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28章 娱乐圈女配27


    处在风浪口的明歌,如今就算去外地的剧组,也是被安朗派人一路保驾护航,安朗更是时不时的探班,岑姐羡慕的对明歌说,“安先生比那位靠谱多了,你可是踩着他妹上位的,他都能站在你这边,可见他是真的爱你,你总算眼亮了一回。”

    明歌:

    她和安朗的事,如今这是扯不断理还乱,天知道她时时刻刻担心着安朗再精分发作把她身上的毛也一根根的拔下或者是把她给肢\解掉

    安朗自从那日后就恢复了他一贯的高冷,面对明歌的时候是对最爱人般的呵护宠溺,虽然真心想把这个家伙狂揍一顿发泄,不过明歌不敢拿自己浑身的毛来做赌注再去挑衅安朗,她独自在浴室洗澡的时候,还特意观察过自己身上的绒毛,很多啊嘤嘤嘤嘤,脸上也有呀

    为了自己的毛,她现在对安朗,真心的百依百顺,安朗让她吃肥肉,她绝对乖乖的不会把筷子戳到瘦肉上去

    想她堂堂公主活的这么窝囊,连最讨厌的肥肉都能下嘴,这种丢脸丢节操的事,还有什么脸告诉别人

    就让岑姐她们活在美丽的误会中吧,真相这么残忍,她一个人承受就好了呜呜

    据说小天王在医院休养了一个月,重回舞台的第一个演唱会上,他就因为失足掉下了t型台,摔断了一条腿,以后就算恢复也不能跳舞了与他是同一个音乐界著名音乐老师学生的安右蓝却没有出现在他的病房里,据说安右蓝去国外进修了,因为是封闭式的学业,课程结束之前,安右蓝都无法回来看望小天王。

    真可怜

    岑姐幸灾乐祸的告诉明歌这个消息后,明歌在心底又为小天王点了蜡,三条腿摔断了两条,也不知道小天王如今还能有幸成为安右蓝的备胎么。

    这之后,每每出行时候一直被安朗派来跟着明歌的两个男人也不见了踪影。

    不知道为什么,小天王的这件事情,看似是个意外,明歌却深深觉得,这事离不了安朗的手笔。

    明歌如今,在外人眼里那是事业爱情双如意,顺风顺水的就是个人生大赢家,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多悲催,她如今连和不相干的男人说话,都会被安朗一番拷问

    谢玉约明歌出去见面的时候,明歌第一个念头就是,要不要领着安朗一起去

    视频门之后,谢玉再次被人撬了墙角也成了热门话题,没想到对安右蓝爱之深的谢玉,会被安右蓝一转身去劈腿小天王,谢玉的粉丝们这次很愤怒,自家的影帝难得看上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竟然不知好歹,并不珍惜影帝的真爱,所以网络上视频那么火的原因,也有谢玉粉丝们添柴加火的缘故,小天王的水军们没有翻出风浪,自然也是因为谢玉的粉丝们更不是吃素的

    谢玉和安右蓝,分手的很低调,就是圈内人知道的也很少,更何况雾里看花的粉丝们。

    原剧情里宿主是谢玉粉丝们喊打的存在,如今阴差阳错,安右蓝成了大家口诛笔伐的对象,就连只剩一条腿完好的小天王也被冠以小三的名号,这种黑历史,估计以后就算怎么刷洗,也难以洗白。

    两人都在同一个影视城拍片,只是因为不同的剧组,又各自忙碌,所以等到见面了,明歌才知道谢玉和自己住的竟然是同一个酒店,而且拍摄的场地也离得不远。

    “有事吗”略聊几句,明歌直入主题。

    “这个,送给你”谢玉拿出一个小礼品盒推在明歌身旁的桌上,深怕明歌拒绝,他又解释,“提前祝贺你的礼物,过段时间给你道喜的人一定很多,我抢个先。”

    “什么喜事”明歌歪头,一脸困惑,心中却是警铃大作,难不成是安朗又放出和自己订婚的事不至于呀,最近都没听安朗说过,而且安朗最近似乎出差了,若是有这种事,安朗肯定不会远远的躲在哪个角落里去。

    也不知是不是谢玉的错觉,只觉得明歌如今面色红润,举手投足见顾盼飞扬,真真美的灿然夺目,这般歪头的时候,既媚,又纯,令他的心失控般的急速跳动着:那娇润艳丽的唇,品尝起来一定很是可口,是了,他曾经的亲身体验能够证明这一点,想到此,顿时觉得苦涩之意蔓延在舌根,连一声长叹都发不出,“过几天是威龙电影节的颁奖典礼,姬导的那个电影广受好评。”

    谢玉这么略一说,明歌瞬间就明白了,她最近几年各种小奖一直没断,如今更是挤入了一线,只是属于她的大奖,至今还没有一个,虽说奖杯神马的都是身外之物,可处处好强的公主大人心底还是很期待能捧个大奖。谢玉如今肯给她暗示,她虽然很想再确认性的问一下,到底是忍住了,这种事情还没揭晓,明歌知道不能明面说出来,她强忍着激动之意,只眉眼弯弯,目光明亮,抿嘴微笑着说,“谢谢你特意告诉我,这个礼物我收下了。”

    明歌和谢玉的恩怨颇多,说实话一开始是相当讨厌这个人的,就是现在,她对谢玉也没有太多好感。

    一开始决定老死不相往来,到后来渐渐历尽人事,慢慢了解这个现代的规则,娱乐圈的规则,才觉得自己初时多幼稚,她听岑姐无意说过,她和谢玉分手后公司已经将她雪藏,还是谢玉从中周旋,再后来接的那些资源大半都是谢玉的助理给的岑姐。

    谢玉这个人,多多少少有他的可取之处,明歌领情,她记得他的坏,自然,也记他的恩。

    时过境迁,如今能相逢一笑,也算不错。

    “那个人”谢玉本还想说安朗那人不是明歌能驾驭招惹的,她不要傻傻的惹火烧身,可看到自己刚起了头,明歌的笑意便开始退散,他舌尖一转,顿了顿说,“你自己小心些,有什么我能帮上我,你可以打电话给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