镇小辈之中传开,包括雷虎三兄弟对于孟凡也是变的忌惮无比,没有再找孟凡的麻烦。

    而孟凡也乐得如此,将所有的心思全部都是用在修炼之中,足足八日,却是已然让孟凡的的身躯到达了炼体六阶的顶峰,但是却始终没有找到突破的机会。

    毕竟元气修炼每一个大境界是一个天堑,而在境界之中越是向上修炼,便越是难以突破,可谓是步步为险。

    不过孟凡也并不着急,知道自己步步为营,厚积薄发,有着黑色珠子的帮助,终会突破自己的屏障。

    更何况,孟凡也是有着不小的自信,因为伴随着孟凡的修炼,在脑海之中的印记接触的越是越多。

    已然让孟凡尝过两次甜头的印记,孟凡可不认为这印记会让自己失望,只要自己再过几日,说不定便继续能够吸收印记的信息,就不知道下一次吸收的信息到底是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