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56章 仙侠鼎炉24
    大概是觉得气氛不对,尤其是台下女修们的那眼神让徐青青有种浑身发毛的感觉,她止了哭泣声,挡在明歌与鸣剑的中间,对明歌说,“师姐,既然是我打断了你和大师兄的比试让你不痛快,那接下来就由我代替大师兄和你切磋吧”

    “谁说我不痛快了”明歌拧眉,长辈对晚辈的教训口吻,“你看我一直笑眯眯的,哪里不痛快,倒是你一直在哭,又是抽泣又是呜咽的,不痛快的是你才对,小师妹呀,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不能这样黑白颠倒啊,好歹你也是师父的记名弟子,你这样子实在是为师父抹黑,师父每天太忙没时间管教你,身为你的师姐,我只好多说两句,你可要把我的话好好记在心上呀”

    徐青青素来长袖善舞,善于说话,可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被那个一直都笨嘴笨舌的师姐给呛住了,她咬住唇,泪水涟涟,目光在台下幸灾乐祸的众人脸上扫过,目光无知无觉的望向高台上的师父苏渊。

    可惜苏渊此刻扭头正在和某个长老说着什么,并没有被徐青青这柔弱让人怜爱的眼神电到,也不知他是否注意到这边的状况,反倒是身后的鸣剑这半天功夫已经将体内寒冰之气驱除,可以正常说话了,他上前一脸感动的望着徐青青,“小师妹你下去吧,你打不过她”

    “大师兄,可是师姐她,她太过分了”徐青青泪汪汪的瞅着鸣剑,“大师兄,师姐她怎么变成了现在这样,她,她也不知遇到什么事了”

    “你下去,不用担心,这里我来解决”鸣剑抬手,大概是想揉揉徐青青如丝缎般顺滑的黑色秀发,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只好将手变换位置,改拍了拍徐青青的肩。

    “师姐,大师兄都这样了,你放过他好不好,他不能再和你继续比试了”徐青青扭头委屈巴巴望向明歌。

    “既然不能比试,认输便是,那有什么,你这话真好笑,难不成我逼着他比试了吗”明歌双手抱胸,歪头对着徐青青冷笑,“小师妹,你不觉得你说话很有意思吗,每一句都在抹黑我,你说你至于这样吗我哪里惹到了你让你这样心心念念的不惜装傻卖痴也得抹黑我,你说说我哪里惹了你,你说出来,免得我稀里糊涂的被你抹黑”

    “师姐,我从来没这样想过你,你真的误会我了,若是因为你误会,所以才会对师兄这样子,我,我实在难受,师兄,让我代替你和师姐比试吧”徐青青这最后一句是对鸣剑说的。

    “不行”鸣剑还要拒绝,就听到徐青青对他传音了几句,他犹豫着这才点头,“小师妹,这人狡猾奸诈,你要小心些”

    “师兄说的是谁打不过我就打不过,竟然说我狡猾奸诈,难不成师兄也觉得我们冰系灵根乃属于下三流师兄乃天剑派掌门入室大弟子,说的话做出的事可都代表的是咱们天剑派,师兄慎言”他们这话并没有避人耳目,明歌听的极为清楚,相信台下也有人听到,明歌立刻就出声反驳,她知道自己一旦沉默,在别人看来就是默认了,修仙界残酷且竞争激烈,退一步或许就是万丈生涯

    “你这女人”鸣剑气的脸色涨红,可一时却不知该怎么接口,“莫要以为师父罩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这话我原样送还师兄,莫要觉得师父罩着你,你就可以黑白颠倒为所欲为”明歌扬起下巴,一脸讥讽的盯着鸣剑。

    对上明歌的目光,鸣剑脑海深处好似又响起明歌十年前对他说的话,涨红的脸一时惨白,还是徐青青将他思绪拉回,“师兄,你先去休息一会吧,我一直想和大师姐切磋切磋,今天终于有了这个机会”

    鸣剑颔首,眼前小女孩这么善解人意,让他的起伏不定的心被抚平,“你小心些”

    台下的众人都翘首以盼,就等着有一场架可看,先前的口水战虽然八卦满满,却不是他们的兴奋点,如今终于要开打了,而且还是据说已经进入筑基大圆满的青青小师妹上场与没有什么名气的却可以把宗门男神大师兄给p掉的女修对决,大家立刻兴奋的呼喊。

    台上的光幕重新合上,徐青青朝明歌作揖,声音依旧柔柔了,却夹了些许狠厉,“师姐,我们用实力来说话吧”

    徐青青因为和苏渊双修,进步可谓神速,她虽然看起来是筑基大圆满,但其实半只脚已经踏入金丹期,若不是因为下个月要进入一个秘境必须是筑基期的修为,她早已顺利结丹。

    对上明歌,她自信满满。

    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的师姐,一出现就不是什么好事,想到上次的不欢而散,自己最狼狈惨不忍睹的时候也被这个师姐自始至终瞧了个清楚,还有阿渊费尽心机护着师姐一个半死不活身体的事,徐青青看着对面的人,面上笑的柔柔,心底却已然把明歌列入死敌名单。

    徐青青心里打的好算盘,当初明歌昏迷的时候她因为明歌身上有苏渊下的禁制,使得她没法下黑手让明歌永远醒不来,如今这一次对决,她一定要碾压明歌,把当初自己的狼狈十倍加诸在明歌身上,好教她的阿渊瞧瞧,他百般护着的徒弟也不过尔尔。

    可惜,事实不如人愿,和明歌刚过几招,徐青青立马就发觉了不对劲,“你已经结丹”

    明歌没有回答,只朝徐青青笑的灿烂,“难不成师父没有告诉你吗果然是个记名弟子,一看就不受宠,师父连这种事都不告诉你”明歌知道徐青青最在意的什么,她专找徐青青的软肋刺激。

    徐青青本来想退出的念头被明歌这挑衅的话生生给激得丢了开,脑海里侧快速思索着,明歌哪怕进入金丹期,肯定也是靠丹药进入的,而且顶多是个金丹初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