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69章 皇后的恨怒 3
    明歌的视线所及就是男人的腰,哪里有什么狗屁风景,而且她现在,五脏六腑都像是在移位,她不想笑,她想吐。

    男人这话也没有要明歌回应的意思,而且他说完后,心情好似瞬间低落了,因为明歌能感觉到他的那只固定她腰身的手,力道突然大了很多,像是要把她捏成两半一般。

    明歌没有痛叫出声,风咧咧做响的刷刮在她脸上,还有男人的衣袍也在使劲的扑打在她脸上,她怕自己一张口就会被灌进去风刀子,宿主这具身体明显娇生惯养,受不住这样的风刀子

    好在男人自己沉默了许久,很有自知之明的将手劲缓缓收回,他开始低低的,声音如蚊子叫一般的哼着什么

    幸亏他声音低,要不然这三更半夜的,让人听到还以为是鬼哭狼嚎呢

    他大概是太无聊,一路不知哼了多少遍,明歌晕晕乎乎的,但还是听了一耳朵: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记今朝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世知多少

    清风笑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一襟晚照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记今朝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世知多少

    苍生笑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这调调,好似哪里听过一般

    明歌疑惑着,待到了自己屋子,贴身的侍女正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大概是没想到她会和一个男人从窗户钻进来,先是惊叫了一声,“王妃娘娘”

    不待明歌回应,她自己又惊又喜的眼泪已经滚了一脸,目光又惊又惧的在男人身上扫了眼,但却知趣的没有惊叫出声。;;;;;;;;;;;;;;;

    男人并未停留,将明歌送进屋他便走了,许是心情依旧不好,走之前连招呼都没打。

    “娘娘,你,你有没有什么事怎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呸呸,奴婢说错了,王妃娘娘回来了好,回来了好,奴婢去打水服侍娘娘洗漱”

    这个婢子应该是宿主的忠心心腹,她肯定是知道宿主去做什么,若不然不会这样说话。

    婢子宿在宿主的屋子里想来是扮作了宿主,好不让别人发现,因为婢子此刻穿的衣服,明显是上等的丝绸,不属于一个婢子该穿的。

    明歌瞟了她一眼,因为没有融合宿主的记忆,她没有多说话,只提醒婢子,“先把衣服换了。”

    水打好之后,明歌并没有让婢子服侍,并吩咐了让人不要来打扰,那婢子的明显脑补过度,以为明歌遭受了什么非人性的对待,脸上好不容易收起的泪水又噼里啪啦的落下,哽咽着说,“娘娘,就让,就让奴婢服侍您吧”

    “出去”明歌不欲多说,“我想静静”

    “那您有什么事唤奴婢,奴婢在门外守着,没您的吩咐保准谁也进不来。”

    待婢子出去后,明歌将门窗都反锁,这才泡在浴桶里眯着眼,开始接收剧情。

    宿主原名司马明歌,所在的位面和明歌自己的那个世界有些相似,宿主所在是一个叫大齐的王朝。

    司马姓在大齐王朝是一个高门贵族的存在,宿主司马明歌是司马家如今家主的嫡女。

    花信之年,司马明歌罔顾家族意愿,嫁给了一心求取她的祁林王袁稚,一开始二人倒也琴瑟和鸣,祁林王袁稚如他求娶时宣誓的那般,对她一心一意,不到三年,司马明歌生了一子一女,这生活着实幸福而美满。

    在这两年中,京城里戚家的一名庶女戚薇因为一曲“笑傲江湖”而声名大噪,后又因为几首别样风格的诗词被封为京城第一才女。

    司马明歌经常在夫人们间走动,自然也听到了关于这位才女的事迹,当时听了那首人人称赞的笑傲江湖,她们这些夫人们不过是不屑一笑,一个正正经经的闺阁女儿,谁会去出这种风头,卖弄诗歌不是大家族女儿们会做的事,所以夫人们心底对这个戚薇,都是一种鄙视不屑的态度。

    当时的司马明歌怎么也没想到,就是这个女人,在今后的日子里,变成了自己的噩梦。

    祁林王袁稚并不甘于日后做一个在封地逍遥快活的闲散王爷,边关不太平,他上书请令,愿领兵去镇守边关。

    先帝欣然准许,袁稚的妻儿都在京城,且他的妻族乃是京城里不拉帮结派以忠于帝王而出名的司马一族,先帝不觉得袁稚会拥兵自重。

    不过以防万一,袁稚的妻女却是不得出京城一步。

    司马明歌带着自己的一双儿女,从此就过上了半被囚禁的生活。

    袁稚第一年回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顶小娇将戚家庶女戚薇迎进王府,纳为小妾

    那个时候袁稚的异母弟弟袁桐与戚薇两情相悦,袁桐甚至和戚薇立誓一生一世一双人

    袁稚不念兄弟手足之情,不顾众人的劝阻拦截,强势的将戚薇霸为己有,他后来和司马明歌解释,他大胜归来风头无二,只有干几件蠢事才能消去先帝的戒备心。

    司马明歌信了,她甚至在自己的家族父母面前百般为袁稚辩解。

    那个戚薇因是父母之命,在与袁稚圆房那夜用剪刀伤了袁稚。

    司马明歌虽然不喜欢这个女子,却也听说了袁稚横刀夺爱的事,身为袁稚的妻子,让后宅安宁是她的职责,且她对这个戚薇也多多少少抱了些同情心,所以她找戚薇谈了一次话,劝说戚薇既然听了父母之命嫁了,就好好过日子,身为一个妾,她没有抗议的资本,王府更不是她能撒泼的地方,王爷是王府的男主人,是王府的天,戚薇哪怕不为了自己,为了她的父母亲人,也应该尽到本分,不要惹怒王爷,她这样以下犯上,若是被人追究,一死都不足惜。

    司马明歌觉得自己点的很透了,可是她没想到自己一番好意,却惹来戚薇一顿讥讽反嘲。

    “他是王爷有什么了不起,又不是我看中的男人,我凭什么要迎合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