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1944章 自闭症男配
    开门的钟奶奶让着明歌进屋了,对上明歌疑惑的目光这才说,“他们也不想着过来瞧瞧小离,天天就让这些个心理医生过来,唉,我家小离真是可怜。?网??”
  
      明歌看了眼客厅里没钟离的影子,她打断钟奶奶的话问,“小离去哪里了?”
  
      “在他自己的房间里。”
  
      “哦哦,那我去瞧瞧他。”
  
      钟离坐在落地窗旁的摇椅上在听歌。
  
      他没听到门响声,一直到明歌摘了他的一个耳麦放在她自己的耳朵上,钟离着才缓缓的扭头。
  
      “这什么歌?还是英文的?”明歌将耳麦塞回了小离的耳朵里,“好听吗,我都听不懂,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英语了。”
  
      钟离将耳朵上的两只耳麦都拔掉,这才起身拉住明歌的手瞧着。
  
      明歌知道他又在看自己裹了纱布的地方,这孩子一天看多少遍啊,“小离,你无聊吗,咱们转小区散步好不好?”
  
      钟离起身便拉着明歌朝外走去,走了几步像是想起了什么,他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外套披在明歌的身上,看了看,又搜罗出他自己的一条围巾围在明歌的脖子上,这才满意的继续拉着明歌朝外走去。。
  
      明歌忧伤,现在这大夏天的,她穿成这样子出门会不会被人当大猩猩围观,所以她果断拉住钟离,“小离,这么热的天,我穿成这样会很热很热的,出去说不定就热晕了。”
  
      钟离没说话,他盯着房间里温度计的地方瞧了瞧,又掏出手机看了看室外温度,有些纠结的望向明歌,“怕风。”
  
      他是担心明歌的伤口怕风吹。
  
      明歌忙说,“没事没事,我脖子这里裹了好几层纱布呢,绝对没事。”
  
      说着还要拆开纱布给钟离看,钟离忙按住她的手,这才允许她把围巾和衣服都脱下。
  
      看着一身清凉纱裙的明歌,他略纠结的皱了皱眉头,但到底也没再说什么,只紧紧拉着明歌的手朝门外走去。
  
      钟奶奶听说钟离和明歌出门去散步,高兴的连连应声。
  
      等出了门,明歌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怎么感觉好久没出门了,真是好清爽啊。”
  
      她挽住钟离的胳膊,“小离,走走走,我们去小区外的夜市走走,我想吃烤羊肉串了,唉,也就趁着我妈不知道的时候偷的吃点。”
  
      钟离,“脏!”
  
      明歌扭头瞪他,“不许说脏,要说好吃。”
  
      钟离回视着明歌的目光,“脏!”
  
      明歌伸手揪了揪他的脸蛋,“我爱吃,我爱吃啊,你不能说脏,一说脏我就吃不下去了。”
  
      钟离太高,明歌本来是想揪一下他耳朵,没想到踮起脚只能揪到他的脸蛋。
  
      低头瞅了瞅明歌踮起的脚,钟离低头凑在明歌的眼前,“脏!”
  
      所以微微弯腰是要她继续揪耳朵吗?
  
      这个,傻孩子啊!
  
      怎么能这么贴心。
  
      贴心的让明歌有些心酸。
  
      明歌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钟离这才抬头,对上明歌的目光,继续说,“脏!”
  
      明歌笑,妥协道,“好好好,我不吃羊肉串了,那你说咱们吃啥好。”
  
      歪头想了半天,突然想到她口袋里好像没钱。
  
      明歌低头在口袋里左找右找,然后又伸手去钟离的口袋里搜罗,“小离,我们俩好像都没拿钱,没拿钱什么也买不了!”
  
      明歌搜罗钟离口袋的时候,他也不躲。
  
      虽然觉得明歌的手在他口袋里乱摸让他很痒,但他紧绷着身体一动不动的。任着明歌乱来。
  
      直到明歌的手抽走了,钟离这才无形中松了口气,他问明歌,“想吃什么?”
  
      明歌歪头想了想,“想吃烤平菇,还有烤鸡翅烤馒头片,唔,我还想吃炸鸡柳,其实我最想吃的是烤羊肉串。”
  
      钟离,“一串。”
  
      明歌,“三串。”
  
      钟离,“两串。”
  
      明歌,“成交。”
  
      和钟离拍掌敲定,明歌长长叹了口气,“可是咱们没带钱。”
  
      钟离没说话,他拉着明歌一起去了小区旁边的夜市。
  
      走到经常和明歌一起去的王婆烧烤摊子前站定,也不说话,就目光直直的盯着一直在忙碌的王婆。
  
      王婆乍然被个大美男盯着,瞬间有点飘飘然啊,飘飘然之余有有点浑身都不舒服的别扭感。
  
      一则钟离的身高太高,站在这里就像坐巍峨的小山一样给人压迫感,二则钟离长得眉眼如画实在太有存在感,王婆就是想赶他走都狠不下心。
  
      但这样被一个小年轻人盯着,王婆觉得自己手忙脚乱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好几次和客人算错钱还是旁边这个小帅哥提醒她的。
  
      所以等不忙的时候,王婆鼓着勇气抬头对钟离说,“那个,刚刚谢谢你啊,你要吃什么吗?随便点,大妈给你算便宜点。”
  
      王婆一点也没觉她自己的声音比平时的大嗓门弱了很多,也柔了很多……
  
      艾玛,眼前这个小伙子实在太帅太帅了,王婆望着钟离说着说着就觉得自己心跳如鼓,脸嗖嗖嗖的也红了。
  
      “想吃。”钟离顿了顿,垂头略羞涩,“忘拿钱,完了给你可以吗?”
  
      最是那一抹垂头间羞涩的笑!
  
      王婆觉得自己血压都在飙升了,“好啊好啊,你想吃啥说,我给你烤,钱完了给,你说说你,早点和大妈说呀,大妈又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
  
      钟离点了明歌说的那几样,王婆心疼,“这么点能吃饱吗?要不多吃点?”
  
      钟离摇了摇头,“下次,有钱多吃。”
  
      这孩子还真是招人疼。
  
      招人疼的基础当然是颜值。
  
      王婆多给钟离烤了一串羊肉串,完了递给钟离的时候嘱咐,“以后啊尽管来大妈这里,没拿钱不要紧,下次也可以。”
  
      一旁立刻有小伙子说,“王妈,王妈我今天也忘了拿钱了,你给我赊几串羊肉串呗。”
  
      王婆头也不回,“滚远点,没钱吃什么吃。”
  
      “王妈你,你怎么能这样呢!”
  
      “怎么样啊,有本事你也长人家那么一张脸啊你。”
  
      王婆正说着,一抬头看到转身了的钟离把手中的串串全都给了明歌,顿时觉得心脏中了一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