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63章 仙侠鼎炉 31
    “小鸽子,不用害怕”轩辕墨抬手拍了拍明歌的肩膀,那种被压制不能动弹的感觉因为轩辕墨这一拍瞬间消消匿。;;;;;;;;;;;;;;;

    被魔怨之气笼罩的鸣剑,缓缓的移动着朝广场里的众人靠近,那四位大能者只以为鸣剑这是要把众人全部魔化供他吸食,暗叫一声不好,各自施展功法去阻挡鸣剑。

    他们在这个世间已属于金字塔顶峰的存在,云仙界里的人事对他们来说都是蝼蚁,从来都觉得自己动动眼皮云仙界都会抖三抖的他们,全力一击之下,不仅没有绊住鸣剑,灵气击打在鸣剑的身上,反而将更多的魔怨之气从鸣剑的身体里释放了出来,他们也因此被波及周身沾染了魔气

    轰隆隆的剧烈声响中,鸣剑所在的地方被灵气攻击后成了一个巨大深不见底的深渊,广场上的弟子们被灵气波及,若是手中有高级的防御法器,尚还能保得一口气,其他的人大多被魔怨之气侵蚀爆炸,连个尸身都不见。

    整个天剑派,如今山峰被夷为平地,平地变成了深渊,魔怨如同洪流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朝四面八方蔓延,所经之处花草树木都在飞快的枯萎,变成漆黑一片的碎末飞散在风中。

    若非有护山大阵暂时阻挡了魔气外泄,或许遭殃的不止是天剑派。网

    明歌与轩辕墨的身体被苏渊及时抓住飞离地面,下一刻他们所在的地面已经变成深渊站在苏渊的飞剑上,被苏渊的灵气护住,明歌这才有时间去看鸣剑和那四位大能者。

    四位大能土系雷系火系木系的法术齐齐上阵各施所能试图困住缓慢移动的鸣剑,虽然双方现下看似在纠持不分胜负,明歌却瞧到那四位大能,眉心处有淡淡的黑气闪烁。

    连他们也躲不开魔怨之气的侵蚀,被魔化是迟早的事。

    “我带你们离开这里。”苏渊又将护住三人的结界加固。

    “护山大阵已经开启,出不去吧”顿了顿,明歌又问,“你不去帮他们”

    以天下为己任的苏渊,这个时候不应该是义不容辞的扑上前去吗

    难不成苏渊已经对这个世界彻底的失望了,所以打算放任不管,独自逃走保命这明显不像苏渊的作风。

    而且苏渊要是想独自离开保命,为什么要带着她和轩辕墨。

    迄今为止,明歌对宿主这个师父,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甚至她有时候很想研究一下对方脑回路,看看他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苏渊回答的轻淡,“他注意到你了,他的目标是你。”

    这意思分明就是,带明歌离开,就可以解除这里的危机。

    “我”明歌指着自己的鼻子,一时无法理解。

    “魔怨之气太过强大,没一刻都在遭受着天谴,你是纯阴之体,可以让他身体里的魔怨之气转化为纯净的灵气。”

    苏渊这一说,明歌立马想到了徐青青,“徐青青怎么也会是纯阴之体”

    苏渊没有回答,他御剑飞高,朝护山大阵最薄弱的方位飞去,大概是发觉了明歌要离开,鸣剑周身的魔怨之气越加暴动,犹如呼啸的黑色龙卷风,那四个大能者,脸上俱出现了灰败之色

    “徐青青为什么是纯阴之体”明歌固执的继续询问,她发现自己问出这个问题后,苏渊的身体明显僵硬,她有种感觉,这个问题和宿主有关系,可怜宿主被苏渊以纯阳之体为借口,被洗脑教养了那么久,最后还被这个师父送给了妖魔,死的凄惨。但是另一个纯阴之体被苏渊捧在手里护在心上,真是天大的讽刺。

    苏渊依旧没有回应。

    “你是想拿我当诱饵,再次诱杀鸣剑”

    这一次,苏渊点头,“只有你才能杀得了他。”

    明歌觉得自己胸口像是积了一口血直想吐在苏渊的脸上,敢情他又想利用她,越想越为宿主不甘心,“当初你让我用身体去诱杀轩辕墨,如今又让我来诱杀鸣剑,师父,你把我当了什么,是不是你眼里,我可以和任何人在一起,哪怕被你利用很多次,每次都把那些男人骗的团团转然后杀死他们,我也不会因此受伤也不会因此难过,师父,你从小把我往非正常人的路上教养,是不是就是为了把我养歪,方便你利用我和那些你的敌人相杀师父有没有想过我是个人,有没有想过我有喜怒哀乐,有没有想过我会痛不欲生,会生不如死,师父自诩正道,可是师父罔顾女人的意愿利用一个女人来斩杀妖魔,师父这样做和妖魔有什么区别”

    这些话,宿主没有勇气去质问她的师父,可明歌不同,她越说越激动,脸涨的红红的,愤怒而又讥讽的盯着苏渊,“师父,徐青青是你爱的人吧,你宠她爱她向众人隐瞒她的纯阴之体保护她,你做这些的时候可曾想过,另一个被你推入了罪恶地狱里的纯阴之体女子,就因为她是纯阴之体,她被你百般利用,就因为她是纯阴之体,她被你当做物件一样换置扔弃,她本该也有个自己爱的人,本该被爱人呵护在手里,疼宠在心里,你却为了你的虚荣你的自私把她推向深渊。

    师父,你不觉得你自己很恶心吗活该的你徒弟背叛你,你喜欢的女人不要你。”

    “和自己的徒弟在一起,把自己的徒弟丢给妖魔,你这样的人一点都不配为人师,活该那个女人她死的狼狈凄惨,因为她的下场,就是我从前被你扔弃后面临的下场。”

    在明歌一声连着一声的控诉责骂声中,身形僵立的苏渊,他雪白的发丝飘飘扬扬着,四处乱撞,只是面上,依旧没有情绪,好似并不为明歌的话所动一般。

    “你不会”他说。

    默了默,他坚定的又说,“你不会”

    苏渊的目光落在轩辕墨的身上,那神情就好似在对明歌说:你瞧轩辕墨对你多好你不会有青青那样的下场,因为轩辕墨不会对你那样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