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50章 仙侠鼎炉18
    他家小鸽子比他还无聊,竟然和这种人唧唧歪歪了半天,他都快打盹啦,怨念重重的轩辕墨这黑手下的极重,估摸着那两人就算醒来,修为也会因他这隔空一掌而损了两成。

    掌门苏渊并不在门派,门派里的峰长们修为还不能够察觉到轩辕墨的气味,还是宗门里的隐世长老察觉的妖王气息,给其他人发的讯号,不过待众人到了后山禁地旁,一人一妖已然远去。

    大概是发觉了自己实力太差劲,走哪里都得受限制,轩辕墨这次领着明歌,直接去了魔怨之气横行的上古神魔大战的遗迹里。

    这一处遗迹在云仙界荒海深处,荒海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森林海,也是各种大妖兽们的巢穴,修仙者们没点保命本事,进了荒海就等于自寻死路,哪怕是苏渊这样的元婴后期的级别,进了荒海一不小心就有性命之忧。

    不过轩辕墨是例外,他是由魔怨之气生成的妖兽,妖兽们闻到他的气息便会瑟瑟发抖,那些大妖们更是会对他退避三舍。

    在明歌的抗议之下,轩辕墨总算穿上了一条长裤,不过这件长裤被他指甲一划就变成了件齐哔小短裤,不对,是齐蛋小短裤

    “这样凉快”某个还没成人的小屁孩在明歌的目光下一挺胸冷哼。

    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神魔遗迹,轩辕墨那稚气的声音还在傲娇的向明歌炫耀,“这个地方除了我没人能进的来,你可真是幸运,跟着本妖王,占了这么大的便宜”

    不过他的话刚落,一个白色的人影蓦然出现在他和明歌中间,将明歌拉离了他身边。

    轩辕墨手掌错过明歌的胳膊,拳头紧握的他抬眼望着对面的人,声音虽然依旧童稚,却让人听着有种死亡来临的恐惧战栗感,“你为什么能进入这里放开小鸽子”

    “放开我”明歌反手一巴掌朝抱着她的那人扇去。

    她虽然没有回头,却根据这人身上的清香味猜出了将她拉入怀抱的是苏渊,宿主自小被师父苏渊带大,关于苏渊的任何记忆都深深烙刻在了宿主脑海里。

    啪

    一声脆响倒是让明歌愣了愣,她没想到苏渊没有躲开,也没有用灵力护着自己的脸。

    这一巴掌明歌可是用了灵力的,她觉得,苏渊的脸肯定肿了。

    “明歌,这不是你能进来的地方”苏渊没有理会轩辕墨,他如同上次一般,将轩辕墨彻底忽视,将明歌从怀里放开,看着明歌如躲避瘟疫一般的立马与他保持距离,看着她眼里不加掩饰的厌恶与防备,那一瞬的他徒然心口一窒。

    苏渊的态度把轩辕墨气的,手脚乱舞嗷嗷叫着朝苏渊扑去,大有用血来洗刷耻辱的趋势。

    不过下一刻苏渊的手一挥,轩辕墨的身子立刻骨碌碌的像个球般被滚了出去

    “轩辕墨”明歌惊叫,滚成一团的轩辕墨在扬起一片魔怨黑气中消失了踪迹,轩辕墨滚出去的速度太快,明歌自认为追不上,她扭头盯着苏渊冷声道,“你到底想把轩辕墨怎么样”

    “明歌”苏渊去拉她的手,“我带你出去”

    “你没听到我的问话吗你脑子有病吗你厉害就可以脑残吗我问了你多少遍你到底要将轩辕墨怎么样,你听不懂人话吗”明歌被这人的这种自以为是给气爆了,她祭出了自己的冰雪剑,直接朝苏渊攻去。

    可是她的灵气一出,四周的黑漫漫的魔怨之气全部都朝她汹涌着席卷而来。

    “小心”

    明歌闭眼前,竟然瞟到苏渊那个冰山脸上,罕见的出现了惊恐的表情。

    再后来,光怪陆离。

    依稀看到那人在海棠树下含笑而立,

    风起,树影婆娑

    他的唇张张合合,她怔怔的看着他的唇,却不敢对上他的眼。

    “这样的日子,是你所愿吗

    因为没有合适的大将军供你弟弟驱使,你脱下女装披上战袍上了战场,百废待兴没有足够的财力,你穿了嫁衣嫁给首富,因为不能生育,你亲自为自己的丈夫纳了三个小妾如今人人都羡慕你夸耀你你,日后史书上,你也是被歌颂称赞的人物。这样的日子,如你所愿了吗”

    他含笑的眉眼渐渐就被讽刺与嘲弄取代,渐渐就被潮水般的悲伤倾覆

    她抿着唇,目光落在他身后悠然滑落的一片树叶上,眼睛大睁着,倔强的而又委屈的挺直脊背。

    幼时幻想着嫁给一个少年探花,与他在雨后的亭子里烹茶吟诗。

    再后来,她上了战场,遇到他,无数次交锋,无数次对立,无数次生死互杀,却在恶狼谷里的那次联手将一切都改变。

    是敌人,所以她直接把自己的心思掐灭。

    只是偶尔,夜难眠的时候会想,若是今生能与他白头偕老,这一生也就圆满了。

    这个想法,竟然也会有实现的一天。

    他说,等我去提亲,两国能永结互好,你的国你的民你的弟弟都只会欢喜。

    可等他来了,看到的却是她嫁给别人。

    后悔吗

    她不知道。

    他转身毫不犹豫的远去

    海棠树下,她站了一整晚。

    再后来,他在回程的路上遇到了疫灾,感染了瘟疫的他不等回到自己的国家就已逝世,因为瘟疫的缘故,他的尸骨就地烧毁

    后悔吗

    寿终正寝,看到满屋子不属于自己的子孙哀哀戚戚,看到那个与妾一起跪在她床前,侍候她汤药求她保重身体的夫君,闭眼那一刻,她的泪水咽进咽喉。

    这一生被人羡慕,被人仰望,被人尊敬,被人敬畏

    永安公主,或是每一个朝代的公主都向往景仰的存在,她的人生经历,每一步,每一个身份的转换,都是成功的,都是完美的

    明明众生环绕,灯火璀璨,她却总有一种禹禹独行的悲伤渗透心头。

    后悔吗

    一转眼,好似是他重新站在了她对面,他的身后依旧是一棵枝叶繁茂的海棠树,他笑着朝她招手,“过来,我带着你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