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57章 仙侠鼎炉 25
    徐青青觉得自己如今也算半步金丹,修为虽然不是实打实的,可比明歌的虚浮修为要强许多,再加上她的那些极品的法器,她就不信还打不过明歌。

    “原来师姐已经结丹,怪不得大师兄处处被师姐掣肘”这个时候徐青青还不忘朝台下一直关注战况的鸣剑微笑,顺便还替鸣剑解围。

    众人果然惊讶,怪不得大师兄这么悲惨,原来是对手太厉害,不在一个档次上。

    “你也不错,已经是半步金丹,看样子早就能结丹了,是一直在压制吧,没想到你的修为比天资聪颖的大师兄还要高你有什么修炼的诀窍吗,你和大师兄关系那么好,怎么也没与大师兄分享一下”明歌不软不硬的刺回去。

    众人没想到徐青青竟然已经是半步金丹的修为,尤其是鸣剑,更加惊愕,这简直就如同一道天雷霹雳在他身上,他竟然连天资不如自己的小师妹厉害

    徐青青修炼的诀窍自然是双修,她对上明歌的目光,觉得明歌那嘲讽的眼神好似看穿了她一般,怎么可能,她和师父双修的事情谁也不知道,明歌半死不活的睡了十年,更加不可能知道

    师父阿渊说这次她从秘境回来,在她结丹之后向大家宣布他们要结成道侣的事,想到这事,徐青青的心中又多了几分底气,她望着明歌,面上柔和,柔声细语道,“师姐,还请手下留情”

    话落,她便朝明歌攻去。

    哪怕她赢不了,被明歌伤到,阿渊也一定会站在她的这边,因此而对明歌心生厌恶她也可以趁着这机会,知道阿渊的心中她和师姐的位置到底谁重要

    徐青青的想法很好很强大,可是她还没沾近明歌的身,一股子寒气自她心底冒出,咔嚓嚓咔嚓嚓,她的手被冻住,她的身子被冻住了,她的双脚也被冻住了,保持着出剑姿势的她,下一瞬被封进了冰块里

    明歌觉得徐青青连让她逗弄的资格都没有,这女人黏糊的忒让人恶心,明歌看着就讨厌,果断的一招制胜

    台下众人

    探头探脑的众人还在等着徐青青破冰而出与明歌继续大战三百回合,等啊等啊,那块冰疙瘩竟然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没有了动静。

    还从来没有比试能这么爽利落幕的,难不成半步金丹对上金丹期,就是这样连半点还手之力都没有吗好强大好让人羡慕

    台上的大阵打开,裁判想要宣布明歌胜,可临到头才发觉,他们还不知道明歌的身份。

    苏渊刚刚听了弟子的禀报,出去了一趟,没想到他再上台,就看到众人目瞪口呆的样子。

    “这女娃是谁的徒弟,将冰属性发挥的这么厉害,真是难得”

    苏渊顺着大家的目光望去,就看到了跳下台和苏墨一起说说笑笑离开的明歌,以及台上那个正在被弟子们滚下台的冰疙瘩

    心底叹了口气,苏渊上台,一挥手将那冰寒气息驱散,对上徐青青泫然欲泣的目光,他轻声道,“胜败乃常事,无须放在心上”

    话落,转身又回到了他自己的掌门之位上。

    徐青青看着他的背影,牙关紧紧咬在一起,明知道这大庭广众之下,苏渊就算想安慰她也不能,可是听到苏渊这话,她还是难受无比,他们之间已经是道侣关系了,看到她这般受辱,苏渊不该为她出气吗就算他是掌门,要以大局为重,可明歌分明就是个有黑历史的,随便一个借口他就可以把明歌弄死啊他为什么要护着那个女人,就连她和那个女人比试失败,他也不向着她说一句话。

    徐青青走下台,大脑恍恍惚惚的,又是委屈又是难过,偏偏大家的目光全都那么异样,平日里说说笑笑的同伴们没有一个上前安慰她,让她觉得身上更冷更难受。

    “师妹,你怎么样”鸣剑几步上前,此刻同为沦落人,他虽然对徐青青修为比他高的事很是介意,可看到徐青青也败在明歌手下,鸣剑觉得自己心底竟然无来由的松了一口气,微微有些欣喜。

    “大师兄”徐青青长长出了口气,故作坚强的朝鸣剑笑笑,“对不起,我输了”

    原来小师妹是为了给自己出头才和明歌对打的啊,鸣剑这一刻为自己刚刚那龌蹉的想法羞愧死了,面上就对徐青青更加温柔,“以后不许这样不顾自己安危的往上冲了,就算我出了什么事,也不希望你有事,更何况你是因为我”

    鸣剑真挚的话语让徐青青很是感动,她的眼眶一红,声音就带了哽咽之意,“大师兄,可是我什么都没帮上你”

    “傻瓜”鸣剑终于鼓起勇气,伸手去为徐青青拭泪,“我不需要你这样为我出头,我只想你好好的”

    这两人你侬我侬情意绵绵,另一厢明歌和轩辕墨却是火花四溅。

    “老子又不是打不过那小白脸,你说你,你上去添什么乱”轩辕墨小胖手负在身后,胸脯挺的高高的,斜眼瞪着明歌,“不自量力的爱出风头,女人就是麻烦”

    明歌停住脚步,冷声道,“谁爱出风头谁不自量力”

    “老子虽然修为不高,老子力气大着呢,把他砸成肉泥根本不是个问题”轩辕墨在明歌这样的目光下渐渐气短,缩了缩脖子,又说,“你是老子的女人,保护你是老子的责任,以后你躲在老子身后,别乱出风头知道不,这些人坏着呢,你缺心眼,不是他们的对手”

    明歌:

    麻蛋到底谁缺心眼啊摔,明歌忍了忍,果断转移话题,“你记不记得以前的事”

    “老子又不是白痴傻蛋,怎么能不记得以前的事”轩辕墨一脸鄙视的瞟了眼明歌。

    “那你什么时候改名苏墨的”明歌忍着要在轩辕墨头上敲个包的冲动。

    “老子一直就叫苏墨好不好,你一睡十年,难不成把以前的事都忘了”轩辕墨眉头都快皱成了个十字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