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54章 仙侠鼎炉22
    鸣剑这人好生歹毒,别人不清楚轩辕墨是否隐藏修为,身为苏渊的大弟子,鸣剑怎么会不清楚,他为了和轩辕墨打一架,竟然找出这么一个理由,想到这人先前对宿主做的那些事,明歌对他的杀意更重,她在台上阵法光幕合上之前跳了上去,“小师弟刚入门,师兄与他对打,不管输赢,传出去都是师兄欺负新人,不若我陪师兄打一场吧,刚好瞧瞧大师兄这些年有没有进益”

    明歌的声音有变化,鸣剑闻言回,“还是师妹细心,既然如此,小师弟你还是下去吧”他说完这话这才望向明歌,对上明歌的脸,瞬间就愣了住。

    十年前师父向外宣布在自己的徒弟薛明歌的帮助下,已经把妖王轩辕墨斩杀,然而徒弟薛明歌却因为修为太弱而被妖王所伤,只靠灵丹吊命

    妖魔轩辕墨他就是云仙界的一个定时炸弹,事关轩辕墨,几大门派并没有仅听一面之词就相信苏渊的话,他们还亲自查看了薛明歌的身体,的确是被妖魔轩辕墨的怨气所伤,醒来的几率不大,而且他们联手启动明光镜,的确没有搜寻到轩辕墨的任何气息。

    苏渊的说法被证实,这事慢慢的就被大家遗忘,然而鸣剑却无法忘,打坐修炼之际,明歌的声音经常会出现在他脑海,明歌若真是帮师父对付了妖王,那么他和另外几个弟子,有可能真是用明歌从妖王手上换回来的。

    但他不相信,那天在后山禁地外他瞧得清楚,明歌和那个所谓的妖王关系密切,那个妖王甚至对明歌言听计从,明歌怎么会杀了妖王

    他不相信,他不相信他堂堂天剑派的大弟子,有望成为下一代掌门的他会是靠着一个女人出卖才能从那些妖魔的手里回来

    他好想去问师父,可一直无法鼓起勇气。

    而且他觉得太荒谬,是了,一定是明歌说谎。

    可越是这样想,他的心底某处黑影越大

    如今乍然见到明歌,鸣剑第一个念头就是:果然是骗人的,都说了她醒不来,她既然醒来了,那些话肯定是她骗人

    小屁孩轩辕墨梗着脖子不下台,“你下去,我们男人的对决,你一个女人插什么手”

    明歌抬腿一脚踹到他的屁\股蛋上,将这厮踹下了台,她力道控制的刚好,轩辕墨并没有脸蛋着地,而是被她一脚踢到了观看席处的一张空椅子上,对于轩辕墨的话,明歌直接无视,毛都没长齐,还男人的对决,啊呸,看不见那人在欺负小孩子吗这家伙傻了吧唧的,智商倒退的不能直视,“乖,好好坐着,一会给你吃糖”

    “师兄,承让了”明歌抬手,朝鸣剑做了个请的姿势

    “小师妹的修为我竟然看不到,也不知如今小师妹是否筑基若是没有,劝小师妹趁早下去,免得被我失手伤到,师父会责怪与我”鸣剑自从十年前开始,修为没有存进,他知道自己有了心魔,这个心魔还是因眼前这个女人而起,如今这女人近在眼前,一个疯狂的念头冒出他脑海,若是将这个女人亲手斩杀,若是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是不是自己的心魔也会随之消失

    哪怕心底对眼前这个女人恨得不行,哪怕此刻无比想斩杀眼前的女人,对上明歌,鸣剑却笑的和润温雅,不露一丝情绪,“小师妹,刀剑无眼,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这家伙明明不想她退出,还说这么一堆虚伪的话,明歌笑,“是吗多谢大师兄提醒,不过我还是想原话奉还,刀剑无眼,师兄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哟”

    明歌这笑嘻嘻的看似无害的话语,直把鸣剑咽的好一阵无语,他抿唇,对上明歌的视线,瞬间如坠入冰雪天地里,冷的他浑身一个哆嗦,定眼再看去,已然什么都没有,是他幻觉了吗手指紧捏在一起。

    “师兄,你怎么了是想退出了吗,现在还来得及哟”明歌笑眯眯的继续补刀子。

    素来都让对方先出手的鸣剑一时被激得理智尽失,朝明歌打手一揖,紧接着便动手。

    鸣剑不过是筑基修为,可明歌如今已是金丹期,整整差了一个境界,哪怕明歌没有多少实战经验,鸣剑身经百战,也不能修补两个人的差距。

    明歌对上鸣剑,就和猫玩弄老鼠一般。

    她明明可以一个法诀就把鸣剑冻成冰疙瘩,偏偏她并不,在鸣剑觉得自己要得手而露出得意的神情时,每每这种最紧要的关头,明歌才在最后一刻躲开鸣剑的攻击,笑眯眯的瞧着鸣剑的脸色变换,最后变得僵硬,变得灰暗,快要失去理智的鸣剑,眼中狰狞渐露。

    鸣剑哪怕祭出自己最厉害的法器,哪怕用了自己最强最拿手的杀招,都能被明歌在最后关头逃生,一开始他以为是明歌运气好,可渐渐的,连他压箱底都被明歌化解,他不得不重新正视眼前的人,可明显已经迟了。

    明歌的冰棱剑出,将鸣剑打的头发散乱,将鸣剑打的衣袍破烂成条条丝状,鸣剑在门派里不管是实力还是地位,都是无数女修们羡慕向往的对象,更惶论他身形修长,挺拔如玉,对谁都是温和有礼,这样的翩翩佳公子,简直就是女修们梦里的白马王子,此刻他的衣袍被明歌冰棱剑划一条一条,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这些条条布布就杨柳般散乱翻飞,他的大长腿也露了出来,甚至于细心看去,还能看到他的人鱼线

    鸣剑每每要去储物空间里去拿衣袍,都被明歌的冰棱剑制止,明歌甚至将他的双手冻的僵硬,让他都没法用手去遮挡

    台下如今一片尖叫声,不知是谁下拿出影像石开始对着鸣剑,接着更多的人拿出了影像石对准了穿着杨柳袍,衣条翻飞,三点时隐时现的鸣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