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71章 皇后的恨怒 5
    袁稚以司马明歌身体抱恙为由,将司马明歌的儿子袁广熠被戚夫人教养,每次与她见面,言语里都是对这位戚夫人的崇拜赞美,不仅不与她亲近,还各种鄙视厌恶她。

    她的女儿年长知事,因为她这个生母的境遇而变得卑微沉默,没有一点公主的骄傲自信,女儿在一次和戚薇并坐被人夸赞亲密如同母女时出言反驳,在大庭广众之下跪在袁稚面前为她这个生母鸣不平

    袁稚拔剑,砍了女儿一条胳膊,并斥责女儿忤逆长辈,不敬不孝,枉为大公主。

    儿子袁广熠告诉司马明歌这事的时候,还一脸义愤填膺,觉得自己怎么会有这么没教养,怎么丢脸的姐姐,觉得戚夫人那么好,这个姐姐竟然当众落戚夫人的面子,还忤逆父皇

    突厥使者来大齐朝拜,想迎娶一位公主,袁稚毫不犹豫的把这个大女儿送去突厥,与突厥六十多岁的可汗结亲。

    这个被司马明歌如珠如宝的女儿,就这样被远嫁,在嫁去一年后,老可汗死亡,她又被新可汗收为阙氏,没过多久,死在了难产中。

    袁稚为了废掉太子袁广熠,立他与戚薇的儿子为太子,以太子母族大逆不道为由,将一直对他毕尊毕恭对戚薇仰慕崇拜的太子废掉。

    太子袁广熠不仅没有怨言,反而来司马明歌这里,一番大义凛然的斥责,斥责司马家当初大逆不道,三心二意,没有助他的父皇上位。

    再后来,袁广熠在一次去行宫的时候,温泉里与戚薇苟合被袁稚撞到。

    袁稚大怒,将袁广熠亲手斩杀,并提着人头来到司马明歌的面前,怒骂司马明歌教的好儿子。

    他在辱骂司马明歌的时候,还有提到司马明歌为了偷生不惜勾搭蓟州王袁桐,以及大将军仲易,若不是因为大将军仲易以自己的身家性命交换,他根本不会留着司马明歌这种贪生怕死、爱慕虚荣、虚伪做作、不贞不洁的女人

    原来她在他心里,竟然是这样的。

    这些年行尸走肉般的活着,司马明歌几次想寻死都在最后犹豫了,她不知道自己还等待什么,或者说奢望什么。

    她已经不奢望他的宠爱、他的回头,她拖着这副半死不活的身体,拖忍受着自己恍恍惚惚、时而癫狂不自知的疯傻模样到现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她好恨,她的父母兄妹,她的侄儿侄女们全都因为她而惨死,她为他们讨不到一个说法,她无颜去见他们。

    去见

    她好恨,当初父母家族都不同意这段姻缘,嫁给一个王爷就意味着要站队,司马家从来都是跟着皇位上的那人走,不站队也不拉帮结派。

    就因为她的缘故,导致先帝不再信任司马家族。

    她享受了家族的荣耀与供养,最后带给家族的却是灭顶之灾。

    还有她的女儿,她那唯一牵放在心上的女儿,因为她的缘故,死在了蛮夷之地,连魂归故里都不能。

    她好恨,

    好恨好恨,恨的哪怕只剩一口气,也要捱着活下去,只为了看着他遭报应的那天。

    可是她没有等到,她死不瞑目

    融合了宿主的记忆,明歌捂住好似被血凝固了的心脏,半晌都无法呼吸。

    咽喉处像是被一口鲜血卡住了般,明歌知道这是宿主的怨恨之气太甚,导致明歌就算精神值涨了那么许多,还是压制不住宿主的怨恨。也幸亏明歌的精神值涨了,不然在宿主这样滔天的怨恨中,恐怕很容易就被反噬。

    “你的恨,你的怨,我来帮你平复,你牵挂的女儿,这一次,我会让她嫁给一个良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明歌在心底无声的念着往生咒,她的紧闭的双眼,无知无觉的滑落泪水,这是宿主被遮在怨恨下的痛不欲生的悔恨。

    宿主悔恨自己不听家中劝告一意孤行嫁给这么个人渣,她没想到要回到从前远离渣男重新开始,她要报仇,她心心念念的就是让那一对男女,受一遍她所受的苦与痛。

    一直到心中翻滚的怨恨不甘渐渐消逝,明歌这才不再继续念往生咒,浴桶里的水已然冰凉,先前融合宿主记忆无知无觉,这一睁眼,明歌便冷的打了一个哆嗦。

    脸上湿腻腻的,她抬手,将脸上的泪水擦掉,起身扯了衣服裹在自己身上,坐在镜子前一边打量宿主的容貌,一边擦拭自己的头发。

    宿主算不上什么让人一见倾心再见失魂的大美人,但宿主眉眼雍容华贵,盛在让人无法忽视的气质。

    将头发绞干穿好了衣服,明歌跪坐在床对面的软榻之上轻声道,“先生还不打算露面吗”

    先前她情绪混乱,且被宿主影响并没有发觉屋中还有别人,这会她完全掌控身体,纵然这身体没有半点武功根基,可她习武多年,又修仙几百年,感官灵敏自不比常人。

    室内依旧安静,就显得明歌这话是自言自语一般,明歌也不急,她双手合在一起放在腹前,目光落在前面的榻桌上,这专注的样子,就好似是在认真看一本书般。

    一个黑色的身影无声无息的自房梁之上滑落,出现在明歌的身后。

    “王爷让我来带王妃和公子小姐离开京城”

    是大将军仲易。

    他一直镇守边关,袁稚去了边关以后,仲易便做了袁稚的副将,自然而然的也一直跟随着袁稚起兵谋反,成为袁稚的忠实的左膀右臂。

    宿主那次,仲易也是这么说的。

    宿主只以为是袁稚害怕她没法将孩子们送出城,又派了心腹仲易来帮她。

    一直到后来,才渐渐明白,这是仲易自作主张,就如他自作主张以皇后的礼仪把她从牢狱里迎出去一般。

    明歌没有回应,她抬手,指腹摩挲着檀木桌上雕刻的梅花。

    许是身处的时代差不多,许是自己也是皇家贵女能够切身体会,明歌做了这几次任务,唯独这一次,为宿主而恨,为宿主而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