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35章 仙侠鼎炉3
    因为徐青青说不能伤薛明歌性命,薛明歌是在众人的口水唾沫下被赶下山的,大家觉得她是魔修,为让她以后不能祸害别人,她的各类法器都被收,修为被废,身上的衣服更是被剥的一件都不剩。

    没人想相信薛明歌的话,她的争辩在众人的口水吐沫中苍白而无力,大家看向她的目光讥讽而鄙夷,似乎觉得她说这些话,真真是在白日做梦,更有人还嘲笑薛明歌得了妄想症。

    这些人的嘲笑辱骂、殴打欺辱,薛明歌都不在乎,她在乎的是那个如谪仙般的人物。

    “师父,师父,您告诉他们,您告诉他们,我没有入了魔道,我是按照您的吩咐去的魔头山,按照您的吩咐修炼的口诀呀,青青,青青你快替我说句话,你当日不是说,大家都会记着我的么”

    徐青青没有回应薛明歌,她望向薛明歌的目光,怜悯而无奈。

    “滚”苏渊揽上徐青青的腰,宽袖一挥,将薛明歌扫到山下。

    自始至终,苏渊都不曾睁眼去瞧薛明歌。

    变成了废人的薛明歌被踹下山后遇到了散修,那些散修将她肆意奸\辱,大概是发觉了她的纯阴体质,散修们因为谁该拥有她而大打出手。

    大师兄鸣剑就是这时候出现的,不仅杀了那些散修,还为她披了件衣服,点了她睡穴。

    她以为大师兄是看在以前的情谊救她,然而她如今成了这副模样,哪里还曾想过活下去。

    先前也不过是心抱念想才会去找苏渊,如今念想毁灭,她只想死。

    鸣剑却没有给她死的机会,鸣剑将她囚禁在天剑派后山的一个洞里,怕她自杀,她的手脚被缚了铁链,嘴里塞了抹布。

    鸣剑救她也不过是因为她的纯阴体质,

    修为被废,薛明歌每每与鸣剑双修,他的真气灵力在她体内流转一圈就如同一块大石在她细窄的血脉丹田里生硬蹭刮,疼的她身不如死。

    每次鸣剑与她双修之时,都是喊的徐青青的名字,薛明歌也从鸣剑断断续续的话语里知道,鸣剑这样让她身不如死,就是因为那次她对徐青青下毒的事。

    身不如死的疼痛,却求死不能。

    这样的日子过了十年,十年后,薛明歌被鸣剑吸食的已是满头白发,丹田皲裂、浑身骨头寸寸断裂而死,鸣剑也因为这最后一次吸食一举突破金丹,成为天剑门风头最盛的第一人

    接收了宿主的记忆,明歌好似还能感觉到宿主那刻入骨髓一般的疼痛,她蜷缩在床上浑身颤抖着大汗淋漓。

    怪不得薛明歌的怨恨之气这么大,这种经脉被强行撑开的疼痛,真是让人生不如死。

    只是想到宿主的心愿,明歌心里更堵。

    苏渊对宿主的那些教导影响实在太大,宿主觉得为门派牺牲是应该的,她不怨门派用她来换那些精英,苏渊教导她长大成人,她不怨恨自己的师父翻脸无情,而那些辱打欺骂她的师兄们,他们不了解真相,她也不怨愤,当日她有愧徐青青,徐青青不帮她说话理所应当,而大师兄是为了徐青青报仇,她最后受那些也算罪有应得。

    宿主不甘心,可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甘心,宿主怨愤恨怒,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该怨愤恨怒何人。

    宿主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心愿,她只想好好的活下去,不要有那样的下场,不要有那样的痛苦折磨,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能不能实现,因为她是纯阴体质,若是师父要她去换那些门派里的精英,她没法拒绝。

    所以,她连心愿都不敢提。

    明歌将头埋在枕头里,一时为这个傻姑娘难受得不行。

    卑微到连心愿都不敢提,苏渊真真会洗脑

    明歌对这个所谓的男猪脚没有半分的好感,更别替要去勾搭苏渊了。

    这个苏渊,连谢玉安朗之流都不如,还自诩正道,真是侮辱正道这个词。

    “怎么与我双修让你如此不喜”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伴着这声音,明歌的额头贴上了一只手。

    暖暖的气流从额头蔓延在全身,驱散了缠绕在明歌五脏六腑的那种疼痛与怨艾之气。

    明歌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好似泡在温泉里了,舒服的哼了一声,抬眼瞧着来人。

    魔道妖王轩辕墨,没人知道他存在了多久,也没人知道,他只要运行灵力便会受到天谴。

    在大家的眼里,他就是那个高不可攀的存在,就连名门正派们都是谈他色变。

    魔道的魔修们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下,不管正邪两道的修士们,连叫他名字的勇气都没有,大家都称他为妖王,但大多数人其实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明歌融合了宿主记忆,竟然发觉在宿主的记忆里,都没有关于这位妖王的任何画面,妖王存在的地方,都是以一个黑影代替。

    难不成妖王就是宿主心里的一个阴影

    妖王能在爆体之前将害他的宿主送出去,可见宿主在他心里还是不同的。

    轩辕墨另一只手掐了一把明歌的脸蛋,“又在想你那狗屁师父”

    好吧,明歌收回刚刚的判断,刚进入宿主身体时,妖王的各种折腾逼问历历在目

    腮帮子又是一痛,却是轩辕墨见明歌不答话,手上又使劲,而且因为不满,他的琥珀色眸子像是罩了一层阴影般,有变黑的趋势。

    “才没有”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且宿主那个师父,明歌不觉得有什么可想,她马上表明立场,语气无比坚定,“我没有想他。”

    明歌感觉到捏住自己腮帮子的手僵了僵然后收回,她心里咯噔一下,心虚的想着是不是自己转变的太快,被妖王怀疑了

    不过马上她又镇定了,她如今就是名副其实的宿主,如假包换心虚个什么呀

    只是纵然没有与妖王对视,也能感觉到妖王落在自己脸上的目光,着实令明歌毛毛的,有种衣服外皮都被人扒光了在研究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