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70章 皇后的恨怒 4
    “就因为我是个庶女,我身份低微,就得委曲求全吗”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就算我身份是个庶女,我也不愿做一个妾,和你们这些悲哀的女人围着个男人争风吃醋”

    “王爷是王府的天,是你王妃的天,却不是我的天,我才不会围着一个男人转,失去自我,变成傀儡。”

    “哪怕我嫁一个乞丐,哪怕我嫁给一个满身是病的病人,我也不愿嫁给一个有妇之夫”

    “那个男人那么好,王妃既然嫁给他做妻子,就不该让他再沾染别的女人。”

    “你既与他琴瑟和谐,为何还能看着他纳别的女人,你根本就不爱他,爱一个男人,才不会允许他有别的女人,更不会劝别的女人共享自己的男人,真为这个男人可怜,他的妻子嫁给他不过是因着他的身份。”

    “给自己的丈夫拉皮条,和老鸨有什么区别”

    这一场谈话以司马明歌赏了戚薇一巴掌,将戚薇禁足落尾,这一段插曲之后,司马明歌明显觉得袁稚对自己冷淡了许多,宁愿在书房休息,也不回正屋,她并不觉得袁稚是因为这种小事才故意冷淡她,只以为边关战事吃紧,袁稚是在忙公务。

    再次去边关之时,因为时间长久,且袁稚身边不能一直没有女人服侍,自然而然的,袁稚带走了戚薇。

    这一去袁稚就再没有写信回来,一直到袁稚起兵谋反,他才着人送了口信来,让司马明歌安排人把儿子送出京城,消息传到司马明歌耳中,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先把自己的一双儿女送走,司马家族肯定不会帮她的,她自己身边并无能人,急的团团乱转的她,收到了袁桐来信。;;;;;;;;

    袁桐可以安排她的儿女出城,但有条件,这个条件就是要和她睡一夜,

    被袁稚抢了女人的袁桐,这个条件是为了报复。

    那一夜司马明歌在最后关头退却了,她始终爱着自己的丈夫,且身为大族贵女,她做不出这种事情,从袁稚那里失魂落魄回去的她,并没有放弃希望,她把自己全部的人手都安排在儿女的身边,既然送不出京城,她想把儿女混在京城的平凡人家里,等到京城大乱的时候再混出去。

    大将军仲易在最后关头帮了她,要带她和孩子离开京城,她把两个孩子托付给仲易,自己却并没有离开,她怕自己离开目标太大,反而会拖累儿女。

    天亮后,先帝收到消息,龙颜震怒

    司马明歌被囚禁,被关押,在后来就是被鞭打,大家都觉得她是当年袁稚一心求娶的女人,袁稚为了她在司马家的门口站了三天三夜,这样一个被袁稚放在心尖上的女人,袁稚的事情肯定不会瞒着她。

    司马明歌几次在鞭打中昏死过去,从她嘴里挖不出重要的讯息,先帝龙鹰卫负责这事的人心狠手辣,干脆用司马明歌的父母来威胁司马明歌。

    一开始是父母的手脚在司马明歌眼前被斩下,再然后是胳膊腿,最后便是头父母去了,还有她的哥哥姐姐,侄儿侄女

    被关押六十天,明歌每天都看着自己的亲人的身体某一块被送在自己的眼前,耳边则一直是亲人们的凄惨痛叫声

    这样的日子,让司马明歌几乎崩溃。

    光明终于来了,袁稚逼宫大获全胜。

    她被大将军仲易所救,以皇后之礼将她迎出牢狱。

    只是她一直到死后才被封为明贞皇后。

    她为了袁稚在京城做了三年的质子,她为袁稚的谋反逼宫付出了她所有亲人的性命,在牢狱里遭受各种痛苦折磨,待她出狱,不过才将将二十出头岁,却已形如老妪。

    袁稚当了皇帝以后,身为袁稚的妻子,为袁稚牺牲了家族身体的她却没有跟着一同荣耀。

    袁稚赐给她的宫殿与冷宫相差无几,她的儿女都被养在戚夫人的膝下,每个月,她也只能见到一两次

    那位戚夫人,自是当日的小妾戚薇。

    袁稚自始至终都不曾露面见她,更不曾让人传话,把她当了透明人一样的存在。

    倒是戚薇见了她一次。

    “你这种只为了身份地位才嫁给阿稚的女人,哪里能知道阿稚也需要有人来爱来呵护。

    你既然不爱阿稚,不珍惜他,那就由我来爱他,我来珍惜呵护他”

    司马明歌听了这话,真的想大笑三声。

    好可笑,她若是不爱,为何要嫁

    若是不爱,为何为他生儿育女操持家事

    若是不爱,为何默默的坚守在他的后方,做一个连京城都不能出,连母族都不去,深居简出犹如僧人的质子安先帝的心。

    在牢狱里被折磨的精神本就有些恍惚的司马明歌,在戚薇这一番话下,气的吐了一口血在戚薇的身上。

    一直在外面等着的袁稚听到戚薇惊叫了一声,一进门看到戚薇满身鲜血,不由分说将司马明歌一脚踹倒在地。

    “阿薇与我在外征战,风餐露宿、生死相伴多年,她尊重你,宁愿当一个夫人也不愿越过你,你倒好,一点都不曾付出过,现在平白得了富贵荣华,却还不知足”

    这是司马明歌自袁稚上回离京之后第一次见到袁稚,也是第一次听到他的说话。

    新婚之夜他在她耳边说,会待她如珠如宝,会让她变成天下最尊贵最让人羡慕的女人。

    如今,他给她心口一脚,被他宠着爱着揽在怀中的女人,早已不是她

    她为他牺牲至此,最后却换来一句什么都不曾付出,平白得了荣耀。

    她胸口的血气翻滚着,想要反驳:看看她如今这具风吹便倒、满身都是伤痕的身体,这叫什么都不曾付出吗看看她司马家只余她一人,满门被杀,这叫什么都不曾付出吗

    可是她说不出去话,血气堵了她的咽喉,灌了她满心满口,她的脸因为不忿而通红,她的牙齿几乎咬断,她一张口,便是一口一口的血喷出去。

    充血的眼睛看着袁稚小心翼翼搂扶着戚薇远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