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65章 仙侠鼎炉33
    苏渊没动,他任着明歌如刀如剑的的目光落在身上,两人的修为有差距,这目光无法对他形成实质伤害。

    明歌终于肯定这人是不会放她出去,累了的她一屁\股坐在地上,目光则望向那团最黑翻滚最厉害的魔怨之气。

    天空的黑云渐渐散去,雷声也像是灵力用尽了般,声音隐隐阵阵的,没有了一开始震耳欲聋的威力。

    只有天剑派,还在魔怨之气的笼罩中。

    “他不会有事”苏渊的明歌落在明歌脖间的吊坠骷髅头上,明歌自己没感觉到,他却能看到此刻骷髅头散发出莹莹白玉般的光芒,时明时灭的,却越来越亮。

    “事不关你的生死,你当然可以这么说”明歌反讽,“你除了会说这句话,你还能说什么”

    “你恨为师”苏渊的神情微微迷惑,不过这种迷惑的神情也就如白驹过隙一闪而逝。

    他这无辜的、无知的语气,好似很纳闷明歌为什么要恨他,或者说凭什么恨他。

    明歌怒极反笑,“我为什么不恨你你问问你自己,我为什么不该恨你”

    苏渊望着明歌,那专注的神情好似要从明歌脸上看出朵花来,明歌脸上的愤恨与嘲弄太过鲜明,他微微愣神,记忆里的小徒弟并不是这样的,小徒弟总是用怯怯的崇拜又敬畏的目光望着他

    “你和青青本是一体”苏渊的声音很轻,记忆一旦开闸便收势不住,这些本该埋藏在时间里的往事,他突然想拿出来和眼前的人分享一下。

    或者,应该说是倾诉。

    他最看重的徒弟背叛了他,他施与真心的女人抛弃了他,还有最听他话的小徒弟,如今对他怒目相向,往日里那些同门们,全都把他当做妖魔,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他勘不破,十年时间白了头,终于把这些往事、把他的七情六欲挥剑斩断,修行之路上,从此哪怕飞升成仙,他也不再有这些七情六欲牵绊。

    “你和轩辕墨曾是一对道侣,你们曾经也如现在这么好,只是随着轩辕墨魔怨之气越来越躁乱,但凡你们双修后,你丹田里的灵气就会膨胀的厉害,你的身体承受不住你进阶飞快的神识,这样下去迟早都会自爆,所以轩辕墨把你封在千年寒天冰之中,想找到让你身体和神识共存的方法。再后来,找到一个和你一样是纯阴体质的身体,那具身体,完全可以容纳你的神识,为了让你好好的活下去,而不是冰封在寒天冰之下变成个活死人,你的身体和神识被一分为二”

    “徐青青的身体,是我的”明歌打断苏渊的话,她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希望苏渊不要再继续说下去,或者否定她的猜测。

    苏渊沉默,算是默认。

    这个真相让明歌一时无法反应,徐青青的身体是真正的薛明歌的,而薛明歌现下这具身体,却是为了装薛明歌神识的一个容器,怪不得她最近几年进阶飞快,如同开了外挂一般,原来是她本身的神识就强,一旦灵气充足,她就可以嗖嗖嗖的升级。

    明歌扭头,望向那团依旧在翻滚的魔怨之气,她唇紧紧抿着,好似终于明白,为什么一开始轩辕墨就那么喜欢她,哪怕她那么怯弱,哪怕她心怀不轨。

    轩辕墨的确像他自己说的,喜欢薛明歌这辈子下辈子,以至于上辈子。

    哪怕她的外貌改变,他依旧一眼就能喜欢上她。

    宿主若是知道这个隐情,不知道是会欢喜还是悲伤。

    明歌自己却有些感动,人生在世,能得到这样一个人全心全意的对待,该是一件多么荣幸且幸福的事。

    轩辕墨一定可以胜的,他牛逼哄哄的,连让她活着这么艰难的事都能办到,还有什么能难得住他,他那么大男子主义,才不会死翘翘让别人染指她,明歌目光一直不移开那团战况激烈的魔怨之气,这话却是问的苏渊,“你呢,你是谁”

    他是谁

    苏渊沉默

    他是苏渊,他是轩辕墨的另一个分身。

    轩辕墨每次强大到极致的时候,都会被天谴打回原形重新开始,会忘了一切,直到重新强大到能继承了血脉,才会想起那些被遗忘的事,这一次的轩辕墨害怕忘记明歌,害怕忘记自己要找到明歌好好活着的办法,忘记想要与明歌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事,害怕他在自己遗忘的时间里,明歌的身体被别人找到毁坏,所以他分离出另外一个自己。

    一个正义的,一个没有魔性,只想修仙成仙的另一个自己,这样就不会遭到天谴,也不会忘掉一切。

    让另一个自己守护明歌,继续他未完成的事情,是上一次轩辕墨在遭天谴前最后做的事情。

    苏渊没有回答,他把明歌送回在轩辕墨身边那一刻,他就不再承认自己是轩辕墨身体一部分的事实,他是他,他叫苏渊,他活着是为了修仙,是为了终成大道

    明歌也没有再揪住这个问题不放,她的全部心神此刻都定在了那一团黑色的翻滚到极致的魔怨之气上,不止是她,受伤的四位大能者,以及苏渊的目光也全都在关注那一团魔怨之气。

    黑色的魔怨之气渐渐散开,一人一兽交战在一起的的身影也落在了众人的眼中。

    鸣剑虽然是人形,可他嘶吼的声音却迟钝混浊,一听就像是灵智未开的兽吼声。

    下一瞬,一人一兽各自退开几步,遥遥相望对峙。

    整个天剑派都是鸣剑的嘶吼声,他朝兽形的轩辕墨不停的怒吼,似乎是想用这种办法吓退轩辕墨,大口喘息了几次,天罚让鸣剑的浑身都痛,这疼痛令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明歌所在的位置。

    那目光犹如腐臭的尸水,明歌被盯的浑身鸡皮疙瘩。

    自己的女人竟然被人盯上,轩辕墨不干啦,一声巨吼,他身形暴涨,嘴巴大张着朝鸣剑扑去。

    嗷呜一口

    四个顶尖大能者都制服不了的魔物在这一瞬,被兽形轩辕墨一口吞了进去。

    明歌和小伙伴们都惊呆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