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独步天途 > 第二十一章 神秘的振军伯
    振军伯在地方上不怎么起眼,可在军方以及朝堂上,却是不能碰触的一个敏感点,一旦碰触,一票天使会跳出来,或是直接碾压,或是阴阳怪气的打压,总之就是谁碰谁就倒霉!

    只是按理如此受天帝信任的伯爵,赏赐应该绝对不会稀少的,但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振军伯这边只有所有爵爷都有份的那种例行赏赐。

    不少知情人还以为振军伯富甲天下,郡守和县令厚着脸皮跟着李慕德到后宅来想必也有这个缘故,他们隐约知道一点情况,早就万分好奇振军伯的后宅是如何的,但平时前来拜访都是振军伯在前堂招待,而之前他们前来探望,振军伯又是被侍女抬出后宅的,后宅不允许男子随意进入。

    查看后,郡守和县令隐蔽的对视一眼,县令微微摇摇头,而郡守脸上失望的神色一闪而过。没有丝毫富丽堂皇的感觉,也就是个军事味道比较浓厚的普通伯爵府罢了。

    他们短暂的眼神交流,都落到了背对着他们的李慕德和小德子的感应中,李慕德神情淡然,而小德子则不屑神色一闪而过。

    几个有些年纪的嬷嬷守在卧房里,大家都没在意,能够上了年岁还留在府里的侍女,那可都是比自家孩子还要值得信赖的,一般权贵大户家都有。

    李慕德第一个上前观望,只见一个脸色苍白,模样英武的男子,正闭目躺在床上。

    他皱眉感应了一下,叹口气,从自己怀里掏出一个雪白的手指头大小的玉瓶,看着这玉瓶,就是李慕德这样的人都流露出满是肉疼又极度不舍的模样。

    而边上的小德子就更不用说了,一副小孩都能感觉到的贪婪神色布满脸庞,一副恨不得从喉咙里探出手来抓住玉瓶的样子。

    边上围观的人都有些莫名其妙的,包括郡守和县令两人,大家都奇怪,这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够让天使这样见多识广的大人物都露出如此神色?

    伯爵府的二爷三爷四爷三人,互相对视一下,脸上有些难看,天使大人拿出来的那玉瓶,肯定是可以救醒张伯爵的!

    三个爷,此刻脸上青红白紫的转换个不停,甚至眼中都有狠毒后悔懊恼的神色一闪而过。

    李慕德下定了决心,拧开瓶子,一股渗人心扉,完全压盖住房间药味的淡香就这么飘散出来。

    李慕德小心的捏开张然峰的嘴巴,然后把瓶子内的液体全都倾倒进去。目光犀利的,自然看出那液体居然是透明的,而渗人心扉的淡香更加浓郁,引得众人都忍不住的深呼吸了几口。

    看伯爵府的那三位爷以及他们子侄的样子,却一副恨不得李慕德给张然峰灌下去的是毒液!香喷喷的毒液!

    但是他们的期待显然无法实现了,可以轻易的看到,原本脸色苍白的张然峰,居然飞的变得红润起来,就像是一个非常非常健康的人一样。

    在紧接着,张然峰的眼皮抖动一下,一双摄人眼神就射了过来。

    三位府中大爷,第一时间脸上展现惊喜万分的神色,急切呼喊着:“大哥,您可醒来了啊!让弟弟我真是担心死了!”说着还想扑过来表现一下,但他们的子侄却没那么会演戏,有的神色愕然,有的神色懊恼,有的神色沮丧,更有的咬牙切齿愤恨不已。

    李慕德只是把衣袖一甩,那三个正冲前去向自家大哥展现弟恭姿态的大爷,立刻哎呀呀的像是被人踹了一脚似的,滚到墙角去了。

    张然峰看都没看那乱做一团的亲人,略微一用力,坐了起来,看着李慕德叹口气:“原来是李公来了。”

    “内臣见过振军伯,陛下听闻您受了伤,特意命臣前来探望。”李慕德非常恭敬的行礼说道,而小德子也忙喊一声:“奴婢小德子见过振军伯,振军伯,您小心点。”一副狗腿模样,还殷勤的帮张然峰整理衣服被子。

    看到这两个阉人的言行举动,原本想跟前来嘘寒问暖几句的郡守和县令,直接就心头一个咯噔,寒意渗入了骨头。

    “妈蛋!知道振军伯与众不同,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与众不同!堂堂一个天使,居然先向他跪拜?而内廷的宦官更是直接跪舔?就是面对太子和王,天使都显得很矜持的啊!怎么对振军伯如此不同?!”郡守心头震撼万分。

    而县令虽然也震撼,但他仔细想想,因为等级差距过大,自己面对伯爵府的时候只有跪舔的份,根本没可能得罪伯爵府,所以自然大大松口气,心头也忍不住思索,自己该如何抱住这根粗大腿呢?

    不过可惜的是,伯爵府中的三位爷正挣扎着爬起来,而他们的子侄正在他们面前卖孝顺,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张然峰挣扎着拱手苦涩的说道:“谢陛下垂怜,只是可惜,微臣暂时无法再为陛下效力了。”

    正胡思乱想的郡守和县令闻言都忍不住眨巴下眼睛,靠咧,居然这就救好了?!之前找来的医师可都没少断定让伯爵府准备后事的啦!难道那液体真的是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

    李慕德显然知道张然峰的情况,先是笑着点点头:“无妨无妨,振军伯安心静养,陛下还等着振军伯继续效力呢。”

    然脸色凝重的问道:“是那边出手吗?”

    “嗯,功亏一篑,被打了出来。”张然峰沮丧的点点头。

    郡守和县令都不由得一呆:“妈蛋!听这口气,敢情这刺杀不是那影门干的?怎么当初传出来的流言却全是这个?难道是伯爷的几个弟弟搞的鬼?!”郡守和县令忍不住厌恶的看了一眼墙角那依旧乱成一团的家伙们。

    张然峰略微喘口气,又立刻振奋的说道:“不过请天使转告陛下,请陛下放心,微臣已经锁定了那个地方,可以继续派人进去。而且微臣也不负陛下所望,为陛下夺来了一件宝物。”

    说到这,在郡守和县令目瞪口呆的看着张然峰那空着的手掌上,平白无故的出现一件怎么看怎么普通的护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