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无上神王 > 第九章 炼体三阶!
    啪,啪!

    两声响动落下,犹如鞭响,虚空两拳打出,孟凡的身形方才站住。

    运用体内最后剩余的元气打出这拳头,发出的破空之声倒是不错,不过孟凡可并不满意,这威力和自己预想的还要差太多了。

    但是孟凡已然没有体力继续修炼下去,直接一屁股坐在地面之上,累的直喘粗气。

    明媚的阳光已经照在了孟凡的小脸之上,显然在这空旷之地孟凡已经经过了一夜的修炼,将所有的体力全部消耗干净。

    “嘿嘿,都已经忘记时间了!”

    干笑两声,孟凡的小脸之上多出了一丝兴奋之意,就算是雷涛那些人,也没有机会在夜间进行修炼。因为他们虽然服用大量的灵药,但是也只能够保证在第二日再次修炼而已。

    掏出珠子,孟凡认真的看着珠子,轻轻的嘟囔道。

    “珠子,成不成……就看你的了!”

    说话之间,孟凡的掌心用力,元气进入这漆黑的珠子之中,这一次孟凡已经知道并非是运用自己的鲜血,在将元气融入黑色珠子,才能够引发出那种奇异的能量。

    顷刻之间,黑色的珠子一闪,犹如昨夜那般奇异的温热能量再次传入孟凡的体内,犹如溪水一般在孟凡全身上下运转开来。

    一动不动,孟凡静静的感受着体内温热能量的流动,在半个时辰左右之后,孟凡再次睁开双眼,不过这一次小脸之上却是挂着兴奋的笑容。

    这种几日的笑容,近乎比过往孟凡的生活的十几年之中还要多。

    孟凡压住心中的兴奋,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武者在炼体境界之中,最为耗费的便是身体,修炼的便是身体之中的筋,骨,膜,犹如从前的孟凡修炼身体的时候,在修炼一天之后,便会累到在地,甚至无法爬起来,晚上的时候更是会全身酸痛。

    而这就需要灵药的效果了,一般在大富大贵的人家之中,每日都是给下面子弟以大量的灵药滋养身躯,才会让修炼者保持生龙活虎,快速进步。

    但是这黑色珠子比恢复体力的天地灵药还要厉害,竟然能够在短短半个时辰之内让孟凡所有的消耗全部恢复如初,包括身体受到的伤势,足以让孟凡继续修炼。

    并且在修复孟凡身体的同时,这种温热的能量还会刺激孟凡的体内的经脉,让其扩张了一些,炼体境界,本来就是不断的扩展体内的经脉,吸收在天地之间的元气存储在身体之中,若是以后有了这黑色珠子,也就意味着孟凡可以无休止的修炼。

    除非不想,否则将会比别人多出大量的修炼时间,无论日夜只要孟凡累到之后,半个时辰之内黑色珠子的温热力量便可以让孟凡所有的体力恢复如初。

    这种功效的效果,孟凡只是听闻过在乌镇之外,传说之中极为珍贵的复元丹才有这种神效。并且复元丹只是恢复体力而已,而这黑色珠子的能量还能够刺激着孟凡的身体,虽然效果缓慢,但是若是经常温养经脉的话,那么对于境界提升可是极大的帮助。

    黑色珠子对于孟凡这种刚刚修炼元气的人来说,好处可谓是无穷的。

    咧嘴一笑,就在孟凡准备站起身来的刹那,顿时身体一僵,运转体内的元气,仔细的向着全身各处探查而去。

    因为孟凡惊喜的发现,自己的身躯竟然有些变化,有些干瘦的身体仿佛比昨日长高了一些,青衫之下,隐隐出现了一种肌肉的轮廓感,结实了不少。

    “是进阶了,没有错,炼体三阶!”

    惊呼一声,孟凡的小脸之上顿时被一种巨大的欣喜的笑容所取代,三年苦修,却只是到达了炼体两阶的地步,想不到经过一夜的修炼,自己竟然突破到了炼体三阶。

    孟凡知道这应该是这黑色珠子温养自己经脉的缘故。这东西还真是一个宝物,不过孟凡的身体却是有些颤抖,小脸之上有一种不知所措的神色。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珠子的功效若是传出之后,孟凡不知道将会引起何等大的轰动,怕是整个青龙山脉周围都是会将目光注意过来。

    想到这里,孟凡也不由得有些心悸,虽然孟凡的心智成熟,但是归根到底还是一个普通的十五岁孩子而已。

    沉吟片刻之后,孟凡将这个充满裂痕的珠子牢牢的放在自己的胸口之处,并且心中暗下决心,无论是谁都不会告诉这珠子的秘密,包括心兰在内,不是不信任,而是一种将属于自己的秘密牢牢放在心头。

    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旋即在孟凡的眸子一闪,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十天应该怎么做了。

    心中思量着,孟凡知道,虽然有着黑色珠子温养经脉,但是真正重要的还是自己的苦修,若是没有大量的苦修的话,这黑色珠子恢复体力的功效也是一点用处都是没有。

    所以孟凡已然定下计划,自己接下来的十天,便是没日没夜的苦修,以付出别人两倍的汗水,来换取这些年和他们之间的差距。

    低吼一声,在这一刻从孟凡的眸子之中出现了一种坚韧的神色,潜龙在渊,只求一日飞龙在天!

    曾几何时,孟凡又何尝不想过自己在乌镇族比之中大放光彩,让自己的母亲在乌镇之中地位上升,不在受人白眼。曾经何时,又何尝没有想过,在距离自己数万米之外,还有一个曾经对于他和母亲百般凌辱的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