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 第二十八章 心神不宁
夜色渐变渐深,几个时辰后,徐缺这一手策划的宴席,也进入了尾声。
  许多宗派的掌门长老都喝得很尽兴,临走前还一路拉着徐缺,说让他一块回去继续喝。
  徐缺自然是客套的拒绝了。
  今天在天武宗装了一整天逼,加上最后这一餐宴席下来,他整整收获两百多点装逼值,已经足够兑换一个最便宜的中阶阵法。
  打开系统界面,个人信息跃然于眼前:
  “宿主:徐缺
  境界:结丹期五层(融会贯通)
  经验值:0\/200000
  装逼值:280点
  功法:《太古五行诀》中阶
  技能:龙腾九变(圆满);三千雷动(圆满);兵字秘(进度0%);焰分噬浪尺(进度0%);六合游身尺(进度0%)。
  精华:功法(330点)
  职业:无
  地位:东荒大陆火元国驸马
  ……”
  “对了,差点忘记提高法诀的熟练度了。”
  徐缺兑换了新的法诀后,一直还没施展过,进度始终保持在0%,这会看到后,他才反应过来。
  不过功法精华就剩三百多点了,该如何分配呢?
  之前的龙腾九变以及三千雷动都属于地阶级别法诀,每提升一种法诀至圆满境界,就需要消耗一百点功法精华。
  但现在他掌握的兵字秘属于天阶法诀,想让其也达到圆满境界,恐怕消耗的功法精华应该远不止一百点了。
  “算了,先拿一百点功法精华出来试试!”
  徐缺想了一下,当即操作系统,将一百点功法精华尽数用到了兵字秘上。
  “叮,消耗一百点功法精华,‘兵字秘’升级成功,当前进度10%。”
  卧槽!
  徐缺差点跳了起来。
  整整一百点功法精华啊,地阶法诀都直接能升级为圆满了,天阶法诀居然才提升了10%?这是要人命啊。
  不行不行,不能这么浪费掉。
  “系统,把另外两百功法精华加在焰分噬浪尺跟六合游身尺上。”
  徐缺觉得目前自己最需要的还是这种能驾驭兵器的法诀,否则跟那些拿飞剑的修士打架肯定会吃亏,毕竟自己这肉身还远没达到刀枪不入的程度呢。
  “叮,消耗一百点功法精华,焰分噬浪尺升级成功,当前进度100%,修炼圆满!”
  “叮,消耗一百点功法精华,六合游身尺升级成功,当前进度100%,修炼圆满!”
  ……
  接连两声提示音下来,徐缺感觉体内突然出现两股热量在流窜,紧跟着汇入丹田,立马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感觉真棒啊,也是时候该回村里了。”
  徐缺只觉心情一片舒畅,正准备迈步走人,却发现不远处的前方,竟多了一道身影。
  那人平静的站在漆黑夜色下,饶有深意的目光正盯着自己这边。
  “张宗主,还未休憩呢?”
  徐缺立马一笑,但心里有些没底,这位张宗主估计是来打听段九德的事的。
  张丹山站在远处,朝徐缺点了点头。
  随后不见他有任何的动作,仅仅是眼睛一眨,便瞬间出现在徐缺面前,差点把徐缺吓了一跳。
  “数百年前,我曾与你师父有过几面之缘,不知他现在可还好?”张丹山语气温和的问道,显然已经真的把徐缺当成是段九德的弟子了。
  徐缺笑了一笑:“他好得很,这几年一直在东荒吃喝玩乐。”
  “哦?那他老人家现在在火元国吗?”张丹山眼眸微亮道。
  “不知道,那老家伙行踪诡异,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不过他给了我一道秘符,只要我遇到生命危险,他就会立马出现,张宗主要不要试试?”徐缺笑眯眯的问道。
  所谓秘符什么的,当然也是他前世看网络小说的经验之谈,随口瞎说的。
  不过张丹山显然是信了,愣是沉默了片刻,才淡淡摇头道:“算了,有缘自会相见。”
  随即又看向徐缺,温和道:“今后你可以在天武宗住下来,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至于盘山村那边,本座也保证不会有人再去打扰。”
  “好,那就谢过张宗主了!不过我现在得回去一趟,收拾点东西。”徐缺拱手笑道。
  张丹山点了点头:“恩,去吧。”
  徐缺没再客套,施展三千雷动,脚下闪电交织,立马朝山下飞掠而去。
  张丹山的这番态度固然是好事,可隐患还是很大。
  万一自己哪天身份暴露了,那就大事不妙!
  但徐缺还是艺高人胆大,张丹山邀请他入住天武宗,他当然是欣然答应的。
  上次偷的只是天武宗一个外宗的藏宝阁,有外宗就肯定还有内宗,里面也肯定藏了更多牛逼的法诀,到时候偷过来回收给系统,又能大赚一笔。
  不过在干这事之前,徐缺知道还是得先回盘山村一趟。
  虽说张丹山刚刚保证过不会有人去动盘山村了,但还是得赶紧兑换个中阶阵法,把村子保护起来,以免将来事情败露,牵累村民们。
  然而就在他往盘山村赶的时候,蓦然觉得胸口有些发闷,莫名其妙的有种不详的预感。
  这是毫无征兆的,只觉得好像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他皱起了眉头,第一反应就是老子中毒了,肯定是张丹山那老狐狸在宴席的酒菜里下了毒。
  “系统,快给我检查一下身体,看看是中了什么毒。”
  “叮,宿主‘徐缺’身体状态良好,气血旺盛,没有中毒迹象。”
  咦,没中毒?
  徐缺一阵愕然,没中毒怎么会心神不宁呢?
  “算了,还是先回盘山村了,昨天小柔还让我给她带点绸缎布匹回去,说要给我做衣裳,哈哈,那丫头现在估计都等急了。”
  徐缺摇头一笑,甩去心中一丝闷烦,加快了速度往盘山村而去。
  ……
  而此时,天武宗上空掠过一道身影,快速冲向一间阁楼里,落地时脚下一个不稳,直接栽倒在地,口中吐出了一口鲜血。
  “孙长老。”几名站岗的天武宗弟子见状,立马慌张的跑了过去。
  老妪脸色阴沉得可怕,咬牙切齿道:“该死,没想到那小畜生布下的阵法威力竟如此之大,此次不仅将破阵梭毁坏了,连本长老都遭受重创。”
  说到这,她看向几名天武宗弟子,冷声问道:“那小畜生现在还在天武宗么?”
  “回孙长老,刚刚已经看到他下山了。”
  “回去了?呵呵,正好,让他去看看本长老给他留下的大礼,看他能奈我何。”老妪冷笑一声,在几名天武宗弟子的搀扶下,勉强站了起来,往楼阁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