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独步天途 > 第十六章 噩耗
    “你们看这图案,居然是和咱们主家一样的图案,而且中间那纹样只有主家嫡系才能绣的,而咱们主家嫡系的子弟只有……”

    说到这农夫傻了,有些呆滞的看着张仲军,而那个曾被张仲军询问情况,现在却被挤到边上的农夫,直接跪地高呼:“拜见少主!”

    其他农夫和农妇也才反应过来,连忙跪在田头,参差不齐的高呼:“拜见少主!”

    张仲军心头一松,看来这是自家伯爵府的佃农,也就是说他们正身处左风县自家的地头上。

    “大叔大娘快快请起,小子正是张仲军。”张仲军脸上带着和善笑容,礼貌的请这些农夫农妇起来。

    不过很快,张仲军又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这些农夫农妇全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甚至还有几个农妇脸上居然还流露出怜惜的神态出来。

    “是不是有什么关于我的事情生?”张仲军下意识的问出这话,随即又醒悟过来,自己消失了好一段时间,家里和县里肯定都轰动起来,相信这些佃农也知道了一些情况,所以才会露出这样的神态。

    “少主,您赶紧回府吧,家主老爷被刺杀,如今正重伤昏迷呢!”还是那个第一个跪下的农夫,迟疑了一下后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什么?!”张仲军大吃一惊。

    “怎么可能?父亲大人他可是练气九重的高手啊!怎么可能被刺杀?!”张仲军满脸不敢相信的神态。

    “少主,您还是赶紧回去看看家主吧,据说朝廷都已经派出使者前来探望了,郡守大人也亲自赶了过来,而您家族的人正在纷纷扰扰的争夺……您还是赶快回去吧。”那个农夫说到后面磕巴了一下,反正就劝着张仲军赶紧回家去。

    其他那些农夫和农妇也连忙催促张仲军赶忙回家。

    大青蛙很不屑的撇撇嘴:“妈蛋,又是豪门争夺家产的戏码,真是看都看腻味了。不过我这师弟才掉下毒雾深渊,他家老爹就被人刺杀,还真是巧了啊,面对无主的伯爵位置,但凡有血脉关系的人都会倾尽全力争夺的事,正常。”

    “不过一个待在县城的伯爵被刺杀,朝廷立刻派人前来,这倒显得这个伯爵身份地位都不一般啊。嗯,一个拥有修士的世界,居然会有皇帝和贵族这样的存在,总是觉得怪怪的。”

    青蛙脑子里虽然想着这些,但它也没法和张仲军交流,只能继续翘着二郎腿,吸吸烟喝喝酒的看着张仲军急切的朝县城方向狂奔而去。

    张仲军虽然现在等级是炼体五重,但他怎么都是达到过练气一重的人物,所以那个奔跑起来的度可是飞快。

    那些农夫农妇觉得自己只是眨巴下眼睛,张仲军就带着一股烟尘的消失在视线中。

    好一会儿,农夫农妇中,才有人忍不住嘀咕一下:“少主他也跑得太快了吧?不是说少主是个没法修炼的废人吗?”

    “谁说少主是废人啊?少主之前可是修炼到炼体三重的,加入军队直接就能当个队率!谁家孩子能在十四岁的时候达到这程度啊?”一个年岁有些老的农夫不满的说道。

    “是哦,那怎么都说少主是废人呢?”一个妇人满是疑惑的问。

    “还能是什么啊!还不就是家主大人的门槛太高了嘛,要知道家主大人可是练气九重的大人物!少主却才炼体三重,这样一对比,肯定是觉得少主是废人啊!”有年岁的农夫感慨道。

    “哎,人人都羡慕生在权贵家,却没想想,权贵的弟子也有烦恼啊,表现稍微不好就会被人说是废材,也亏少主还依旧如此礼貌开朗了。”

    “哎,这次家主大人遇到这样的事,家主家族的子弟全都虎视眈眈的,也不知道少主能不能撑下去啊!”几个农妇都感慨万千起来。

    “主家的事不要谈这么多!咱们就是个种田的农民!”那年老的农夫一声呵斥,其他人也不再吭声,各自回去自家地段继续务农了。他们也清楚,贵族的事不是自己这些佃农能够掺和的,毕竟不论是谁当家主,自己不也一样得耕田?

    张仲军一路狂奔,无视任何崎岖,度比骏马还快,并且持续时间更久,早就过了他当前炼体五重的实力。

    只是他自己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现在只有尽快回去拜见父亲的念头,同样,担心父亲的心情也把他压得面无表情。

    而待在张仲军头顶的大青蛙,依旧保持翘着二郎腿,吐着烟圈的样子。

    它瞄了一下身下的张仲军,不屑的撇撇嘴:“真是笨蛋!居然现在都还驱动着九倍重力。”

    “不过也没事,这样反而更好,这扑街仔都习惯了九倍重力的生活,一旦解除,说不得现在就能和练气一重干一架了。”

    “至于提醒?呱呱,不好意思哦,老子现在不会说人话呢。”大青蛙得意的吐出几个烟圈。

    没法,在大青蛙心中,张仲军父亲出事,根本不算事,毕竟张仲军的父亲和它又没有关系,而且此时它不吭声的跟着张仲军回家已经算是给面子的了。不然一从毒雾深渊出来,大青蛙就吵着去大吃大喝享受一顿了。

    不一会儿,张仲军就看到左风县城的身影。

    别小瞧左风县只是一座县城,城池却非常宏伟,高度达到十丈左右,周长也足有十二里,在龙石郡数十个县中,也是数一数二的。

    此刻正是当午时分,城门敞开,两名城门卫,挤在城门左边,抱着长枪,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话着。

    进出城门的各色人等,只要上头没有下令,又没攻击他们,这两个城门卫就算是看到有人在城门外打架都不做搭理的。要是堵在城门口打架,他们才会端起长枪捅过去。

    守城门是城卫军最百无聊赖的工作,每次都是失败者前去负责。没法,谁让天下城门都不收费的呢,商税之类的也是城内的税丁去收,少了这笔外快,谁**的乐意去站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