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 第五十九章 六年前那个徐缺
    第二天,天色微亮!

    徐缺身披黑袍,背着玄重尺,嘴里还吊着一根狗尾巴草,哼着小曲,悠闲自在的从山路间走过。

    他已经连续赶了一晚上行程,往遥远的皇城方向前进着。

    但这里地处火元国边疆,不仅荒凉,路途也十分遥远,就算日夜兼程,起码也得赶上一两个月才能到皇城。

    不过徐缺早有心理准备,这一路他也准备猎杀一些妖兽,累积经验,继续升级下去。

    毕竟去了皇城,危险的人物还是挺多的。

    比如皇帝就是婴变期六层的存在,比天武宗宗主张丹山还要高一层境界,实力十分恐怖!

    先前徐缺曾以双异火的佛怒火莲对抗张丹山,而且是经过龙腾九变状态下的加成,那已经是徐缺最强大的手段了。

    可最后压根就没伤到张丹山半分半毫,只是弄破了他的衣裳,让他看上去颇为狼狈而已。

    而现在徐缺去到皇城,即将面临的便是比张丹山还强大的火元国皇帝,这种压力可谓不小!

    毕竟到了婴变期,每一层境界的提升都十分的艰难,就算天赋上佳者,每一层境界也至少得修炼上几十年,甚至需要无数天材地宝,才可能提升得上去。

    张丹山与火元国皇帝之间看似只差一层,可若是让两人决斗的话,张丹山不出几十个回合定然就得败下来,他们之间的差距不仅仅是这么一层境界。

    因为就这样一层境界,所耗费的时间跟天材地宝,完全足够培养出数十个元婴期强者了。

    所以徐缺现在心情并不是特别明朗,先前他越阶杀了那么多人,其实也不过都是些小喽啰,真要是对上了婴变期强者,那简直是一丁点胜算都没有。

    “唉,惆怅啊!”

    徐缺仰天长叹,继续前行。

    不多时,他便翻过一座山,来到山脚下,前方不远处就是一个小茶馆。

    因为这条路是官道,方圆千里也较为荒凉,不管是修仙者还是凡人,只要经过,一般都会在这休憩。

    徐缺走过去的时候,小茶馆里只是零零落落坐着几个凡人,似乎刚来不久,店小二正忙前忙后的给他们斟茶倒水。

    “小二,来瓶雪碧!”徐缺找了一张空桌,一屁股坐了下去,吆喝道。

    店小二顿时愣住:“这位客官,雪……雪碧是什么?我们小店没有呀!”

    “那你们有什么?”徐缺问道。

    同时眼前也一亮,本来只是想跟店小二开个小玩笑,可这话一说出口,反倒让他想了起来,这世界没有雪碧可乐,也没有啤酒,要是以后弄几瓶出来,岂不是可以拿出去装逼了?

    “客官,我们有上好的茶水,也有些酒菜,您需要点什么,尽管吩咐!”这时,店小二憨厚的笑道。

    徐缺已经陷入对未来装逼的憧憬中,有些心不在焉的点点头道:“恩,随便来壶茶吧!”

    “好嘞!”店小二吆喝应了一声,跑开了。

    不多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当中还夹杂着马车轮的滚地声。

    茶馆中的人纷纷被吸引了注意,扭头看去,顿时低声议论起来。

    “哎哟,这阵仗,肯定是某位达官贵人呀!”

    “是啊,在这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气魄的队伍,会不会是皇城来的呀?”

    “皇城什么呀,你们看清楚他们走的方向,这是要往皇城去才对,可能是邻国的使节来了。”

    “不对不对,马车上挂着咱们火元国的旗帜呢,怎么可能是邻国使节!”

    “那估计是咱们火元国的使节刚去完邻国回来吧,诶,不说了不说了,喝酒……”

    ……

    徐缺也正看着从官道上经过的队伍,那气魄确实不简单,是一支约莫两百人的队伍,而当中竟然有一百多名修士,从结丹期到元婴期都有,很是强悍。

    他们有的骑马,有的步行,但都是在守护着队伍中央那辆装横豪华的马车。

    马车虽然完全封闭着,但徐缺依旧能感应得到,里面坐着两个人,而且境界都是金丹期!

    什么人身份这么珍贵,居然用如此大的阵势,而且连元婴期强者都只能在马车外护行!

    徐缺一阵狐疑,但也懒得去多想,微微摇了摇头,端起小二刚送上的热茶,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

    从小茶馆途径而过的马车里,正坐着两名惊艳绝伦,气质非凡的女子。

    其中身穿素色玉锦华衣的女子,青丝垂肩,玉簪斜插,精致甜美的小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笑意,气若幽兰,美眸间透着一种静雅,如一朵令人赏心悦目的牡丹花!

    在她身旁,另一名女子却是更加惊艳,青丝高高盘起,肌若凝脂,白皙如雪的脸庞上,宛若凝结了万年不化的寒冰,眼神里有种俯视一切,高高在上的强势,显然她是个位高权重的冰美人!

    素衣女子正面带笑意的看着冰美人,轻声笑道:“我的公主大人,谁又惹你生气啦?从回到火元国开始,你就一直紧绷着脸,小心长出皱纹哦。”

    倘若此刻徐缺也在马车里,见到冰美人,定然会直接一记玄重尺朝她拍过去。

    不错,因为她就是火元国唯一的公主,姬婉青,封号炎阳公主!

    这熟悉的脸蛋,徐缺肯定是最熟悉的,在他记忆力,就是曾经与这脸蛋的主人鱼水之欢了七天七夜,直至修为全被汲取一空,抛尸于这遥远的边疆。

    但现在这公主身上的气质,倘若徐缺能见到,定然又会惊讶,因为在他印象里,炎阳公主并没有这么高冷,反而是属于小鸟依人型的!

    “紫萱,你还记得徐缺么?”炎阳公主看向素衣女子,平静的问道。

    “徐缺?”素衣女子顿时一怔,眨了眨美眸,点头道:“记得啊,从我们进入边疆后,这一路上几乎全是关于那个徐缺的传闻,不过这传闻也太夸张了,一个结丹期竟能在婴变期强者杀人,而且杀的是位元婴期长老,最后还安然无恙的逃走了。我敢肯定,这当中绝对有夸大的成分。”

    “不是。”炎阳公主微微摇头,面无表情道:“我说的是另一个徐缺,六年前那个!”

    素衣女子闻言,顿时一脸疑惑,想了好一会后,突然小口微张,宛若想起了什么,无比惊讶道:“你是说六年前被火皇招入宫里当驸马的那个?我想起来了,没错没错,那个假驸马也叫徐缺,他现在怎么样了?”

    “死了。”炎阳公主淡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