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 第六十六章 炎阳公主心目中的驸马
    行侠仗义不是徐缺喜欢干的事,倘若他干了,那多半是为了装逼。

    如他眼下,自从穿越到这个仙侠世界,得到装逼系统后,这家伙每天不是在装逼,就是正在去装逼的路上!

    简单分析出那支火元国的马车队伍被人追杀后,徐缺立刻就展开了一番搜查。

    可惜,他连马车中坐的是什么人都不知道。

    于是几个时辰之后,除了在树林里时不时现几具尸体外,徐缺一无所获,躺在一棵树上长叹:

    “我的天啊,我不过就是想要安安静静装个逼,难道就这么难吗?”

    他摇了摇头,进入了系统界面,在商城里搜寻起来。

    前几日将无相派灭门之后,他手头上的装逼值已经又涨到了四百多,倒也算小小的宽裕,决定找找看有什么可以追踪定位的法宝。

    可查看了半天,愣是没找到,反而是见到杂物类那一栏里,多了一件新的宝贝。

    【高级人皮面具】:

    出自千面公子“王怜花”之手,拥有极强的易容效果,可自行定义一次容貌,栩栩如生,让人真假难辨。(此物对婴变期以上境界强者无效!)

    售价:2oo装逼值!

    “我靠,你抢劫啊,一张人皮面具卖两百装逼值,比天阶法诀还贵?”徐缺当场瞪直了眼。

    像这么贵的东西,一般都会有特别不错的附带技能,可这张所谓的“高级人皮面具”,似乎除了易容之外,压根就没别的属性了,唯一说得过去的,那就是此物只对婴变期以上无效。

    也就是说,如果他戴上这人皮面具,婴变期强者都看不穿他的真容。

    “叮,高级人皮面具可根据宿主需求自定义容貌,容貌确定之后,系统会进行评估,计算出额外属性进行加成。”这时,系统在徐缺脑海里回应了一声。

    “咦,果然有属性加成啊,那还不错嘛,是加力量还是度?”徐缺顿时好奇起来。

    “此面具只会提供两种属性,分别为魅力值与幸运值,以宿主目前的状态,系统建议您购买!”

    啥玩意?建议我购买?

    徐缺顿时就不乐意了:“我呸,就我这气质跟模样,还用得着提高魅力值?开什么玩笑,我随便走出去都能迷倒一大片姑娘!”

    “根据判断,您七天之后将要渡一次困难模式的天劫,幸运值会起到非凡的效果!”系统回答道。

    徐缺这才一愣,恍然道:“原来是说幸运值啊,这玩意靠谱吗?看不见摸不着,鬼知道能有啥作用呀!”

    话是这么说,可徐缺还是有点心动了。

    幸运值确实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这东西一威,那就是势不可挡的。

    徐缺左右琢磨思索后,决定咬牙买一个试试!

    “正好现在找不到马车里的人,不如就买个人皮面具加点魅力与幸运值,然后找到他们,再多装几次逼,不仅能收回成本,还能再赚一番,我靠,我简直是天才啊!”

    徐缺当即就选择了兑换人皮面具!

    “叮,恭喜宿主‘徐缺’成功兑换‘高级人皮面具’,消耗两百点装逼值,请进行模拟容貌!”

    随着系统提示音响过后,徐缺眼前就多了一张人脸,同时脑海里刚响起自己的容貌,这面具便立马生了变化,与他脑海思维相同步,变成他自己的模样。

    徐缺顿时一怔,脑中想了一下前世地球上当红的男星演员面孔,人皮面具立马又生了改变。

    “我靠,原来是这么用的,那就来个李逍遥吧!”徐缺想了一下便确定了一副新容貌。

    虽然自己的模样并不差,可既然买了面具,就不能浪费,而且很快也要到皇城了,总不能天天披着黑袍,多张脸也才好办事。

    最终,徐缺直接用了前世地球上一位男演员“胡歌”颜值巅峰时的脸,当年曾扮演李逍遥这种略带痞气的角色,一炮而红,后来又演了成熟稳重的梅长苏。

    就凭这张脸的颜值与气质,几乎可以驾驭各种风格,很适合徐缺!

    “是否确定容貌?”选定角色后,系统询问道。

    “是!”徐缺毫不犹豫的进行了确定。

    “嗖”的一声,人皮面具闪过一道白光,胡歌的脸就这样出现在徐缺面前。

    再看这张面具的属性,已然生了变化。

    【高级人皮面具】:

    出自千面公子“王怜花”之手,拥有极强的易容效果,已确定容貌,栩栩如生,让人真假难辨。(此物对婴变期以上境界强者无效!)

    魅力值+2o

    幸运值+2

    ……

    “啥玩意?幸运值才加两点?”

    徐缺直接忽略了魅力值,瞪着那区区两点幸运值叫道。

    然而系统并没有给出回应,直接沉默!

    徐缺撇了撇嘴,只能进入系统包裹界面,直接将面具进行使用。

    随后,只觉脸上一阵暖意滑过,便再无其他异样!

    徐缺跳下树梢,跑到不远处的小河边上,往那一探,自己的脸已然变成了古装版胡歌!

    随后,他心念一动,脸上又是掠过一丝暖意,紧跟着变回了自己原来的模样,竟是能随心可欲的来回切换。

    “咦?怎么感觉自己变帅了?”

    徐缺看着自己的脸,突然惊疑。

    紧跟着又反应过来,这好像是那2o点魅力值起作用了,连他自己都差点被自己这张脸给迷住!

    “哈哈哈哈,这回好玩了。”

    徐缺大笑出声,在戴着人皮面具的情况下,哪怕他换回自己的脸,那2o点魅力与幸运都会加持在身上。

    心念一动间,徐缺又换回了胡歌的脸,将黑袍的头帽拉了下来,决定暂时就用这幅装扮前往皇城了。

    然而就在徐缺刚刚转身之际,河流里突然出现一道黑影,正在急剧放大。

    紧跟着,只听“哗”的一声,一道巨大的水花炸开,一条红色血蟒冲出,张开了血盆大口,直接朝徐缺咬来。

    徐缺心有所感,反应极快,瞬间施展三千雷动躲开了。

    同时一把将身后玄重尺直接拔出,瞪向身前这条元婴期的血蟒,破骂道:“妈的智障!吓我一跳,敢偷袭我,你完了。”

    说完,手中玄重尺骤然化成一大片尺影,铺天盖地的轰向血蟒。

    “轰!”

    磅礴的威压与可怕的气势,顿时将血蟒震住了。

    但它反应也极其之快,千钧一间,竟躲过了玄重尺,旋即没有丝毫犹豫,“嗖”的一声,扭头就跑。

    “还敢跑?”徐缺操起玄重尺,直接追了上去。

    ……

    ……

    与此同时,在河流对岸不远处,几棵参天古树下,两名女子正躲在角落里,正是先前马车中的紫萱与炎阳公主。

    只不过现在两人已经经过了乔装打扮,换上了不知从哪找来的粗麻布衣,装扮成村姑模样,还特意往白净的脸上抹上一些灰泥,咋一眼看过去,倒是有点认不出来了。

    此时两人神色颇为凝重,眉头紧蹙着,万分警惕的盯着周围。

    “金元国真是胆大包天,竟敢对我们出手,还出动这么多元婴期高手,显然是想将我们置之死地!”紫萱紧握着小手,咬牙道。

    炎阳公主眼眸间也杀意一闪,冷声道:“那些人不是普通的元婴期,如果没猜错,他们应该是天煞的精英杀手!”

    “什么,居然是天煞!”紫萱顿时脸色一变。

    “不错,传闻天煞中人皆穿白衣袍,带红面具,而且刀法了得,从他们刚才的手法看,确实是天煞!”炎阳公主冷声道。

    紫萱顿时小脸一白,面失血色:“这金元国未免也太大手笔了,竟然重金雇佣天煞杀手来埋伏我们,公主,此次我们恐怕在劫难逃了。”

    炎阳公主一阵沉默,微微叹了口气:“紫萱,这次我连累你了,他们想杀的只是我,待会我去引开他们,然后你立刻离开……”

    “公主,紫萱以前什么都听你的,但你应该清楚,这种事我是不可能听的。”紫萱陡然面色一冷,坚定道。

    炎阳公主张了张口,随后化成一抹苦笑,摇了摇头:“你总说我这性子将来会找不到驸马,没人要。可你这倔脾气,一点也不比我差呀。”

    紫萱顿时噗嗤一笑:“哪有啊,紫萱以前只是跟公主你开玩笑的,其实皇城里追求你的公子爷,排起队都快能绕皇城一圈了,只是你看不上罢了。”

    “皇城里那些纨绔子弟,与我年纪相仿的,修为最高也才金丹五层,比我还弱,想当我炎阳的驸马,他们还不够格!”炎阳公主淡淡道。

    紫萱轻叹了一声:“你总是以实力境界来看人,紫萱觉得,两个人在一起,讲究的是心意相通,你喜欢他,他喜欢你,这便够了。其实皇城里也有些公子为人高尚,你就一个都没心动过吗?”

    炎阳公主淡淡摇了摇头:“我心目中的驸马,应当是那种能独当一面,实力群之人,境界不需太高,但也至少得金丹期圆满。在我需要的时候,他总能及时出现,比如今天这种局面……”

    “我的公主大人啊!你这是在选夫君还是护卫呀,就算真有个金丹期圆满的驸马爷出现了,也不可能改变现在这种局面的,那些人可都是天煞的精英杀手,每一个都是元婴期境界。”

    紫萱说到这,微微一顿,轻点螓:

    “除非是拥有天火灵根的天才,才有可能以金丹期圆满的修为,去对抗元婴期。恩,当年那个徐缺若是没死的话,倒是挺符合你这些要求的,只可惜……”

    炎阳公主眉头微蹙:“天底下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拥有天灵根,我始终相信,我炎阳命中那个真正的驸马,会更加出色!”

    “嗖!”

    就在这时,两人说话间,前面树林突然传来一丝动静。

    “这是……元婴期的气息?”

    两人脸色顿时一变,美眸扫向前去。

    紧跟着,瞬间呆住了。

    只见前方树林窜出一条元婴期血蟒,正疯狂扭动身躯,四处逃窜。

    而在它身后,一名身穿黑袍,手握墨色巨尺的金丹期少年,正穷追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