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47章 仙侠鼎炉 15
    这里的灵气浓郁,且冰元素的灵气尤为突出,就好似是专门为明歌量身定做的修炼地方,明歌觉得自己的修为嗖嗖嗖的突飞猛进,和在魔头山那修炼,就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不过是短短时日,她已经从练气大圆满顺利进阶到筑基初期,这里修炼事半功倍,明歌觉得自己再修炼一段时间,完全可以将修为巩固在筑基中期,只是没等到那时间到来,这个地方的结界阵法被打开了。

    有人进了来,却不是苏渊。

    进了结界,徐青青发觉这里的聚灵阵法以冰元素为主,她心里微微异样,整个天剑派只有一个人是冰灵根。

    这个聚灵阵是阿渊摆下的吗,还是天剑派的先辈的

    不过一闪眼,待看到坐在阵法中心的人,徐青青瞬间就明白了,她死死盯着面前的女人,下嘴唇被她紧紧咬了住,见那一人以兽都闭着眼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压下情绪,她诧异问,“师姐,你怎么在这里你身边黑漆漆的,那是什么妖兽”

    轩辕墨最讨厌别人这样说他了,什么黑漆漆的好似在形容锅底灰一般,他这皮肤乃独一无二的男子汉气息,哪个男人都到不了他这样的境界,所以一听这话,他立刻睁眼,呲着牙朝徐青青扑去。

    “大胆妖孽”徐青青长剑拔出,毫不犹豫的朝轩辕墨刺去,“兽性未去,竟然伤人,今天我变给你点教训。”

    显然徐青青还没认出眼前如黑雾一团的魔兽就是大家都在寻找的妖魔轩辕墨,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大胆的扑上去。

    明歌的修炼被打断,她干脆睁眼围观一人以兽的打斗。

    如今的轩辕墨虽然在苏渊面前连大气也不敢出,可是对上不过是筑基大圆满的徐青青,他简直是在玩耍一般的碾压,轩辕墨本性疵瑕必报,打不过苏渊,被苏渊圈禁在在狗屁地方把他快憋死了,如今苏渊的女人送上门来,他哪里会随意放过,他的凌厉牙齿如刀剑一般在徐青青的身上刺啦刺啦划下一道又一道。

    “师姐,师姐”徐青青倒也硬气,没有哭着喊着求饶,只泪汪汪的朝明歌望了一眼又一眼,她大概是想通了,这妖兽和明歌在一起却不攻击明歌,肯定和明歌有关系,“师姐”

    这一声又一声的,光听这声音就让人心都怜惜的化了,何况徐青青每每叫明歌的时候,都是用自己被轩辕墨牙齿撕咬破的半边血淋淋的脸对上明歌

    真是可怜的不得了。

    连明歌都觉得轩辕墨好残忍啊好残忍,对着这么张嫩呼呼的小脸蛋下这么重的手。

    不过,她只想围观啊,她没打算插手,宿主前世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众人扒光衣服踢打,可比这凄惨多了,明歌比前世的徐青青可人道多啦,前世徐青青还火上浇油,现在的她开始什么都没说,她只是默默的围观。

    徐青青咬牙,将空间法器里的一件又一件的高级法器朝轩辕墨扔去,只是这些对她来说属于珍品的法器,哪怕自爆都不能对轩辕墨造成伤害,她的那些防御法器更是形同虚设,已经被轩辕墨毁了好几件了。

    浑身伤口无数,尤其是脸上那道被撕烂的地方,火辣辣的疼痛的快要麻木,可她被这怪兽逼的都无法去吞灵丹,从来还没有这样狼狈过的徐青青又唤了几声明歌,在背对明歌时候的她,眼底一片狰狞。

    “打打就好了,别把人折腾死了”明歌朝轩辕墨传音,“狗急了还跳墙呢,何况把她折腾死了,下次折腾谁去”

    轩辕墨一听明歌这最后一句,果断的收手,不对,是收回要继续踹徐青青的蹄子,从一个狂性大发的凶兽顺间转换成一只乖乖猫在明歌身边蹲下,头甚至还蹭了蹭明歌,一副求夸奖求抚摸的萌样儿。

    但他给明歌传音的话是:哈哈哈,本妖王厉害吧,还不快膜拜谄媚来,快些帮本妖王按摩按摩

    徐青青瞟了一眼明歌,一副心碎成片的伤心模样,她快速的盘腿坐下,一边朝嘴里扔着各种灵丹,一边运灵气催化灵丹疗伤。

    不过是转眼,她身上那些血淋淋的伤口都已经恢复如初,就连脸上深可见骨的伤也依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皮肤白皙光滑更甚,空间里找出一件衣服换上,又拿出镜子瞧了瞧自己的脸,看到没有任何伤疤,徐青青这才松了口气,扭头,泪汪汪的继续与明歌对视。

    “师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徐青青的眼泪在眼眶里水汪汪的蓄了一团,半晌的没有掉落,正是这种欲掉不掉的,让人看到更觉得心酸悲切、我见犹怜。

    估计对面站的是个男人,会立马被激发男性保护欲,把她搂在怀里先认错再安慰

    幸好,对面是一人一兽,都对徐青青这种我见犹怜的悲戚不感冒

    “怎样对你”明歌一脸迷惑懵懂。

    “我知道它是你的契约兽,它这样对我不是师姐你指使的吗”徐青青终于耐不住,泪珠子在脸上滚落,“师姐,我知道你是埋怨我那天在魔头山没有帮你说话,可是那时候云仙界的各大门派精英都在,若是他们知道师姐你出自天剑派,大家肯定都会觉得天剑派和那妖魔是一伙的,到时候不仅是师父,天剑派的每一个人都会变成大家喊打喊杀的存在,师姐,你一定不会愿意看到那样的画面吧,我当时也想帮你,可是我心有余力不足啊”

    徐青青嘤嘤嘤的哭泣着,声音虽然不高,却哭的心碎欲绝,“恩义不能两全,我虽然想救师姐你,可是我却无法那样做,好在如今师姐你安然无恙,不然这一辈子我都无法安心。”

    上一刻还在哭的痛彻心扉的人儿,下一刻含泪带笑的瞅着明歌,“师姐,你活着真好,我们大家,都可以心安了。”

    明歌没想到自己一句话,能带出徐青青这么多的台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