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21章 娱乐圈女配20


    麻蛋那秋千椅可是她的最爱。这么大大咧咧的鸠占鹊巢,这人手上功夫肯定不弱,说不定他身上还带着枪。

    好在秋千椅面朝阳台外,他是背对着自己。从自己进门到现在,他都不曾转身,难不成是没有听到门口响动

    明显不可能

    明歌走的无声无息,甚至连呼吸都停滞,目标虽然是秋千椅上的黑影,可她的耳朵却时刻关注着四面八方,生怕这是个声东击西的诱饵。

    待离黑影三步距离,明歌果断奋起从侧面扑向男人,手中匕首直插黑影心脏。

    黑影的脚一蹬,秋千椅朝后荡去,他则身子朝蛋壳椅里后倒,一手捏住明歌的手腕,一手去挡明歌另一个拳头。

    这黑影是个男人。

    雄性的气息扑面而来,好似有些熟悉,难不成是那日船上的人

    明歌的匕首在半空划了一个圆弧,她的手腕被抓住,索性反抓住男人的双手,身子借力在半空一个翻转,一脚勾向男人的脖子,一脚踹向男人的下体。

    男人的秋千椅朝左侧荡去,他的头与肩膀夹\住明歌的腿,双手拉着明歌的手腕朝他的面门二区,明歌的另一只脚只能改变方向朝地面踩去好保持平衡。

    随着明歌被迫靠近男人,明歌的双腿慢慢接近高难度劈叉,男人握着明歌那只拳头的手突然放开,朝明歌的下方向抓去。

    本来恢复自由的手要去砍男人的脖颈,可因为这厮的那只明显要猥\亵她的手,明歌生生改变方向去抓男人的手。;;;;;;;;

    嗤啦

    却是男人中途变了目标,改她今日晚礼服

    礼物属于轻纱,且因为礼服款式原因,明歌并没有穿胸罩,而是贴的胸贴

    这么一撕,身体上下只剩一条小内内的明歌瞬间暴走

    卧槽又一个变态,竟然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太没品了,真为习武之人丢脸。

    暴走的明歌,也不去掩护自己的两点一线了,而是直接手去戳男人的双眼,攻势凌厉快捷,势不可挡,她宁愿被废另一只手,也要把这男人的眼珠子给挖下来

    “倒是长进了不少”男人将明歌朝后推去,他自己则荡着秋千椅朝相反的方向。

    是安朗的声音。

    明歌被推的蹬蹬蹬后退几步,听到这个声音,她火气更大,抓起匕首打算继续收拾这变\态。

    “你胸贴掉了。”安朗的声音却慢悠悠的在黑暗中响起。

    明歌也感觉到了,她还没有脸皮厚的会和安朗裸\打,紧抿着唇的她,牙关咬在一块,知道就算自己不承认,这一次对打,还是输给了安朗。

    她将脚上的礼服捡起搂在身上,头也不回的快步朝衣帽室走去。

    身后灯光大亮,却是安朗将灯打了开。

    想到自己这般衣衫不整的样子,向来注重仪容仪表的某位公主大人气的都快吐血,好在她足够镇静,进了衣帽间立刻将门反锁,换了一套运动服将自己严严实实的遮起,又把散乱的头发梳通盘好,她这才面无表情的走出衣帽间。

    也不理会客厅里老神在在坐在沙发上的安朗,自去厨房打豆浆,这个现代,她最喜欢喝的不是那些甜腻腻的果汁之类,而是各种豆浆。

    为此她还专门买了豆浆机研究呢。

    安朗跟着进了厨房,见明歌将头发盘的像是个禁\欲的道姑一般,他抬手就去解明歌的发卡

    明歌头未回,手已经抓住了安朗的手腕,并且顺口咬在他的手腕处,机会来之不易,明歌这一口又狠又快,下一秒嘴里就溢满了血。

    安朗并没有抽手,也没有反抗,他就这般伸着手任明歌咬,不过另一只手则趁机将明歌固定头发的发卡拔下,及肩的发丝瞬间散开,凌乱蓬松的发中和了明歌冷漠凛然不可侵犯的侧颜,使得她的五官终于柔弱和软了几分。

    手腕传来的疼痛令安朗抽了一口冷气,她下口这么狠却也在他的预料之中,目光落在她将拉锁拉到最高处将脖子都遮住了的运动服,手腕那处的疼痛瞬间透入骨子里了般,疼痛的同时,却又有一种变相的快\感。

    明歌并没有咬下一块肉来,虽然她有这种想法,只是在血腥味蔓延在口腔里,想到这是安朗这变\态的血,明歌胃里翻滚着下一秒就放开安朗的手腕,朝洗手间冲去

    呕吐的声音从洗手间隐隐传来,想到她竟然如此厌恶自己,安朗瞪着自己手腕上不停冒血的伤口,愤怒渐渐的漫过理智。

    “喝杯水漱漱口。”安朗拿着明歌的水杯进入洗手间,递给明歌。

    明歌瞟了眼安朗,她接过水杯,示意安朗出去,待安朗出去了,她将杯中的水倒进面池里,这才又出了洗手间,重新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重新将头发盘好,明歌坐到安朗对面的椅子上,“请你离开。”

    安朗的手腕处还在冒血,他并没有做措施,只任着那血滚落在明歌的地板上。

    瞧到明歌在看到地板上的血迹那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安朗便故意又将手腕上的伤口展露在外。

    “今天你和右蓝是怎么回事”

    像个小偷一样登堂入室,如今又一副要审讯犯人的口气,原来是来为他妹妹报仇来了。明歌微笑,姿容悠然,语气平和,“你妹妹怎么说的,就是怎么一回事,你这大晚上的过来,应该是想为你妹妹出头,不如说说,你是想怎么办”

    “明歌,我不喜欢你这种说话语气。”好似他宠妹无限度一般,虽然他心底也是怪明歌那样对待自家宝贝妹妹,他家妹妹从小到大都没被人戳过一根手指头,如今倒好,浑身都是青紫,现下明歌这态度,不仅没有半点自责内疚的意思,还一副她自己老有理的样子,难不成觉得他给她点脸面,她就觉得自己无法无天了吗“不管你们之间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是对右蓝下这样重的手,这事就是你不对,女孩子之间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哪里用得着动手动脚,明天去和右蓝道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