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59章 仙侠鼎炉 27
    明歌发现个问题,这些传言里,并没有徐青青的身影

    徐青青怎么也算是苏渊的道侣,难不成她没有和苏渊一起变成过街老鼠

    好可惜好可惜

    不过要说苏渊是个魔,虽然明歌很是看不惯他,却也凭着良心说一句,那厮根本就不是个会毁灭世界的大反派

    不过,联想到他之前千方百计要抓轩辕墨,又说出那种不靠谱的理由,明歌脑补了一下,觉得苏渊,或许他还真有可能是个魔。

    轩辕墨以前不就说那家伙身体里有魔怨气息么

    “小鸽子,我饿了”轩辕墨还是个练气一层,这家伙懒的不行,从来不修练,不过明歌发觉他就是修炼,灵气也无法在他丹田里停留,也不知道他的身体多惹人嫌,那些灵气在他身体里转一圈嗖嗖嗖的全跑啦

    “说了多少遍叫我阿姐”明歌伸手在轩辕墨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不叫阿姐不给你吃东西”

    “老子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个婆娘”轩辕墨双手叉腰,恶狠狠的瞪着明歌,试图用自己的威武雄壮把明歌掰成理想中的温柔好媳妇。

    不过这种戏码上演无数遍,明歌的回应是又一个爆栗,“吃不吃到底”

    眼看明歌要把空间法器里拿出来的熏肉干又拿回去,上一刻还要为自己的男人尊严奋斗到底的轩辕墨下一瞬立马凤眼上挑着吧唧着嘴巴,水汪汪眼睛的瞅着明歌,这副哈巴狗的小模样,画外音就是我吃我吃我吃

    明歌要往轩辕墨口中扔肉干的手顿了住,她的对面,站着一位白衣胜雪的男子。

    长发如墨,衣袂翻飞,眉眼如画,这样一个男人,就好似从画中走出来的一般,光是想一下他是个坏人,都觉得那是一种亵渎

    那一刻的明歌,突然理解宿主为什么会到死都不想违逆师父苏渊的教导了。

    这个男人,实在不像是个十恶不赦的人,衣冠禽\兽难不成就是形容的这种人

    轩辕墨啊呜一口将肉干叼走,顺便还咬了咬明歌的手指头,“小鸽子,你有没有觉得老子最近长高了”其实他想说的是,他的鸟儿貌似快成人了,有些事,貌似能干了嗷呜,想一想就热血沸腾

    “你真这么觉得”明歌低头,瞟了眼自己的肩膀,又瞟了眼头顶还不到自己肩膀的轩辕墨,眼神说明了一切

    “老子虽然身高没长,但是有些地方,还是长了的,比方说老子的鸟”

    明歌抬头一个爆栗打断轩辕墨的话,并顺手将轩辕墨拉在自己身后,对上转眼近前的苏渊。

    她抿着唇一脸防备,却并没有打算先开口。

    苏渊一眼扫过,看到两人都没有受伤,这才说,“和我去一个地方”

    “不去”明歌想也不想的回答,生怕苏渊来硬的,她将身后轩辕墨抓的更紧,戒备的盯着苏渊的举动,另一只手手心里冰寒气息缭绕。

    苏渊微微垂眉,望着像只护崽兽的明歌,半晌方说,“哦”

    就这样淡淡的应了一声,他扭头,白影移动着,渐渐消失在远方。

    明歌一时无法反应,望着眼前空荡荡的地方出神,她以为这个男人还继续啰嗦什么乱七八糟的呢,突然改了画风,她都没法适应。

    “看什么看”轩辕墨扯了扯明歌衣服,哼哼道,“人都走远了,有什么好看的,你要实在想看,老子把他抓回来让你看个够”

    “真的吗”

    “老子像是会骗你的人吗”顿了顿,“免得你眼睛被看成斗鸡眼,还是算了”

    “你有没有感觉到他身上有魔怨气息”明歌忽然问轩辕墨。

    轩辕墨没有回答,他斜眼,瞟了眼苏渊消失的方向,脸上的怔忪一闪而过,“那不是废话吗他不就是因为是个魔才被天剑派驱赶”

    “好歹他是你师父,还让你我在天剑派龟缩了十年,你怎么对他那么不尊重咧”轩辕墨不记得以前的事了,论理不该尊师重道吗,怎么依旧离经叛道。

    “小鸽子,你别说你喜欢他,你要是敢喜欢他,我就把他给杀了”

    这楼歪的好厉害,虽然语气依旧稚嫩,可这阴沉沉的话语,蓦然就让明歌想起了之前轩辕墨没自爆的时候,也是说这样的话。

    “我不会喜欢他的”明歌一心要把轩辕墨培养成一棵直挺挺的杨树,她可不希望这小家伙因为这种事生了邪念再长歪了去,所以这个问题她不仅没有回避,反而回答的非常之坚决,“你该不会是看腻了我,想让我滚蛋吧”

    “怎么会”轩辕墨眼底一阵窃喜,不过马上就咳了咳一副拿娇的小样儿,“你这么丑,除了老子谁还能要你,老子如此的好心肠,怎么会让你一个人流落街头孤苦一生,你放心,老子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明歌:

    “那我是不是得谢谢你的不丢之恩”

    “咱们俩谈谢谢多伤感情,你记在心里就行”

    许是轩辕墨心情极好,拉着明歌的手前摆后摆,突然说,“他身体里魔怨之气肆虐,不过他心智坚定得很”

    明歌怔,半晌方反应过来轩辕墨说的是苏渊。

    天剑派里及时发觉苏渊是魔的乃是苏渊的入室大弟子鸣剑,以及他的记名弟子徐青青。

    鸣剑的及时发觉使得天剑派免了一场毁灭性的灾难,魔这种玩意儿想想都后怕,尤其苏渊还可能是那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不死大妖魔轩辕墨呢,大家对此更是有种劫后余生之感。

    鸣剑也因此得到了门派长老的表彰,他及时拜了另一位能够当上掌门的峰主为师,前途越加灿烂光辉。

    徐青青如今只能搭上鸣剑,她貌似忘掉了那个让自己欲\仙欲\死的师父阿渊,愉快的滚进了鸣剑的怀抱。

    美人只能仰望的时候,怎么看都看不够,可当美人在眼前晃悠,再美也成了凡物,尤其这个美人,根本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女神范,而是被人玩烂了的臭鞋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