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天神诀 > 第0049章 同归于尽
    杨青玄嘴角扬起讥讽之色,冷声道:“受伤?你在讲笑话调节气氛吗?”

    刚才那声鬼啼的确让他双耳生疼,气血激荡。换做普通气武境的武者,当真就要被震伤了。

    但他淬体九重,运转青阳武经,立即扛住了那啼声。同时心念电转,明白两人之间的差距,若不施展谋略,怕是今天就要交代在这了。

    他当机立断,立即装作受重伤的样子,引起甄修竹的轻视和大意。终于抓准机会,一击而出。

    那是牺牲防御,用胸膛去挡那一爪换来的机会!

    若没有同归于尽的觉悟,根本无法做到这般从容淡定。

    甄修竹便是被他那冷静异常的状态吓住了,这根本就不是一名十五岁学生所能表现出来的镇定。

    但很快,那六阳掌的威势,立即让甄修竹回过神来,刹那脸色大变!

    “玄、玄阶武技?!”

    他的脸孔瞬间煞白,吓得魂飞魄散,急忙收回手来就要后退。

    杨青玄有以招换招的决心,但他却不敢拿自己的命去抗衡玄阶武技!

    同时内心无比震骇,“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可怕,还身怀玄阶武技,他爷爷不就是个垃圾工吗?”

    无数疑惑在脑中闪过,但根本没时间思考,转身就逃。

    “想走?”

    杨青玄嗤笑一声,现在追逃的角色竟然对调了,那一招六阳掌已凝聚一道炎阳,猛然拍出,仿如烈日炸开,可怕的掌力冲击过去!

    “嘭!”

    甄修竹刚跑一步,就结结实实的挨上了一掌,震飞出去。

    杨青玄深吸口气,真气再提,鬼魅般的步伐追上前去,那一掌虽然打结实了,但却并未给甄修竹造成致命伤害。

    果然,甄修竹踉跄几下,并未摔倒,只是背后挨掌的地方痛的厉害,好像烧焦了似的。并且可怕的炎阳之力钻入体内,灼烧他的经脉。

    “该死!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他狂吼一声,猛地转身,却脸色大变,只见一片耀目的阳光侵袭而来,杨青玄竟追了过来!

    “这小子是疯子吗?他不过气武境而已,取巧偷袭了我一招应该赶紧逃跑才是啊,居然追上我来打?哈?这世道怎么回事?!”

    甄修竹彻底懵了,他以为杨青玄一招后就会逃走,还准备追过去呢,却不想对方第二招已经攻至,而且这一招的可怕,还在先前之上!

    杨青玄的掌心处,竟凝出了两道炎阳!

    “二阳寰现!”

    那两道炎阳一下从掌心激?射出来,化做两只金乌火鸟,焰火烈烈,带着清啸之音,如利箭般笔直射来。

    甄修竹脸色大变,手中掐诀,硬着头皮猛地拍出一掌。

    那是他的最强底牌,名为“鬼王鸣掌”,与他的“鬼啼”武魂相结合,一掌之下,空气震颤,神鬼哭泣,与那两道炎阳相撞,瞬间爆发出恐怖的气浪。

    “轰隆!”

    周围山林直接毁去一片,就如同飓风过境,被夷为了平地。

    恐怖力道下,二人一触即离。

    杨青玄被震出了十多丈远,全身骨骼都要爆裂开来一般,但这种痛感,很快就被原力压制住了,青阳武经在体内运转,滋养全身。

    甄修竹则是浑身燃起了火焰,头发胡须都被烧成了焦黑色,衣袍破碎,肌肤滴血,体内更是被炎阳真气入体,如刀割般在经脉内流窜,口中不断发出“啊啊”惨叫。

    因为他的武魂本身就带有音波特效,更使那惨叫声犹如铁骑突出刀枪鸣,尖锐刺耳,凄惨至极。

    “再来!”

    一声大喝从杨青玄口中喊出,整个人冲天而起,如鹰击长空,这次他尝试着运转三股炎阳之力,整个右手臂都化作通红,可怕至极。

    甄修竹脸色大变,惊恐万状,大叫一声就转身逃走。

    “草,居然逃了!”

    杨青玄呆了一下,立即将炎阳之力散去,手臂恢复正常,从空中飞落下来。

    他心中暗道:“灵武境中期,果然非同一般。若非我使诈偷袭他一下,加上这玄阶武技的威能,怕是今天就领饭盒了。”

    他双眼射出精芒,显得有些兴奋,自语道:“我如今已是淬体九重,马上就能冲到十重,然后踏入黄巾力士,再凝聚自己的武魂,冲入灵武境!也不知我能凝聚出怎样的武魂!”

    兴奋之余,,猛的提起气劲,朝着那矿洞通道处奔去。

    杨青玄不知道的是,他能战胜甄修竹有着极大的运气成分。

    甄修竹本身怀有妖族血脉,故而才能凝炼出“鬼啼”这样的武魂,那一声啼叫内,不仅蕴含极强的声波攻击,还扰人心神,并且带有妖气侵袭。

    而杨青玄刚刚得到一滴妖族大能的精血,对那妖气的侵袭丝毫无感,这才能在一啼之下保住身躯不伤。

    但他并不明白其中关系,还以为全仗着淬体九重和青阳武经的力量。

    此刻他全力飞奔,追着甄修竹而去,并且矿洞通道前的战场,也不知如何了。

    等他飞奔而至的时候,却看到极为惨烈的一幕。

    地上全是横七竖八的尸体,竟然死了七人,有几个学生更是身首分离。

    于是站着的只剩下孟瑞、岳强,李之夜还在地上抽搐,但抽搐了几下后,也停了下来,彻底死去。

    就剩下孟瑞和岳强两人,都是满身鲜血,眼中全是恐惧的神色。

    杨青玄目光一落,见孟瑞手中提着一柄断刃,认出那断刃正是之前老猿猴手中之物,手柄处还有个古朴的“芭”字。

    他上前去查探了下车夫的情况,已经彻底死了,胸前一个可怕的刀口,应该就是孟瑞那柄断刃斩进去的,而车夫本身的钢刀,则已经断裂在一旁。

    那些死去的学生,身上全是伤痕,惨不忍睹。还有一名学生趴在地上,背后一个可怕的掌印陷了下去,显然那五脏六腑全部被打碎了。

    杨青玄盯着那个掌印,脸色阴沉下来,道:“甄修竹?!”

    孟瑞手中断刃“哐当”一声落下,自己也一屁股瘫坐在地,大口的喘着气,满脸惊恐,显然还未回过神来。

    杨青玄看了两人一眼,道:“都镇定些,将刚才发生的事与我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