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72章 皇后的恨怒 6
    明歌进入宿主身体的这个时间点实在不太好,若是再早些,最起码她还能做防备,可现在,天亮后皇帝就会得知袁稚谋反的消息派人来将她囚禁。

    她若是不走,就会经受宿主所受的一番折磨,她若是离开,宿主的母族司马家绝对会因此受到牵连

    进不得,退不得,偏偏她又想不出应对的方法,只能沉默着。

    “王妃,时间有限,须早做决定才是。”

    明歌轻声问,“仲易,你觉得王爷是什么样的人”

    这个问题,显然难住了仲易,他张了张口,却无从回答。

    明歌也不是想要仲易的回答,她自问自答,“他在战场上果断、冷静,善于利用天时地利,边关几场战役更是所向彼靡,可是他不甘人下,为了成就霸业,不惜以自己的妻儿为人质,甚至于把妻儿当做弃子,这样一个未达目的不惜牺牲最亲最近的人,你说,他就算起兵成功,能是个好皇帝吗”

    仲易的头微低,目光落在眼前女子的纤细的背上,思绪微飘,良久才说,“王爷他也有苦衷,你”

    说了这半句,想到他这次回来接她还是瞒着王爷只领了自己的几个心腹偷跑回来的,安慰的话顿时不知该怎么接下去。

    “如今圣上上了岁数,不仅多疑,且还残暴,我若和你离开,司马家会变成圣上发泄怒气的靶子,他日归来,司马家或许只剩我。我若是留下,也会被圣上抓了百般折辱,司马家亦难逃一劫。仲易,你说我该怎么办”

    她的脊背直挺,微湿的发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发丝缝隙间,细嫩的脖子在墨发的衬托下盈白如玉,他的目光在那一片处顿了顿才移开,口腔立时生涩。网

    哪怕到了这种进退维谷的地步,她说的话也是节奏分明,语气冷静,犹如珠玉落盘,清澈而透亮。

    仲易,你说我该怎么办

    她问他

    这是一次,她这样询问他。

    “你不想让王爷当皇帝吗”仲易不答反问。

    “不”明歌说,“我想保全司马家,不仅如此,我想让司马家在以后有从龙之功。”

    “好”

    “仲易”对于仲易的这个回答,明歌并没有意外,更没有诧异,宿主在临死之前得知自己能活下去的真相,自是明白了,仲易对她的用心良苦,只是宿主不愿去想这个人,宿主欠的血债太多,已经不敢再欠别人了,“仲易,谢谢你”

    这是宿主最想对仲易说的一句话,如今,明歌为她完成,“仲家三代单传,全都是忠良之将,你因我而背弃圣上改投王爷,是我对不起你”仲易的爷爷战死沙场,仲易的父亲战死沙场,宿主那一世,仲易却因为宿主这个女人,自尽在了袁稚面前。

    “仲易,我对不起你”

    因为无以为报,他要的,她没法给予,只能说对不起,只能说谢谢

    “用不着说谢谢”父亲身死,母亲丢下他改嫁,偌大仲家,只剩他,亲戚们极品,下人们跋扈,是司马叔叔接他到了司马家,渡过那段他年少时最艰难的时期,是眼前的女子,让他有了上进的心

    司马家族人口众多,肯定没法一走了之,所以,怎么能在圣上得知袁稚起兵龙颜震怒之下保全司马家,又怎么才能说服司马家族投效袁稚也是个问题。

    明歌示意仲易在她对面的榻上坐下,这样一个大男人站在她身后,总感觉自己的背部像是被人盯穿了一个窟窿

    仲易走到明歌对面的位置,有些拘束的挨着榻眼坐了下,明歌不着痕迹的扫了他一眼,他身上风尘仆仆,落在眉毛上的尘土直接将眉毛染成了土白色,更别提头发了。

    这个人,应该是一刻也没停歇的赶回京城的。

    这一夜明歌并没有合眼。

    天际发白的时候,她召了门口守夜的婢子采湘进来为她更衣。

    采湘就是昨夜的婢子,她明显也没有睡好,眼底有两个大黑眼圈,好似感觉到明歌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为明歌穿衣服的采湘动作便慢了下来,“王妃娘娘,公子和小姐,他们,他们”

    “他们不会离开”明歌声音清冷无情绪。

    采湘僵了僵,“王妃,昨晚,昨晚”

    昨晚已经和蓟州王做了那事,难不成蓟州王反悔了吗一想到此,采湘的脸唰的就白了,眼里更是蓄了泪,“王妃,他,他骗你”

    “他是谁”明歌挑眉。

    “就是,就是蓟州王啊,他,他不是说”彩琴在明歌凌厉如刀的目光下,后知后觉的脊背冷汗淋漓,这一次,连唇都没了血色,颤声道,“奴婢,奴婢错了”

    “从我嫁给王爷到现在,八年多时间,彩琴,你跟了我八年多吧”

    “是,奴婢跟了主子八年多了”

    “主子”明歌轻笑,“谁是你的主子”

    “当然是王妃娘娘啊”这一回彩琴终于意识到了这话的严重性,她扑通跪倒在地,泪水哗啦啦的流下,一边伸手抹着眼泪,一边抓着明歌的裤脚,“娘娘,娘娘您这是怎么了奴婢生是娘娘的人,死是娘娘的鬼,娘娘有吩咐,奴婢但无二话啊”

    明歌立在原地,目光望着窗外天色,一直等着彩琴的哭泣声渐弱,这才开口,“起来吧,不过是感叹两句,值当你这般。”

    彩琴忙爬起身,明白了明歌这是因为心里烦躁才说这样的话,她被明歌的这一句话哄的松了口气,“王妃娘娘,您,您不能再这样吓唬奴婢了呜呜呜,奴婢快要被您吓破胆了”

    明歌没有说话,她目不斜视的望着前方,等着彩琴为她穿衣。

    果然,城门刚开没多久,皇帝的圣旨就传到了王府,祁林王起兵谋反,王府所有人都禁止出入,违令者斩。

    整个王府都被羽林军围的水泄不通,王府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下人慌慌张张的,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样子,不过对他们来说,也的确等于天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