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62章 仙侠鼎炉 30
    “哈哈哈哈哈”

    鸣剑在众人的辱骂声中疯狂大笑,他的声音刺耳尖利,一时如魔音灌耳,刺痛着大家的神识。;;;;;;;;;;;;;;;

    当年与明歌告诉鸣剑,鸣剑是被一个女人从妖王手里换回来了,一直自诩为正道修士,正邪不两立,正义能战胜一切邪恶的鸣剑受不了这个真相,再后来与明歌在台上比武输的一派涂地,还被那般侮辱。

    当时众女修那些放肆的话语,那些猥琐的目光,还有那些高高举起的影像石,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强了一样。

    一个堂堂男子汉,一个云仙界最大门派的掌门大弟子被人这样围观,鸣剑那时候只觉得这种耻辱,恨不得马上忘掉。

    可是那些画面在后来的无数次修炼时候,会突兀的出现在他眼前,一遍遍的上演,明明想忘掉的事,可却时不时的一次次无比清晰的回放,一次次的提醒着他,当日那种被轮的感觉重新再经历,他都快要疯狂。

    心魔越来越厉害,他的修为停滞不前,导致他觉得大家看他的目光全都是那种嘲笑

    他恨明歌,打破了他在修仙大道上的信仰,他更恨那些同门弟子们,落尽下石,一个个都是名门正派,却如此鬼祟猥琐

    然而更恨的,是他的师父

    收了明歌这么个废材,堂堂天剑派,竟然打不过妖王,自己的弟子都救不出来。

    且他还是师父的亲传大弟子,他是下一任掌门人选,竟然没人重视他在意他。

    使得他的修为提升缓慢,连明歌都打不过,还有小师妹都比他的修为高,明明他天资聪颖,又是难得的单灵根,却连两个不管天资还是灵根都不如他的小师妹都比不过。

    明显的是师父有问题。

    鸣剑好恨,恨死这一个个虚伪又自恃清高的人了

    好在,他的青青小师妹和那些人不一样,小师妹出淤泥而不染,单纯而又圣洁,就像是天山上的一朵雪莲花,独自绽开,不被这尘世玷污。

    可是,可是他的小师妹却给了他致命一击。

    当徐青青慌慌张张的过来找他,衣衫不整的徐青青扑进他身边的时候,他整个人都不好了,谁敢欺负染指他的小师妹,哪怕粉身碎骨,他也要那人好看。

    真相却血淋淋的,比那天在台上被明歌羞辱被整个天剑派羞辱还要让他难以接受。

    他的小师妹竟然和师父有染,不仅如此,小师妹说师父是个魔。

    怎么可能

    可是小师妹信誓旦旦,并且说和师父双修的时候,师父体内的魔气泄出,差点让她也变成魔物,幸亏她跑的早,她还拿出一颗黑色的上面各种禁制之术的珠子让他看,说这是师父的。

    珠子里浓魔气翻滚,且那魔气明显力量很大,光是看一眼,就有种被召唤的感觉,鸣剑握住魔珠,垂下头的他,目光阴鹫

    苏渊成了魔,且被逐出师门,徐青青惶惶然的,鸣剑便成了安慰她的对象,安慰来安慰去,在一起几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且鸣剑没想到,徐青青是纯阴的体质,想到明歌说纯阴体质可以将魔怨之气过滤的话,鸣剑的心底渐渐就出现一个疯狂的念头。

    他的小师妹,被他宠在手心的小师妹,被他小心呵护的小师妹,甚至有段时间,见到小师妹他是如此的自行惭愧,因为他那么肮脏,可是他的小师妹却纯洁至此

    然而现在,他为自己那些曾经的念头感到幼稚,哪里有什么纯洁,他的小师妹竟然与师父在一起,竟然不知廉耻的和师父做那种事情,且明明做了,还装的一副纯洁圣洁的样子

    想到这个小师妹把自己耍的团团转,鸣剑每每和徐青青在一起的时候,就恨不得一下子把她掐死。

    鸣剑偷偷吞噬了魔珠,魔珠的魔怨之气根本不是他能承受压制住的,所以他只能与徐青青不停的双修,以此来缓解。

    再后来,他想到一劳永逸的方法,就是把徐青青彻底炼化,这个念头一出,他甚至没有犹豫或者纠结,这个水性杨花表里不一的女人,早该受到这样的待遇了,他炼化了徐青青,不仅如此,他为了不浪费,还吸干了她的血,食了她的肉,啃了她的骨头。

    强大的凌驾于众人之上的感觉太真好,他天赋聪颖,本来就该有这样的地位。

    鸣剑疯狂大笑着,看着那些蝼蚁在他的笑声中口鼻出血,身体上的那种没魔怨之气折磨的疼痛瞬间因此而被平复。

    鸣剑的气息竟然一直涨到化神中期才堪堪停住,而此时,他的周身一片污黑,已经看不出他的人形样貌,整个人已经不能算是人。

    天空几道身影嗖嗖嗖的落在广场上,却是四大门派隐世不出的四位前辈全部出动,想必他们是察觉到了鸣剑的化神气息,且这气息还属于魔的气息,所以才会立刻现世。

    云仙界灵气虽然充沛,但很少有人能修炼至元婴,更别提元婴之后的化神之境,四大门派的坐镇大能们也不过都是化神初期,有的甚至停留在这个境界一千多年也没有任何进益。待这四人看到魔怨之气汹涌的鸣剑,俱都大惊,四个人对视了一眼,全都心有默契,这魔物不除,整个云仙界将会有一场毁灭性的浩劫。

    所以他们一出现,也没有说话,直接动手,四人联手在魔物周围设下结界

    然而下一瞬,结界碎成无数,黑色的魔怨之气如同乱流般四窜,广场上那些被威压压制的弟子们被这些魔怨之气击中的,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便爆炸在了黑气之中。

    原地不动的鸣剑,他的眼珠子如两盏黑色的灯笼,他缓缓的移动,缓缓的转过身子,转动着眼珠望向人群中。

    拉着轩辕墨往外围而去的明歌头皮一麻,只觉得有视线如粘稠的胶水粘在了自己身上,她想移动躲开,却发觉身体竟然一动也不能动,甚至连眼睛都无法眨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