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66章 仙侠鼎炉 34
    鸣剑好冤,就因为看了一眼女人,结果就被某只戳到软肋暴怒的兽兽一口吞了掉。

    如果重来一次,鸣剑一定

    还会这样作死

    唉,人就是这么贱

    某只拯救了世界的小怪兽摇摇晃晃的把明歌扑倒在地,各种碾压再碾压

    上一刻还威武雄壮,这一刻已然成了一只求抚摸求打滚求生娃的傻白甜。

    “压死我了”明歌惊呼,不过双手却扒拉着某只兽兽的脖子,目光四处搜索着,想查看某兽有木有受伤。

    “老子是不是很厉害,有没有一种你的男人吊炸天的感觉,是不是觉得自己捡到宝啦”

    口水瞬间挂了明歌满脸,偏偏某兽不自知。

    被口水糊了满脸的明歌,再多的伤感与激动也被糊没了,她一巴掌盖在某兽的头上,“滚开”

    某兽没有滚开,他湿漉漉的大圆眼睛下一瞬合了上,这一次彻底压在了明歌的身上,把明歌压了个结实。

    “小墨墨,小墨墨”明歌明显察觉到轩辕墨体内的气息暴乱,她慌忙从轩辕墨身下爬起。

    “他在进阶”一旁的苏渊说,“那颗魔珠本就是属于他,当时在上古神魔大战遗迹里,你被魔怨之气侵蚀,他为了救你,拿自己作为交换。”

    “你什么意思”明歌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劫,她咬牙切齿的瞪着苏渊,真心觉得这人讨厌到了极点,什么事都有他在推波助澜。

    “我净化他体内的魔怨气失败,只好把那些魔怨之气封进魔珠里”

    所以轩辕墨才会忘记掉一切,包括他自己是轩辕墨的事,但他并没有忘掉明歌,哪怕忘了他自己,他都没有忘掉明歌。

    苏渊瞧着将兽形的轩辕墨紧紧抱住的明歌,心底某处突然疼痛得无法呼吸,只是这疼痛还来不及感觉便已消失

    苏渊是被轩辕墨分离出来的存在,他继承了轩辕墨的记忆,既然,也遗传了轩辕墨的喜好

    只是,两个女人,一个是相貌与身体与之前的明歌一模一样,一个是神识灵魂一样。

    苏渊有私心的,他喜欢徐青青,所以把明歌推给了轩辕墨。

    他选择了那个女人的外貌,可就算是一样的容貌一样的身体,性情却大不相同。

    为了净化轩辕墨身上的魔怨之气,他自己骨子里最深处的魔怨之气被激发,那时候的他外表看来与平时无异,其实内里魔怨之气与灵气在体内一直做拉锯战,灵气匮乏干枯,双修可以助他快速恢复,只是他并不想被徐青青知道自己的本质是个魔,百般隐瞒总有疏漏,在和徐青青双修的时候,一次不经意暴\露,徐青青的第一反应就是尖叫着离开,然后领了鸣剑来质问他,魔珠在双修时候被徐青青拿走,他没想到徐青青会为了讨好鸣剑,转眼就交给鸣剑,也因此害了她自己。

    再然后,就是整个天剑派的变脸,他被那个他一手兴起的天剑派扫地出门,狼狈的犹如丧家之犬,若非拼了最后一口气,他可能会在那些人的围攻下陨落在天剑派。

    他心心念念的那个女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帮他,甚至还急急的与他撇清关系,和众人一起辱骂他践踏他,他的那些弟子们,没有一个为他说话,甚至换对他刀剑相向,那些平日里对他恭敬有加的峰主长老们,更是横眉冷对

    原来从天堂跌入地狱,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

    他想不开,想不开,索性就斩断这一切爱恨情仇,斩断这些不甘与不舍

    他要走是一条成仙之路,大道在前,他才不要去浪费自己的心力去抗战心魔,七情六欲既然如此折磨人心,那便斩去

    只是看到明歌和轩辕墨那其乐融融的和谐场景,心底终是有些空落落的,复杂的情绪无以言说

    轩辕墨这一次拯救了天剑派,虽然天剑派活着的人寥寥无几,不过大家还是把轩辕墨兽形的样子用极品的黑曜石雕刻了两个,作为天剑派的镇派兽摆在山前。

    这一次轩辕墨也算因祸得福,他不仅传承了自己远古的妖魔血脉,还恢复了自己的记忆,且因为这魔怨之气在鸣剑身体里时把徐青青这个纯阴之体炼化的缘故,被他再次吸收便温顺了许多。

    拒绝天剑派那些长老的提议,变成天剑派的什么镇山神兽,他领着自己的小鸽子高高兴兴的去了荒海深处,在无数大妖怪的见证下,他把自己的名字个明歌的名字刻在了三生石的上面,那一天,云仙界的所有妖魔都在欢呼庆祝,这种盛况也算史无仅有。

    这一次轩辕墨终于能够全心全意的和自己的小鸽子研究各种生猴子的事情啦。

    n年后,苏渊终于得偿所愿,突破化神之境得以飞升。

    天际五彩祥云片片,九天玄曲犹如天籁在天空响起,龙吟凤鸣清亮高昂

    接引之光在众人羡慕嫉妒恨中落在苏渊的身上。

    白光如芒刺眼

    那一刻的苏渊,眼前突然出现无数画面:

    那个怯弱的小徒弟听了他的话使得轩辕墨自爆,他领着徐青青先一步找到轩辕墨的蛋

    画面再一转,他想净化轩辕墨身上的魔气,却被轩辕墨抗拒反噬,不仅没有净化轩辕墨,反而让他自己的那些记忆全无。好在徐青青滴血认主,轩辕墨也受了伤,且因为血契受制徐青青,并不能作为非作歹。

    再然后,他和徐青青的双修大典上,那个小徒弟来找他。

    那时候,忘了一切的他对这个小徒弟冷漠以待,没有给予庇护。

    那个小徒弟,被辱骂欺打,被废了修为,狼狈的被他扔出了天剑派

    画面再转,是那个小徒弟被人侮辱后,被鸣剑囚禁,被折磨,最后惨死

    原来如此,接引之光光芒大盛的时候,苏渊终于恍悟,有因有果,昨日因才有今日果,他所承受的那些欺打辱骂,不及小徒弟的十分之一,怪不得她要恨他

    消失在这一界的他,最后那一刻轻声说:“对不起”

    发白飞扬,眉眼如画,斩断最后一缕牵挂,他终成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