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52章 仙侠鼎炉 20
    痛更多的是被羞辱却无法反抗的愤恨,这种痛苦在无法动弹,极为清晰的感官下被放大了十倍百倍,明歌恨不得拿起大刀将这些人斩成碎末,可偏偏她动不了,她挣扎着,痛恨着,越是挣扎越是痛恨,那种被辱的痛苦就越加清晰。目眦尽裂的明歌就像一头想要疯狂四撞毁灭世界的野兽,内心地步发出一声声愤怒的吼叫,压抑的愤怒如同翻滚的岩浆不能宣泄,慢慢的压缩压缩

    “你怎么对得起对你那么好的青青小师妹,你怎么这么贱,自甘堕落与魔为伍,你骗了师父,骗了青青小师妹,骗了我们大家,你说,你为什么要和妖魔苟合,难不成你缺男人你这样的女人,死了都是便宜你”

    阴冷的声音好似吐信子的毒蛇缠裹住明歌一般,她再睁眼,看到眼前的温文儒雅的男人眉眼狰狞,声音尖利阴毒。

    口腔里传来一阵疼痛,明歌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舌头竟然被斩的只剩一点,口微张的她,只觉的嘴里的血腥腐臭味熏得她整个五脏六腑都好似在死人堆里。

    不待她反应,下一刻身体某处剧痛

    “你这个贱人,你就是天剑派的耻辱,师父收了你为徒弟,真是倒了大霉,如今人人都在嘲笑讥讽师父,因为你,师父还被质疑与魔界有染,今年各大门派的联合大比都因此不能在天剑派比试,临时换了别的门派里比试,是你这个祸害,害得大家都倒霉,你这样的纯阴体质,早就该被绑在这里当个鼎炉,这就是你本来的命运”

    身体就如同用钝刀子从中间被生生被劈成两半,明歌听不懂这些话,可她心底却因为这些话而漫延出浓浓的怨气与不甘,心底的痛苦远比这个男人带给她的身体痛苦要多千倍百倍。

    无尽的怨恨与不甘,无尽的愤恨与怒气就不断的发酵翻滚,却因为她的口不能言手不能动而又被抑制压缩

    压制到极点,这些负面情绪如同喷发的岩浆自明歌的身体丹田处澎湃而出,所经之处被烧灼的一片狼藉。

    疼痛撕心裂肺,然而体会更深的却是一种终于能够发泄的痛快淋漓,所以哪怕很疼,哪怕疼的要死,也依然不愿去压制那喷\\\发的怨怒岩浆,反而还拍手称快。

    “鸽子,小鸽子,小鸽子”

    “呔,真是丑人多作怪,你长得这么丑,怎么还能被魔怨之气侵蚀”

    “小鸽子,你要是再不醒来,我就扒了你的眉毛,让你光秃秃的,没法见人,我还吸你的血,我会把你吸成人干”

    “不然,我就和你双修啦”

    耳朵旁像是有蚊子一样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明歌皱眉,这一分神,再抬眼时,发觉自己是在茫茫冰雪山中,大风肆虐着,风雪扑脸而来。

    “小鸽子,乖,你会好的,乖乖睡一觉,等你再醒来,一切就都好了,你放心,有本妖王在,你不会出事的”

    这声音柔柔的,好似暴风雪中的一丝暖阳般让明歌浑身都暖融融的,她想睁眼,却发觉眼皮沉沉的,上面好似压了东西般睁不开,她试着动了动,刚一动,手就被人握了住。

    “小鸽子,小鸽子不要怕,我在,我会一直在”

    一只手抚上她的发,一下又一下,轻轻柔柔的,困意很快就袭来,明歌睡着了。

    这一次,她睡的真好,身心都好似被暖暖的被子裹着,没有危险,也没有各种怨恨,天地间似乎只有她还有保护着她的人。

    她美滋滋的闭上眼,就好似摇篮中的初生儿,在妈妈的摇篮歌下昏昏欲睡。

    小鸽子

    小鸽子是谁

    脑海里徒然一道惊雷

    她是谁

    她是明歌她才不是什么小鸽子,她是大唐永安公主明歌

    她和一个声音有契约,完成任务才能重新回到过去救他。

    心神瞬间剧痛

    明歌一个仰身坐起,双眼睁开四望,目光犀利而防备,一脸的警戒

    “你醒啦”

    入眼的却是一张甜甜的笑脸,包子般的小圆脸蛋肉呼呼的,一笑,眉眼弯弯挤成了一团。

    这笑容就像和煦的阳光般。驱散了明歌心神里的阴霾恐惧。

    记忆如同潮水席卷,她记得自己是在仙侠的世界里,完成宿主的心愿,和轩辕墨进入了神魔大战后的遗迹,遇上了苏渊,唔,再然后呢,轩辕墨被苏渊一脚踹成了皮球

    明歌想了半天也想不起之后的事了,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是个小石室,明歌的视线重新移回眼前这张笑脸上,用自己最和蔼可亲的笑容回报,“小妹妹,这是什么地方”

    “老子是男人,男人”眼前这张笑脸中间变换,横眉倒竖,眼中喷火,唾沫星子乱飞。

    最恐怖的是,他站起身一扯衣服,一只小鸟儿大咧咧的出现在明歌眼前,为了让明歌看清楚,他那一处还抖了抖,好似在与明歌点头打招呼一般,“你看清楚,老子是货真价实的男人,什么小妹妹,你人丑就罢了,什么时候审美观扭曲成如此地步,难不成一觉把你睡傻了”

    明歌:

    眼角抽了抽,再抽

    这厮绝对是轩辕墨,哪怕穿了衣服也掩盖不了他的本性。

    明歌这一觉醒来,轩辕墨恢复了正常人的肤色,甚至皮肤比一般女人都要白嫩水灵,他五官本就偏妖媚阴柔,先前对着明歌笑眯眯的,就如同个貌美如花的小女孩般冰雪可爱,可是他一出声,画面瞬间破碎,这哪里是什么冰雪可爱的小女孩,这就是谁家跑出来的熊孩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