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 第八章 成长大礼包
系统包裹如游戏角色的包裹界面一般,所有系统物品都被陈列在格子中,而他之前在天武宗藏宝阁里所偷来的各类法宝功法,则被陈列在另一个储物空间里。
  徐缺看着那个显示着“成长大礼包”的物品,微微笑了起来。
  根据“成长大礼包”的说明,他大意了解到这个礼包的作用。
  每提升一个境界,将获得一次打开礼包的机会。
  也就是说,这次打开之后,下一次等他过渡了这段筑基期,踏入结丹期时,便能再次打开这个礼包,再之后就是金丹期。
  而每一次打开礼包,都将会获得各种随机的奖励。
  徐缺觉得今天的运气应该还算不错,决定立即将礼包打开。
  “是否打开‘成长大礼包’?”系统确认道。
  “是。”徐缺凝重的应道,心里有些小激动,小紧张。
  会是些什么奖励呢,赠送一位美女保镖?还是一把神器?或者来个随身老爷爷强者也行呀!
  在他满怀期待的目光中,系统界面闪过几道流光,紧跟着传来几声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徐缺’获得新权限,激活‘回收功能’!”
  “叮,恭喜宿主‘徐缺’获得‘伪装傀儡’一个。”
  “叮,恭喜宿主‘徐缺’获得‘初阶神行遁走符’一张。”
  ……
  徐缺愣了一下,什么鬼?我要的美女保镖呢?神器呢?随身老爷爷呢?
  就这么点东西,居然还好意思叫大礼包?
  三个愿望都落空了。
  徐缺很失望,但目光还是投向物品栏中的“伪装傀儡”。
  【伪装傀儡】:百分百伪装他人外貌形体,并模仿其境界气势,但真实实力不给予提升,持续时间:一个时辰。(伪装对象只限于婴变期及以下境界有效。)
  “我擦,典型的装逼利器啊!”徐缺当即叫出声来。
  从驸马爷的记忆中,他对这一界的境界划分很清楚。
  从练气期起,之后就分别是:筑基期,结丹期,金丹期,元婴期,婴变期,炼虚期,合体期,渡劫期,大乘期。
  总共十个大境界,每个境界又分为十个小等阶,以层划分。
  所以婴变期在这一界算是很强大的实力,比如火元国当今皇帝便是婴变期的存在,天武宗宗主据闻也是婴变期。
  现在有了这个【伪装傀儡】,徐缺觉得如果自己伪装成婴变期强者出去走一番,简直是逼格满满,装逼值任赚的节奏呀!
  “可惜持续时间只有一个时辰,要是能持续个一年半载的就好了。”他略带遗憾的摇了摇头,目光又在系统物品栏里扫视起来。
  然而系统物品栏里,除了刚才新得到的一张“初阶神行遁走符”以及“成长礼包”之外,便再无他物了。
  “唔,差点忘了,刚刚第一个奖励不是物品,好像是什么回收新权限来着?”徐缺一拍脑袋,恍然想起来,忙向系统说道:“快,给我介绍一下刚刚那个新权限。”
  “叮!‘回收功能’可为你提供回收服务,无论是法宝、灵药、功法等,系统都可进行回收,并转化为相应分类的精华值回馈给您,个别珍贵物品可直接换成装逼值,以下是详细说明……”
  随着系统一连番的解释过后,徐缺终于搞懂了这个新权限的作用。
  说是回收,倒不如说是吞噬较为适合。
  总的来说,就比如扔一把飞剑给系统。
  系统便会根据飞剑品阶进行分析,随后回馈成相应的精华值,储存在炼器类精华池里,可以用来提升各类法宝兵器的质量品阶。
  如果是将丹药给系统回收,那么就会回馈成炼药精华,存入炼药精华池里,能用来提高丹药与灵药的质量以及纯度。
  若是回收功法,将回馈成修炼精华,可以快速提升武技法诀的进度,但无法用在人物境界等级上。
  也就是说,徐缺所修炼的“龙腾九变”,便可以用这种修炼精华来进行快速的提升,但“太古五行诀”就不行了,因为那算是修炼功法,涉及到人物境界等级。
  饶是如此,徐缺看完整个功能说明后,简直想大喊一声“牛逼”。
  原本他还在想如何处理掉从天武宗藏宝阁里偷来的那堆法宝与功法,毕竟那数量有点多,自己根本用不完。
  现在好了,有了这个回收功能,自己的实力又能轻而易举的更上一层楼了。
  不过此刻他也没急着把那堆偷来的东西处理掉,得找时间好好甄选一下哪些有用的留下来自己用,然后把一部分回收掉,另一部分就拿出去售卖,换取银两跟灵石。
  毕竟在这一界,银两和灵石就是通行货币,多少得弄一点放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呼,不管怎么样,这回也算是收获满满了。”
  徐缺重重吐了口气,脸上洋溢出欣喜笑容。
  下身的小兄弟也早已冷静下去,徐缺也解开了那件红色小肚兜,将其洗净。
  见四周无人,他又快速爬上岸,甩干水渍,换上小柔给他的那套淡蓝色的粗麻衣裳,长长的黑发也用纶巾束起。
  整个人看上去清新俊逸,微笑时还透着一种知书达理、温文儒雅的气质。
  说到底是在皇宫当过驸马的人,六年来养尊处优,加上各种灵药吞食,区区一件粗麻衣裳也遮盖不了这幅身躯的气质。
  徐缺很满意自己这幅新皮囊,放在前世地球上,这种容貌气质,在娱乐圈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小鲜肉顶级。
  带上小柔的红色肚兜,徐缺往她家的方向而去。
  路上时不时能遇到几位村民,都纷纷朝他微笑,又夸赞了他刚才打趴野兽时的勇猛壮举。
  徐缺皆是腼腆一笑,摆摆手,谦虚的说来多少就能打趴多少。
  村民们都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但当大家的目光投向他手中那件红色小肚兜,朝他挤眉弄眼,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时,徐缺就绷起了脸,一副光明磊落,正人君子的模样,昂首前行。
  一名熊孩子抹着鼻涕,喊道:“哥哥,我娘说你手里拿着的那件衣服叫肚兜,是女人穿的,男人不能穿。”
  村民们顿时哄笑,说道:“小哥儿,童言无忌,莫要放心上,我们大伙心里懂你。”
  懂你妹!
  徐缺嘴角一抽,落荒而逃。
  尼玛,这脸丢大了。
  好在这里的村民们天性善良淳朴,没把自己误会成内衣大盗,要不然一世英名就完了呀!
  徐缺欲哭无泪的回到小柔家。
  “吱呀”一声,木门正好被推开了。
  小柔拿着他先前披过的那张被子走了出来,似乎准备拿去洗,毕竟上面沾满了药膏,味道很难闻。
  可一见到徐缺,小柔整张脸又红了,特别是看见他手里还拿着那件小肚兜时,差点又想转身躲进屋里。
  徐缺忙跑过去,接过她手中的被子,讪笑道:“我来我来,这种粗活交给我。”
  言罢,他不动声色的将肚兜塞回小柔手里。
  小柔满脸涨红,张张口,欲言又止。
  徐缺见状,正要开口询问,村口方向却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隐约还夹带着怒骂,似乎是有人在争吵。
  徐缺眉头顿时一皱:“糟了,难道是野兽又来了,小柔你在这等着,我去看看。”
  说完,他拔腿就往村口赶去。
  “等等……”
  小柔立马叫道,可徐缺已经跑得没影。
  她咬了咬嘴唇,放心不下,将肚兜随身藏好,也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