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 第六十五章 我仿佛又看到了装逼的机会
    徐缺吹着口哨,渐渐远去。

    “呃……”

    丞相之子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微张着嘴,有些错愕。

    身旁几名下人也呆了一下,说道:“少爷,那黑袍人说的是什么意思?还有这炸天帮是什么帮,怎从未听说过?”

    “瞎了你狗眼了,竟敢问起本公子来了?本公子若是知道他什么意思,还用在这想么?”丞相之子顿时瞪眼骂道。

    几名下人立马吓得连声求饶:“少爷息怒,是小的错了,小的瞎了狗眼,还有那个黑袍小子,疯言疯语的,少爷不用理会,咱们就往这条路走,无相派应当就在前面!”

    “那还不快起轿?还有,待会你们见到无相派掌门,记得给我客气点,少给我丢人现眼,那位掌门的实力可丝毫不弱于我爹。”

    “是是,小的明白了,少爷尽管放心!”

    ……

    一行人抬起轿子,又往前行。

    很快,他们见到了无相派的山门,只是……

    “恩?为何有这么重的血腥味,这里生什么了?”一名下人皱紧眉头道。

    几人继续前行,结果刚到无相派大门口,立马呆住了。

    整个院子里一片平寂,地上洒满了鲜血,正中央处,还立着几个老者的冰雕!

    “砰!”

    这时,一座假山突然被推倒在地,几名练气期弟子面色苍白,满脸恐惧的爬了出来,竟是躲在假山下藏到了现在。

    结果一出来,几人看到院子里还有人,立马吓得魂飞魄散,转身就要逃跑。

    一名下人反应极快,当即喊道:“几位道友,不必慌张,我们是皇城丞相府的人,丞相家的公子就在轿中,敢问贵派到底生了什么事?”

    几名练气期弟子一听是丞相府的人,顿时松了口气,勉强镇定了一些。

    这时候,丞相府的公子爷也掀开轿布,走了出来,皱眉打量周围的情况后,看向几名弟子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掌门呢?”

    几名练气期弟子面失血色,抬起手,颤抖的指向院中几个冰雕,泣声道:“我……我们掌门,死了!长老们也死了,师兄师姐们……都死了!我们无相派没了,都没了……”

    “什么?”丞相公子顿时震惊,几名下人也面色剧变,难以置信。

    “这……这是何人所为?”

    “无相派虽不算大宗派,可在火元国也算是小有名气,莫非是得罪了哪位婴变期老怪?才遭此劫难?”

    “难怪刚才那个黑袍小子说没无相派了,原来他也看到这一幕!”

    ……

    几名下人正低声议论,可无相派那几人一听,脸色瞬间又惨白了。

    “黑……黑袍人?是……是不是金丹期圆满境界,还背着一把墨色巨尺?”他们惊恐万状,看着几名下人问道。

    几名下人一怔,点了点头:“是啊,怎么,你们认识那小子?看上去挺嚣张的。”

    “……”

    顿时,无相派几名练气期弟子的表情瞬间凝固,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沉默了好一会,其中一名弟子才幽幽飘出一句话:“灭我们无相派的……就是那个黑袍人!”

    “什么?”

    丞相公子与几名下人纷纷一愣,旋即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几位,这事可不是儿戏,莫要胡说,那黑袍小子才金丹期圆满,怎么可能孤身一人,就将无相派灭门?”

    “是啊,如此荒唐的事你们也说得出口,该不是刚才被吓糊涂了吧?”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再仔细想想……”

    几名下人摇头道。

    但那几名无相派弟子却是满脸的心有余悸,眼中惧意还在,十分肯定的说道:“我们没有记错,就是那个黑袍人,他的境界绝对不止金丹期。”

    “几位贵客,话已至此,我们不敢再多说下去了。”

    “现在我们只想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离得越远越好,否则那黑袍人若是再回来,我们恐怕没命活下去了,告辞!”

    几人说完,当即落荒而逃。

    丞相公子与几个下人皆是愕然,心中还是有些狐疑。

    可是不知不觉的,丞相公子回想到之前黑袍人所施展出来的诡异身法,只觉脊背莫名一阵寒意袭来,额头不禁冷汗直流,似乎开始有些后怕起来。

    ……

    ……

    而此时,徐缺已然回到村子中,在路上还莫名其妙收到系统的装逼值奖励提示,但他并未在意,直接去了那位老人家里。

    结果……老人已然带着孙子离开,但桌子上,还留着一碗略带余温的白粥!

    “唉,两个时辰都没到……”

    徐缺摇头叹了口气,并没有责怪老人不信任他。

    毕竟凡人对修仙者的恐惧,确实很大!

    “罢了,反正无相派被灭门的消息,应该很快就会传出去,到时候……老人家跟那小孩听到后,便也会回来!我也该启程去皇城了。”

    最终徐缺将那碗白粥一口喝掉了,意犹未尽的离开了小屋,驾驭三千雷动,横空掠起,迎着微风,继续往皇城的方向而去。

    ……

    几天之后,徐缺踏入一片荒野丛林,一头元婴期的妖兽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让徐缺有些哭笑不得。

    几天前斩杀了无相派那群人后,他的经验值已经达到一百三十多万,只差十几万就能升级,没想到这下倒好,一头价值二十万经验值的妖兽自己送上门来了。

    得,那就顺手杀了呗!

    “轰!”

    徐缺握起玄重尺,凝聚磅礴的真元,强大的能量从他体内席卷而出,漆黑如墨的衣袍无风自动,一记焰分噬浪尺便狠狠朝妖兽劈去。

    “叮,恭喜宿主‘徐缺’击杀元婴期妖兽,获得二十万经验值与掉落奖励!”

    “叮,恭喜宿主‘徐缺’突破金丹期圆满,即将迎来四九天劫!”

    “经过系统计算,本次天劫将在七天后来临,难度等级为:困难模式!”

    卧槽!

    徐缺当即瞪大眼睛,直接大喊出声:“凭什么啊,我渡个天劫你给我困难模式?系统,不带你这么玩的啊,以前说好的带我装逼带我飞呢?”

    “叮,犹豫宿主修炼了太古五行诀,此法诀天地不容,困难模式已是当前最简单难度,今后可能会有地狱模式,修罗模式,九死一生模式……”

    “嗖!”“嗖!”“嗖!”

    就在徐缺听着脑海中的系统提示音时,耳朵陡然微动,不远处的树林传来了几声轻响。

    紧跟着,六道身影窜了出来。

    这六人的修为皆是元婴期,并且都穿着白色锻锦,面带一张红色的面具,只露出一双杀气腾腾的眼眸!

    “没在这,继续搜,绝不能让她活着回去!”

    六人淡淡扫了徐缺一眼,直接将他无视,转身又掠入树林深处。

    徐缺一阵愕然,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后脑勺,继续往前行去。

    结果没走出几步,突然看见前方不远处倒着一辆马车,马车周围趟满了尸体,鲜血横流满地。

    “咦?这马车……”

    徐缺惊呼一声,很是诧异。

    “这马车好像很眼熟啊,车顶还插着火元国的旗帜。我靠,想起来了,这不是半个月前在小茶馆遇到的那支队伍吗?看来……应当是被刚刚那群戴红面具的人埋伏追杀了,啧啧啧……我仿佛又看到了装逼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