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 第二章 装完逼就跑真他妈刺激
“啊……淫贼!你,你给我住手。”
  女子当即尖叫出声,怎么也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在自己天武宗山脚下居然如此被人欺辱。
  “你倒是喊啊!我看你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徐缺微眯着眼,笑吟吟的看着她。
  当然,他只是单纯的想恶心一下对方,报复一下刚才被追杀的憋屈。
  “嗖!”“嗖!”
  就在这时,远处云空之上突然传来几道破空之声,接着三缕流光划破天际,如流星般朝这边坠来。
  “鼠辈尔敢。”
  “给我住手。”
  两道厉声喝斥同时响起,顿时如雷鸣般在徐缺脑海中轰响,一股强大的威压紧随而至,如泰山压顶,震得他面色一白,险些跪倒。
  紧跟着,徐缺眼前便出现了三名童颜鹤发的老人。
  其中一名老妪神情最为阴狠,冷冷盯着徐缺,竟让徐缺有种身临地狱的感觉,仿佛自己的性命被人牢牢的拿捏在手,如蝼蚁一般渺小。
  强者!
  卧槽!这几个老家伙绝对非常牛逼!
  感受到三人身上传来的威压,徐缺当即就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他们。
  “大胆孽障,竟敢在我天武宗山脚下行恶,今日我便替天行道。”
  老妪冷哼一声,手掌一抬,竟窜出一条火蛇,沿着手臂掠出,带着炽热磅礴的气息,朝徐缺飞来。
  “我勒个去!老太婆,出手这么狠?一言不合就开打?”
  徐缺脸色一变,立马凝聚出土元灵气,双脚如同融入大地,快速闪避开来。
  但那火蛇却去而复返,突然一分为二,扭过头张大巨口,封堵他的退路,朝他涌来。
  徐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老妪摆明是要杀自己啊!
  妈的,我招谁惹谁了?
  徐缺很不爽,但跑还是得跑,不然小命就得交代在这了。
  “嗖”的一声,他脚下几乎倾尽土元灵气,身体万分凶险的从两条火蛇中间擦过,内心无比的骇然,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脊背不知不觉中也被冷汗浸湿了。
  而他这一躲,落在三名老者眼里,却引起了他们的一丝惊骇。
  “这……怎么可能?”
  “此子不过才练气期十层,竟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连续两次躲开赤练火蛇的追击,此等速度是如何做到的?”老妪身侧的两名老人惊愕道。
  老妪冷哼一声:“适才我感应到此人身上有股土元灵气,土元国的人就擅长这种地遁逃脱之法,他定然是土元国派来的奸细。”
  “师父,等等,那人刚才自称是火元国驸马,还有块令牌。”女子紧忙说道。
  她知道如果眼前这家伙真是火元国驸马,万一被师父杀了,那皇室很可能会以这点为借口,趁机攻伐天武宗。
  “驸马?呵,据我所知,火元国驸马可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天之骄子,年仅十八便已踏入金丹期,此刻应在宫中闭关修炼,岂是这种宵小之辈能比的?雪茹你从未下过山,历练甚少,今后需谨记,莫要轻信人言。”老妪看向女子,眼中掠过一丝宠溺。
  “原来是个骗子。”女子顿时瞪大眼眸,气鼓鼓的看向徐缺。
  老妪这时也扫了不远处的徐缺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掌心一翻,凭空多了根绳索,金芒闪闪,流光溢彩。
  这让徐缺看得有些眼睛发直,瞧那光泽,瞧那质量,法宝,绝对是传说中的法宝啊!
  “雪茹,为师借你一段捆仙绳,你来将他拿下。”老妪说着,手中金绳已然飘起,落向唐雪茹。
  唐雪茹一怔,这可是师父最珍贵的法器之一呀!此绳一出,金丹期之下都得被制服,可是以师父的修为,拿下这淫贼轻而易举,为什么不出手?
  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
  以师父的修为跟地位,确实不适合出手,若是传出去,会被人笑称以大欺小,可是借法器让自己出手就不一样了,既名正言顺,又能确保拿下这淫贼,师父果真是有大智慧的人。
  想到这里,唐雪茹一手接住捆仙绳,美眸扫向徐缺,娇声喝道:“淫贼,还不快束手就擒。”
  徐缺嘴角一抽!
  束你妹啊束,你他妈都口口声声喊我淫贼了,我束手就擒不是自讨死路么?没门。
  他眼珠子一转,冷笑道:“我可是火元国的驸马,你区区一条破绳就想拿下本驸马?未免太小看人了吧?有种你就靠近我一步试试?我就站这里不动让你捆!”
  破绳?
  在场不止唐雪茹,就连老妪以及另外两名老者都脸色一沉。
  此捆仙绳乃是他们天武宗宗主亲自炼制,是上层的法器,现在却被一个鼠辈说是破绳,简直是对天武宗的侮辱。
  “这可是你自己找死的!”
  唐雪茹当即沉喝一声,身形腾空而起,捆仙绳便如灵蛇般窜出,以闪电般的速度掠向徐缺。
  “滴,宿主‘徐缺’装逼失败,此次行为不给予奖励。”
  “尼玛……装逼不成反被草啊!先走为妙。”
  徐缺暗骂一声,转身拔腿就跑。
  “雪茹,以飞剑封他退路。”突然,老妪出言提醒,直接拿徐缺来教导自己的徒弟实战技巧。
  唐雪茹一点就通,一心二用,催动飞剑朝徐缺疾射而去。
  徐缺顿时就不乐意了,破口大骂:“你个老不死的,怕你徒弟打不过我吗?我跟你说,今天你们要是能抓住我,我就不信徐。”
  “不许骂我师父。”
  唐雪茹气恼大叫,飞剑瞬间又凌厉了几分。
  老妪脸色也愈发阴沉起来。
  徐缺则飞快的从系统包裹里捏出一张符,正是系统奖励的“初阶神行遁走符”,立马变得有恃无恐,想起一句经典的装逼名言,于是大喊: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你们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要你们跪在我面前唱征服。”
  说完,在捆仙绳快触及到他的脊背时,手中神行遁走符绽放出一道璀璨辉芒,“嗖”的一声,徐缺直接从原地消失。
  捆仙绳失去了目标,顿时从空中飘落。
  唐雪茹与三名老者当场目瞪口呆。
  “这……这是什么法宝?”
  “难不成是失传已久的缩地成寸符?这……怎么可能呢?”
  “快,派人给我搜,他绝对跑不远,此子身怀异宝,绝对不能落入他人之手。”老妪大声喊道,随即化成一道流光,冲天而起。
  ……
  与此同时,一间光线幽暗的密室里,一道人形凭空落地,正是徐缺。
  “卧槽!这符还真好用!哈哈……这下那几个老不死的估计懵逼了吧?装完逼就跑,真他妈刺激啊!”
  见暂时安全了,徐缺哈哈大笑起来,耳边同时传来了系统的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徐缺’装逼成功,获得1点装逼值。”
  “叮,恭喜宿主‘徐缺’达成‘装完逼就跑’成就,奖励10点装逼值。”
  徐缺一愣,再次大笑:“哈哈,这个逼装得值呀!”
  他心情大好,站起身,打量四周。
  只见一个个大小箱盒摆放满地,透着一股香木芬芳,看上去很不平凡。
  徐缺一乐,正要迈步去查看一二,结果一抬头,发现上方屋梁处挂着一个牌匾,龙飞凤舞的刻着六个大字——天武宗藏宝阁!
  卧槽,一不小心跑到人家藏宝阁里来了。
  这……这多难为情啊!毕竟我也不是那种偷鸡摸狗的人呀!
  于是,徐缺瞪着发直的眼睛,鬼子进村似的冲向那堆木盒宝箱。
  打开第一个方形长盒,一把红光流连的利剑出现在他面前,缕缕红芒如岩浆般在剑刃上流动着,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收了,必须得收了。”
  徐缺大喜,意念操作系统,打开了包裹,将那把飞剑收入其中。
  接着又打开了第二个木盒子,竟是几瓶写着“聚元丹”的丹药瓶。
  “这下发财了。”
  徐缺乐得合不拢嘴,将丹药全然收入系统包裹,又奔向了其他宝盒。
  直到将藏宝阁里大半宝箱开完,他才突然发现系统包裹的空间格子是有限的,一件不同的物品会占据一个方格空间,所以没办法把所有东西都装完。
  “这尼玛就尴尬了啊!还剩这么一堆宝贝不拿,会遭天谴的啊喂。”
  “不行,绝对不能浪费,得想想法子……”
  徐缺很不甘的坐到地上,开始琢磨起来。
  片刻后,他眼中陡然一亮,惊喜道:“有了,把丹药全拿出来吃掉,剩下的东西就能装进去了。”
  说干就干,徐缺当即打开了系统包裹,将丹药尽数取出,空出了大片方格子,接着又将其他宝箱木盒子往里藏。
  很快,整个藏宝阁被他搬尽一空,只剩下十几个小木盒,里面摆放着各种灵丹妙药。
  徐缺想了一下,觉得药这东西不能乱吃,还是先试一颗再说。
  于是他打开一瓶“聚元丹”,只倒出了一颗黑不溜秋的丹药,于是直接就往口里塞去,像嚼糖果似的嚼了起来,却感觉不到一丁点的味道。
  “咕”的一声,他将丹药咽了下去,又不禁皱起了眉头,疑惑道:“奇怪,不仅没味道,吃下后也没感觉,不会是过期了吧?”
  “再吃一颗试试……”
  自语间,他又打开了第二瓶聚元丹……
  第三瓶……
  第四瓶……
  直到十瓶聚元丹都吃完了,徐缺只能感觉肚子有点饱,却没有丝毫其他的感觉。
  “我就不信了,再试试这几瓶归元丹,唔,还有淬体丹……”
  他开始疯狂的吞食丹药,一颗接一颗,一瓶接一瓶……
  “哐当!”
  突然,藏宝阁的大门被人一把推开,一名身穿青袍,腰间佩剑的翩翩少年出现在门口。
  徐缺一怔,两人顿时四目相对。
  少年:“……”
  徐缺:“……”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呃……”
  这时,徐缺喉咙一动,将最后几颗丹药咽了下去,看向门外的少年,打了个长长的饱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