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16章 娱乐圈女配15


    或许是因为回味手感不错的,或许是突然发觉自己竟然搞了一个女人,安朗一瞬间失神,也就是这一瞬明歌双脚狠劲的踹向安朗的脸,安朗被踹的身子后仰倒地,明歌立刻弹坐起身,她双手双脚被缚,且安朗不知道用的什么手法绑的,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没撼动开,坐起身的她也没有过多犹豫,用自己的头狠狠的砸向安朗最薄弱的太阳穴位置

    安朗懵懵的坐起身,还没来得及反应呢,一个黑影子就罩在了自己的头顶,大脑轰的一下,下一瞬没了知觉。;;;;;;;;

    明歌算计的准确,可是她唯一没想到的是,如今这具身子实在没有她原身那般身经百战,头也脆弱的很,安朗刚倒下,她自己也歪歪的倒在了安朗身上。

    真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明歌再清醒的时候,是在一张大床上,被窝里暖烘烘的,阳光从窗户处穿进照在她的脸上,她眯着眼拱了拱身子,打算继续睡一会。

    最近太累了,来到这个世界为了吸收新知识尽快融入,她每天都睡不到三四个小时,就这样还觉得时间不够她用难得这样一觉睡起来能有种懒洋洋的感觉呀

    舒服的喟叹一声,明歌抱着被子滚了滚,滚过来,滚过去

    咦身边肿么有个裸\男

    堂堂公主的床,是谁想爬就能爬的吗还用如此不加遮掩的裸\身一大早污染她的眼睛

    抬脚,狠狠一踹

    “啊”

    变\态安朗的声音

    再看看房间里的布置,好似并不是剧组给自己订的那间房。

    后知后觉的想起了晚上的备受屈辱的事情,明歌浑身一个激灵起身,被子滑落在腰间,这才发觉自己也是一丝\不挂。

    将被子裹在身上,明歌四处寻找可穿的衣服,安朗从地上爬起身,他自己熟门熟路偶的从衣柜里找出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翘着二郎腿斜倚在椅子上,目光冷冷的盯着明歌。

    明歌没找到女性衣服,她退而求其次,也学着安朗开了衣柜,从里面找出一件衬衣穿在自己的身上,可安朗的内裤,她是打死也不愿穿的。

    好在衬衣足够大,可以包裹住她的臀部,

    没有多余的椅子了,她便坐在床沿对安朗说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手机哪里去了”

    安朗嗤笑,他朝明歌招手,“过来我怀里。”

    明歌:

    这变\态脑子里的酒水怎么还没泄完。

    明歌左右瞅了瞅,她拿起书桌上的一个大花瓶,打算用这玩意把安朗脑袋开花,帮他放放水。

    “明歌,我容忍度不大,你要是再敢伤我一下,我立刻会让你父母死无全尸,还有你自己,我会折了你伤我的双手,把你丢那些见不得光的娱乐场所里”

    明歌早在安朗说出父母二字的时候就已经将花瓶放回原位,她扭头,对上安朗的目光,面无表情,“你想如何”

    “以后你就在这里住着”

    “不行”明歌立刻打断,“我有工作。何况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要住这里”

    安朗话被明歌打断,非常不悦,他目光沉沉盯着明歌,明明面无表情,可就是给人一种无形的风雨扑面的感觉。

    明歌的心理承受能力很高,她没有被安朗这副样子吓到,她见安朗不说话,索性继续又说,“你别把我想成一只随便能碾死的蚂蚁,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何况我这种,没有任何财名拖累的人,昨晚上的事咱们都知道是个意外,你也别说出要为我负责之类的话,我已经被咬一次,不可能再送上来任着咬。”

    “你把我比作狗”安朗的声音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的手筋毕露,但知道这时候不是该处理她的时候,只兀自忍耐。

    “别这么说,狗会不高兴。”明歌仰头和安朗对视,黑白分明的眸子里,讽刺之意明显的很。

    那意思分明就是:是你自己把自己说成狗的,而且你自己做的那种事,只有畜\生才能干出来,你把自己说成狗真是抬举你自己。

    “倒是牙尖嘴利”安朗怒极而笑,不再理会这个女人起身朝门外走去。

    有佣人给明歌送来衣服,她洗了澡,看到镜子里自己额头上那又肿又青的大包,一时想起昨晚的事,恨恨咬牙。

    所处地方是个小别墅,或许是安朗临时办公的地方,明歌下楼的时候看到大厅里好几个西装革履的人进进出出,手里都拿的文件之类。

    见明歌下楼,安朗朝身边的管家说,“让他们在书房等我,吩咐上早餐”

    又长又大的餐桌上,明歌坐这一头,安朗坐那一头,餐桌中间摆放着一盆盛开的百合,视线被阻隔,两个人都需要微微抬头才能看到对方的脸。

    食不言,两个人席间并没有说话,餐桌上甚至连刀叉相击的声音都没有。

    待佣人收拾完毕,安朗这才望着对面的明歌说,“我最近有几个晚宴需要女伴,作为答谢,我会帮你搞定几个剧本角色。”大概是发觉明歌的餐桌礼仪极好,一举一动都有种说不出的赏心悦目,安朗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我不需要别人帮忙”安朗这副施舍的,好似她撞了大运的口吻令明歌很不爽,想她堂堂公主,就算沦落至此也不会去靠姿色取悦男人,她对自己,有的是信心与耐心。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安朗的好心情瞬间消失,这个女人,拿矫的过分了,“你没有拒绝的余地。”

    明歌不答,她抬眼望着安朗,倔强的抿嘴,用沉默抗议。

    女人头高高仰着,额头上又肿又青的大包就格外明显,明晃晃的着实刺眼的很。

    好好的一张美人脸,生生被她自己折腾成这般恐怖模样,想到昨晚上女人的倔强狠绝,安朗自认为自己比谢玉强了百倍不止,尤其是私生活这方面,作为自己的第一个女人,他没有嫌弃她不干不净就罢了,她还要死要活的,果然右蓝说的对,除了脸,这女人没有半点可取之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