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 第四十一章 我就在这等你们,不见不散
    宋公子双拳紧握,手臂上的青筋浮现,满脸铁青的怒笑道:“好,很好,我血海门创立至今,还从没被人如此羞辱过,你是第一个,也绝对会是最后一个。”

    “我可真没羞辱你们啊,不过你生气就对了,赶紧叫多点人过来,越多越好。”徐缺眼放精光道。

    他刚才杀完那些人,已经晋升到了金丹期五层,若是这个血海门还能再来多百多十个人,说不定今天直接就可以冲刺到金丹期圆满了。

    “好,你想热闹点,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热闹!给我等着!”宋公子怒吼一声,狠狠甩了一下衣袖,带着两个手下就要离去。

    “等等,不能全走,万一你们不回来了,我岂不是吃亏?你得留下,让你两个手下去就可以了!”徐缺眯着眼笑道,一副我才不傻的模样。

    可太易派那几人差点一头栽倒!

    吃亏?

    前辈,你能不能别逗啊!

    居然还担心人家不回来?

    讲道理,要担心的也应该是人家血海门呀,你得罪了血海门宋公子,杀了这么多人,应该是人家担心你跑掉吧?

    “我留下?呵呵,你敢留我?”这时,宋公子怒笑了起来,宛若听到什么笑话似的,一脸戏谑的看向徐缺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徐缺翻了翻白眼:“傻·逼,你不就是宋公子么?”

    宋公子冷哼道:“血海门门主宋云海是我父亲,我乃血海门少门主,你确定你敢留我?”

    “少门主?原来你是血海门少门主?”徐缺一听,眼睛又亮了。

    宋公子冷笑道:“看来你真不是风雾城的人,甚至还没去过风雾城吧?否则你不可能有这胆子跟我血海门作对,我给你一个忠告,现在向我跪地求饶,我可以既往不咎!”

    徐缺则直勾勾的看着宋公子,嘴角微微一扬,笑而不语。

    宋公子顿时觉得脊背一寒,头皮麻,警惕道:“你想干什么?”

    徐缺摇了摇头,笑道:“没什么,我在想,如果我把你这个少门主杀了,血海门来的人是不是会多点?”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彻底呆了!

    杀少门主?这……这家伙疯了吗?

    宋公子身后两个血海门的弟子一脸惊恐。

    太易派的六个人也吓坏了,焦急道:“前辈,别冲动啊!”

    “冷静啊前辈,千万不能杀他呀!”

    “要是杀了他,血海门会倾尽全力,不惜一切追杀你的。”

    “不,到时候是整个风雾城的魔门势力都会找你。”

    ……

    徐缺听完大喜:“真的假的?”

    “真的。”太易派六人齐齐点头!

    “那太棒了。”

    徐缺兴奋的喊了一声,脚下陡然踏出一片闪电,身形骤然模糊,直接冲向了宋公子。

    宋公子还没来得及反应,站在原地,看着徐缺突然消失,紧跟着自己眼前就突然出现了一道黑影,接着一把墨色巨尺在眼前逐渐放大。

    宋公子顿时瞪大了眼睛,瞳孔急剧收缩,被恐惧所取代。

    “不……”

    他刚刚惊喊出声,徐缺那把玄重尺已然重重砸落。

    “啪”的一声,宋公子脑袋化成一团血雾,成了无头死尸,缓缓倒向地面。

    两个血海门的弟子当场吓得尖叫出声,瘫坐在地,脸上充满了恐惧与惊骇,似乎难以相信,少门主竟这样死在他们面前。

    太易派那六个人也吓坏了,满脸呆滞,迟迟没能缓过神来!

    “叮,恭喜宿主‘徐缺’装逼成功,奖励八十点装逼值!”

    “叮,恭喜宿主‘徐缺’击杀金丹期修士,获得五万经验与一枚金丹!”

    徐缺脑海里响起系统的提示音,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收起玄重尺,径直朝两个血海门弟子走去。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他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安慰道。

    两个血海门弟子直接懵逼了!

    他……他杀了我们少门主,然后又跑来安慰我们?

    干什么啊?他到底是要干什么啊?这个人是疯的啊!

    “来,赶紧平复一下心情,然后快点去喊人来,我在这等你们。”

    徐缺一脸柔和的将两人从地上拉了起来,还很热心肠的帮他们拍拍衣服上的尘土。

    两个人全程懵逼,脑袋几乎一片空白!

    然后任由着徐缺把他们往树林推去,两人则如行尸走肉一般,呆呆的走出了好几米,随后猛然惊醒。

    再扭头一看,徐缺正站在身后的沼泽地旁向他们热情招手告别,还嘱咐道:“一路走好啊,注意安全呀,别摔倒了。”

    “对了,还要小心妖兽!”

    “快去快回哦,一定要把消息带到你们血海门去。”

    “我就在这等你们,不见不散!”

    ……

    “啊……”

    两人同时尖叫了一声,抱着头跑了!

    他们已经弄不清楚,究竟是那个黑袍人疯了,还是自己疯了!

    ……

    而太易派的六个人张着嘴巴,表情僵固的站在原地,脑海里只剩下两个字:完了!

    再听着徐缺还在嘱咐那两个血海门弟子注意安全,六个人简直想拔剑劈过去。

    “前辈,不能放那两个人走啊!”

    “如果他们真将消息带出去,一切就都没法挽回了!”几人向徐缺劝道。

    徐缺摆了摆手,毫不在意道:“淡定点,他们来多少就得死多少,没啥好怕的。”

    “可是……这……”

    “行了行了,别可是了,我问你们,血海门有没有婴变期?”

    “没有。”几人齐齐摇头,又焦急道:“可是血海门中有八位元婴期强者坐镇,特别是门主宋云海,一身修为早已达到第八层境界,是风雾城最强的存在,我们现在逃走的话,或许还来得及!”

    “对啊前辈,我们现在先逃回城中吧,你刚才救过我们,我们掌门也一定会想办法送你走的。”

    徐缺哈哈笑道:“放心吧,真的不用跑,只要没婴变期,他们都得完蛋!”

    蛋?

    我靠,不说还好,一提到蛋,好像还真有点饿了!

    正好天色还早,先弄点吃的,不然哪有力气打架呀……

    徐缺压根就没把血海门当成是个威胁,这会一觉得饿,不禁摸了摸肚子,对太易派的六人说道:“你们去弄些干柴过来,趁他们还没到,我们先做一番准备!”

    几人一听,顿时提起了精神。

    原来前辈是有所准备啊!

    我就说嘛,像前辈这种高人,不可能拿性命开玩笑的。

    既然他敢杀血海门少门主,就肯定是有所倚仗!

    不过弄些干柴有什么作用?

    难道前辈是想布阵?

    对,一定是这样的,前辈果然厉害啊!

    想到这,六人顿时觉得充满了斗志,当即冲入树林,快拾捡起干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