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68章 皇后的恨怒 2
    “好”

    身体被疼痛袭来之前,明歌突然想起,自己竟然忘了对归一提意见,让她别赶在宿主和别人那啥的时候进入宿主身体

    竟然被一片花海迷惑的忘了该做的事,明歌流下两条悔恨的宽面条

    或许是这次精神值涨得多的缘故,这一次明歌虽然依旧能感觉到疼痛,不过那种灵魂被撕裂的感觉小的很多,她完全可以忍受。

    待这种疼痛过去,明歌终于有了进入宿主身体的那种实在感,她尚未睁眼,就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嗤啦嗤啦的被撕开着

    眼睛睁开一条小细缝,发觉撕她衣服的男人,嗯,披了一件白色的外袍,袍子没有系带,里面神马也没穿,身材很不错

    视线在往上,下巴挺好看,咦,嘴唇属于薄唇,据说薄唇的男人凉薄啊,不过鼻子挺高挺饱满,眼睛

    明歌决定不再挣扎了,每一次进入位面不管她是否挣扎,都免不了,既然如此,她还不如来个干脆利索呢

    破罐子破摔的明歌,干脆凑了上去

    只是咫尺之距时,男人的手却捏住了她的肩膀,“嫂嫂可想清楚了”

    某男人的目光似笑非笑的对上打量他的女人,“嫂嫂决定不再做贞洁烈妇了吗桐愿意给嫂嫂一个反悔的机会”

    嫂嫂

    瞬间有种滚滚天雷在眼前啪啪啪炸了的感觉

    乱

    这种事她做不到呀

    “嫂嫂,你是看桐看的痴了么”

    嫂嫂嫂嫂嫂嫂

    明歌满脑子都是这个词。;;;;;;;;;;;;;

    她虽然经历很多了,可自小的教养深入骨髓,,对于乱这种事儿,她是非常不耻厌恶的,现世里的安右蓝和安朗哪怕不是亲兄妹,她都觉得恶心。

    更何况现下,她是眼前男人的嫂嫂,他们竟然滚在一张床,此刻几乎坦诚相见

    所以听到男人后面的话,明歌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放开眼前男人的胳膊朝床下爬去,“我反悔,我反悔了”

    “真的”脚踝被男人抓了住,被他一拉,明歌一个趔趄扑倒在床上。

    “自然”她蹬开男人的手,回答的毫不犹豫。

    “嫂嫂可要想清楚,哥哥起兵谋反,做下这大逆不道的事情,如今也只有桐能放嫂嫂和侄儿侄女离开京城,嫂嫂错过今晚,明天战报被呈上去,嫂嫂就是再想求桐,桐也没法答应了。”

    “放心,到时候也不会求你的。”身上衣服不剩多少,跳下床的明歌目光扫了扫,看到一旁有个衣柜,打开都是男人衣服,想来就是这个男人的,一想到两个人的关系以及差点发生的事,明歌看到这些衣服都觉得恶心,她干脆扯了床幔裹在自己身上,坐到离床无限远的椅子上,这才说,“能不能让人给我找一套衣服。”

    这样穿出去,就算两个人没什么,也会被人说道。

    “嫂嫂,你这样变脸比变天还快,你是耍桐玩吗”男人施施然的盘腿坐在床上,一手支起下巴,依旧笑眯眯的,可他越是这样,越是让明歌毛骨悚然的觉得危险。

    男人的衣服因为他的坐姿,前门大开,两点一黑的地方全都没有遮掩

    “是你说给我反悔的机会,你这么说,我自然不能忽略你这个机会”明歌强忍着要上前去把男人衣服系住的冲动,虽然面对男人,视线却落在床下,她真觉得自己要长针眼了,先前还觉得男人身材不错,如今却在催眠自己,眼前就是头猪,胖猪

    “也罢,既然是因为桐,那桐收回这话,嫂嫂可以不用反悔了”

    明歌:

    她一脸呆愣,还有这样的人

    “嫂嫂,苦短,你若是喜欢看,近前便是,隔的这样远,该看的嫂嫂也看不到,多没意思”

    原来明歌的视线无知无觉落在了男人的脸上,她痴痴呆呆的,男人大概是觉着她在发花痴。

    “我要回去”明歌冷了脸,这个小叔子太没廉耻心了,连自己的嫂子也敢扒灰,真不是个好东西,而且说话和放屁一样,没有一点的诚信可言。

    “嫂嫂,你难不成还妄想大哥会派人接你出城大哥身边有的是女人,且他都没有告诉过你,他的戚夫人已经为他生了一子一女吧。嫂嫂如今难不成还没明白大哥巴不得嫂嫂与一双儿女一直留在京城呢”

    “你胡说”明歌下意识的就反驳,虽然这话让明歌捕捉到了许多的信息,她不相信自己的丈夫会把自己以及孩子当做弃子利用,但这么愤怒的情绪,却是宿主自己的,想来宿主对这个丈夫,感情还挺深。

    “我是不是胡说,嫂嫂自己心里清楚,要不然嫂嫂也不会深更半夜来赴桐的约了”男人说到这里晒然轻笑出声,他换了姿势,斜躺在床上,一手支着头,一脸戏谑的瞧着明歌的脸色。

    “我要回去”明歌压制宿主的情绪,不过许是用力太过,如今她不仅脸上,就连声音都没了情绪。

    男人没有说话,他收了脸上的戏谑之意,目光定定的望着明歌,许是想看看,明歌这话几分真几分假。

    明歌扬起下巴目光凛然的回应着她。

    她经历的太多,本身又是位跺跺脚京城都会震一震的公主,威严一旦散出,自是不比常人。

    “真是可惜了”男人垂眉,低笑,“桐不是勉强女人的人,既然嫂嫂无意,桐便送嫂嫂回去,只是如今已经宵禁,还得委屈一下嫂嫂。”

    所谓的委屈,便是明歌像个麻袋一样被男人扛在肩膀上在夜黑风高的晚上飞檐走壁

    被风灌的脸上刺痛刺痛的自不必说,主要是明歌的腰被扛在男人肩膀上,头朝着地,那种血液都往脑袋里冲的感觉,酸爽的不要不要的

    且宿主这身子骨娇弱的很,这样被扛着,腰酸背疼腿抽筋,大脑还在嗖嗖嗖的充血

    男人偏偏还叨叨,“嫂嫂,这种别样的京城风景,嫂嫂应该是第一次体会吧,有没有一种想要大笑几声的冲动”

    老子现在只想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