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61章 仙侠鼎炉29
    “苏渊,你竟然有胆子回来,往日里天剑派被你这妖魔祸害不轻,今日你既然来了,就别想离开”现任天剑派掌门沉沉的声音扩散在整个天剑派四处。;;;;;;;;;;;;;

    这声音在一片肃静中极为震耳,明歌一愣,拉着轩辕墨就朝人群里挤去。

    身为掌门,毕竟还担心着高手间的过招会牵连到无辜的弟子们,且他如今不过元婴中期,苏渊的修为他看不清,定然是比自己高,所以天剑派掌门虽然这样说,却并没有不顾一切的动手,只朝坐镇的几位长老传音,以及其他四大门派的掌门们传音,争取让这些人也出手,务必团结一心把苏渊拿下。

    “严掌门,我今日来此,并不是要和大家打架的”苏渊白衣翩然着,站在高空,他一头墨发不知何时变成了雪白一片,随风四起,真真是仙人范十足。

    不等众人说话,他的目光已经锁定了鸣剑,“青青呢”

    纵然鸣剑刚踏如金丹期,被苏渊这目光一锁,浑身发软着,连手指都动不了,他求救的望向自己的新新师父,咬着牙并不答话。

    原来是为自己的老相好出头明歌拉着轩辕墨找了一处视野好的地方,果断围观。

    “苏渊,你这孽障,休要放肆”鸣剑可是自己的得意女婿,也是今天的主角之一,苏渊这样子明显就是来砸场子的,掌门厉声大吼。网

    “我被你们误认为是妖魔,徐青青却还是贵派的弟子,难不成一个弟子消失了这么久,你们都不放在心上”苏渊目光淡淡的扫过那些蠢蠢欲动的坐镇长老们,他的神情淡然,目光如若虚无,但即便如此,对上他的视线,众人的心底颤颤之余竟不敢有半点异动,苏渊目标并非众人,他的目光再次落回鸣剑的身上,“修炼之路漫长,最困难的便是守住本心,鸣剑,你急功求利,吞噬妖王魔珠,残害同门师妹,可有什么话说”

    苏渊这话一出,偷偷命令弟子们摆了阵势,又联系了其他门派的几个长老,打算在适当时机给苏渊全力一击的现任掌门懵了,不仅如此,闻言的众人目光齐刷刷的全部落在了鸣剑身上。

    “你颠倒黑白血口喷人,鸣剑若是吞了魔珠,如今怎么会好好的,而且他身上根本就没有魔的气息”严掌门疾言厉色的反驳苏渊。

    “鸣剑,你自己告诉大家”

    被苏渊的威压罩住的鸣剑,整个身体都伏跪在地上,因为脸贴着地,众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他声音艰难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这么说,鸣剑无话可驳”

    这般的示弱,大家的疑虑瞬间被打消,全都对苏渊怒目而视。

    “苏渊,欺压一个小辈算什么本事”天剑派的一位长老起身,怒瞪苏渊,“你还要不要脸妖魔果然妖魔,没有人性可言”

    “苏渊,你从小在天剑派长大,上次众长老们手下留情,没想到你不仅不知感恩,竟然还敢来我天剑派撒野,今日你来了,就别想再离开”

    “鸣剑纵然以前是你的徒弟,可他如今弃暗投明,自不会与你这妖魔为伍,鸣剑这孩子实诚,不代表你可以随意欺辱他,有我天剑派一天,你就休想动鸣剑一根手指头”

    “这孽障定是不满鸣剑拜了严掌门为师,才来撒野,真是不自量力,当我天剑派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太猖狂了”

    那些有实力有名望的尚且如此说话,更别提广场上那些正义与热血爆棚的弟子们,短短瞬间就把苏渊里里外外骂了个遍。

    半空中的苏渊站在自己的剑上,众人的叱责与怒骂他好似全都不曾听到,面上静然无波,眸中更无情绪,他微微抬眼,淡漠如水的双眼望向遥远的天际。

    那一刻的他,好似与这天地合为一体了般,众人都感觉不到他的气息,甚至觉得他的身影很淡,淡的连一丝存在感都没有,需要全心全意的凝聚心神,才能瞅见天空中还有这么个人。

    众人的讨伐声一浪高过一浪,接近于爆棚的时候,苏渊的手微微一扬,一段影像出现在了半空中。

    影像里,一男一女,虽然都是赤着身体,不过一眼就能看出,男的俊逸不凡,女的皮肤皱巴,面如老妪。

    “大师兄,大师兄,我好难受好痛,你快放开我”

    “唔,大师兄,我的身体怎么了,我的丹田好痛,要炸开了一样,呜呜呜”

    “师兄,你,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最后一个镜头,是女人双目充血,身体迅速干扁在瞬间变成干尸,只一双眼睛大大的睁着,死不瞑目

    影像里,男的是鸣剑很容易确认,而女的却因为面容太过惊秫,大家都没有认出来。

    不知是哪个女修惊叫了一声:“那不是青青小师妹吗”

    众人方恍悟,影像里的女人就是苏渊一开始提到的女人。

    明显苏渊为那个女子点过魂灯,所以女子死的时候,这一段影像才会出现在玉简之上

    广场上一时静寂的,落针可闻,众人的目光落在鸣剑身上,有鄙夷有不屑,但更多的犹如是在看一个业内败类般耻辱,这影像明显是采补之术,这种术法一直为正道所不齿。

    “徐青青乃纯阴体质,你为了炼化魔珠,不惜毁了她,鸣剑,你还有何话说。”影像里的男女都是赤着身,苏渊原本并不想将此展示与众的,他低头望向鸣剑,一脸悲悯。

    众人因这苏渊的出声而纷纷倒戈,全都唾骂鸣剑,更有人将空间里的吃食砸向鸣剑,“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竟然用这种淫邪之术,死一千次都不为过”

    “打死他打死他”

    “真是天剑派的败类,是天剑派的耻辱,打死他也太便宜他了”

    伏在地上的鸣剑,突然吼了一声,身上的大红喜袍寸寸皲裂,到最后碎成了沫飘散,而他自己周身则被从身体里冒出的黑气缠裹,他的气息也由一开始的金丹初期攀升的中期、后期、元婴、元婴后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