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 第七十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本宫?本宫?

    “你们是什么人?”徐缺脸色剧变,仿佛想到了什么,豁然站起了身,大声吼道。

    他的动作很大,以至于将烧烤架都撞倒了,几对金黄色的烤翅“啪嗒”一声,全部掉落在泥沙里。

    紫萱与炎阳公主被徐缺这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跳,满脸错愕。

    “哼!”

    徐缺冷哼一声,没再多问,双指一凝,水元灵力瞬间提起,化成一缕清水,直接打在炎阳公主与紫萱的脸上!

    他的度太快了,两人完全没来得及反应,脸上抹着的灰泥,瞬间被清水冲走,露出白净无暇的精致脸庞!

    “你干什么?”紫萱不由得一恼,惊叫出声。

    炎阳公主脸上也满是怒意,冷冷盯着徐缺。

    徐缺却是当场愣住,紧跟着,他瞳孔微微一缩,冷笑出声:“姬婉青,果然是你!”

    “你……你怎么可以直呼公主名讳?”紫萱当即惊呼道。

    炎阳公主也厉声斥道:“花无缺,你好大的胆子,既然知道本宫是炎阳公主,还敢对本宫无礼,仅凭此罪,本宫便能诛你九族!”

    “哈哈哈哈哈……”

    徐缺顿时怒极而笑,“你想诛我九族,可惜我族只剩我一个人。而且,我也不是什么花无缺,你好好给我看清楚,我到底是谁!”

    他的声音,从喉咙间逐渐爆,震响四方。

    这种怒,是来自他这幅身体的记忆,已然跟他融为一体的记忆。

    当初被抽尽修为,被抛尸边疆,一幕幕的画面,不断从他脑海中浮现!

    徐缺眼中杀意磅礴,缓缓抬起手,将脸上的人皮面具直接摘下!

    “哧啦!”

    那张本属于他自己的清秀脸庞,顿时出现在炎阳公主与紫萱面前。

    “我可爱的公主殿下,才分开几个月,没把你的驸马爷给忘了吧?”徐缺冷冽笑道。

    “什……什么?”

    这一刻,紫萱与炎阳公主彻底呆住了。

    饶是她们再怎么想,也完全没想到,眼前之人,竟然是……那个驸马,那个六年前,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驸马!

    “不可能,父皇分明将你的生机斩断,你不可能还活着……”

    炎阳公主瞪大了双眸,脸上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一个本该已经死去的人,本该天灵根被夺,此生就算活着也不可能修炼的人,现在竟出现在她的面前。

    而且修为竟是达到了金丹期圆满,甚至实力恐怖如斯,举手间能镇杀元婴期妖兽!

    她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为什么不可能?老天为什么给我第二次机会活着,就是为了让我找你们姬家报仇。因为你姬婉青,蛇蝎心肠,根本就不配当什么炎阳公主,还有那姬老狗,也不配当皇帝!火元国姬家的皇权,到你们这一世,该结束了!”

    徐缺沉声怒笑,大手一拍,玄重尺瞬间掠起,直指炎阳公主。

    “住手!”

    紫萱脸色煞白的冲了出来,展开双臂,直接挡在炎阳公主面前,颤声道:“你……你不能杀我们,你别忘了,你刚刚答应过要保护我们的。”

    “呵呵,抱歉,我这人浑身是优点,唯一的缺点就是说话不算话,而且也没打算过要改!”徐缺冷笑道,作势便要杀向前去。

    紫萱一下子急了,慌忙道:“等等,徐缺,你听我说,这六年以来,公主并没有……”

    “紫萱,给我住口!”

    炎阳公主陡然厉声斥道,喝止了紫萱的话,眼眸冰冷至极,直勾勾的盯着徐缺,冷声道:“我们姬家做事,还用不着去跟一个本该饿死街头的流浪孤儿解释!”

    “可是公主……”紫萱还要多说什么,却直接被炎阳公主一个凌厉的眼神瞪了回去。

    徐缺这时候也在怒头上,压根就不想去搞清楚里面有什么误会,反正他只知道,当初夺他天火灵根与毕生修为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公主!

    “好一个姬婉青,原来这才是你的真正公主脾气,目中无人的妖婆。没想到六年来,你那些小鸟依人的模样全是假的,还真是委屈你了,陪我逢场作戏这么多年,不过……我也挺佩服你的演技,简直可以拿影后了啊!”徐缺冷笑连连。

    炎阳公主面若冰寒,冷哼道:“那又如何?本宫今天倒要看看,你能拿我如何!”

    “我杀你如杀蝼蚁,可这样一来,太便宜你了!当初大婚的时候,你在床上那风骚模样,我至今为止都印象深刻呐,所以……我不介意将你抛光,扔入皇城,让全天下之人好好看清你的真面目。”徐缺眼眸微眯,对付仇人,他什么都可以干得出来。

    “放肆!”炎阳公主当场震怒,浑身颤,可见她心中怒火有多庞大!

    紫萱满脸慌张,看向徐缺,哀求似的说道:“徐缺,你不要再说了。”

    “是的,我确实不用在这跟你们废话!”徐缺眼眸寒芒一闪,手中玄重尺一握,脚下闪电交织,便要杀向前去。

    炎阳公主却猛然将紫萱推开,同时手指间储物戒一亮,一支玉制的短箫便出现在手中!

    她看向徐缺,戏谑道:“徐缺,本宫从不欠你什么,但你要杀我,那我也能让你死在这!”

    话音落下,她骤然将短箫递至唇边,口中缕缕真元力吐出,一道悠长尖锐的箫声,瞬间化成一圈圈涟漪,传遍四方,远远荡开!

    不远处,那几道正在搜索公主的杀手听到这笛声,身形骤然一顿,其中一人皱眉狂喜道:“炎阳翠笛”,是那小贱人贴身佩戴的皇室玉笛,快!她们人就在那边……”

    下一刻,几道身影化成血光,以惊人的度瞬间掠来。

    他们身穿白袍,手握长刀,血红的面具,令人生畏!

    这是天煞的精英杀手,每一个都是元婴期,刀刃一亮,见血封喉!

    几名杀手刚赶至,远处又掠来几道血光,依旧是天煞的人,全被箫声所吸引。

    炎阳公主脸上掠过一丝寒意,伸手指向徐缺,对天煞杀手冷笑道:“此人乃是本宫的驸马,你们想杀本宫,先问过他手中那把巨剑!”

    “锵!”

    瞬间,十几名天煞杀手同时拔刀,鞘声整齐如一,刀芒寒入人心!

    徐缺冷声一笑,摇头道:“姬婉青,你这算盘打得挺响的嘛,想借他们之手杀我。可惜呀,你觉得……就凭这十几个废物,能杀得了我么?”

    “叮,恭喜宿主‘徐缺’装逼成功,奖励八十点装逼值!”

    系统提示音响起的同时,徐缺分明也感受到十几名杀手的目光齐齐锁向了自己。

    只是,他丝毫不曾放在眼中。

    因为,这些人,在他面前,确实是废物!

    “杀!”

    天煞的杀手根本不会废话,他们讲究的是效率,十几人几乎同时启动身形,化成血光,刀尖直指徐缺,宛若贯穿虚空,朝他杀来!

    “走!”

    与此同时,炎阳公主一把抓住紫萱,低声一喝,瞬间从原地掠起,直冲树林深处。

    “本以为将天煞的人引来,没办法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没想到他竟愚蠢到这种地步,出言挑衅天煞,反倒是成全了我们!”炎阳公主回眸看了一眼,嘴角浮现一抹戏谑。

    紫萱眼中有些不忍,但终究抿了抿嘴,沉默不言。

    “轰!”

    就在这时,两人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宛若狂风呼啸,有如千斤瀑布坠落。

    紧跟着,一阵寒风从身后拂来!

    两人同时一惊,扭头看去,刹那间……呆了!

    那个身披黑袍,手握墨色巨尺的少年,此刻犹如一位从九渊地狱爬出的魔王,面带狞笑,迈步在一片冰山雪地中,头上悬着一缕幽白色火焰,正一步步朝她们而来。

    每一步,都如同踏在她们心脏上,咚咚直响,令人颤栗!

    而那十几名天煞精英杀手,早已全然成为冰雕,生机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