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13章 娱乐圈女配12


    期间护士有进来换了一次吊瓶,安朗三番五次的瞅了几次自己的私人手机,不过明显并没有人给他打电话。

    明歌的手机期间倒是响了两次,都被明歌挂断了。

    “要接就接”一经对比更加显出自己的孤家寡人,安朗不耐烦的皱眉。

    于是手机下一次响起的时候,明歌果断按了接听。

    “宝宝,打电话做什么,我好像说过我们已经分手了,你不要再自作聪明企图用这种方式来打扰我的生活”

    一直等谢玉喋喋不休的说完,明歌才说,“谢先生,昨天的报道你有什么打算”

    “我们的事,我会过段时间找个合适的就机会再告诉媒体,你该不会自己去作死找媒体了吧”

    “谢先生,你最好看一下新闻,一会我会再给你打电话,另外我昨天就已经答应你分手的事,你对我的补偿我很满意,不会因此而反悔。”

    明歌挂完电话,也不去瞧安朗的神色,又继续看自己的剧本,她有了这种新闻,就算事情平息了,没有谢玉这个后台,公司对她肯定会雪藏掉,如今她就只能靠这个偶像剧来打翻身仗,自然得花点功夫让自己演的出彩。

    电话不到一分钟又响了,还是谢玉的,明歌接起,手机还没放到耳朵上呢,就听到谢玉怒火冲天的声音。

    “那个男人是谁明歌你好样的,一边和我在一起,一边还吊着个别的男人,我以前还真是看走了眼,不知道你这么能耐”

    明歌其实很想不通,为什么这个明显气运冲天的男人,脑回路却一点都不正常,巴拉巴拉了半天都没有说到重点。

    而且明歌听到谢玉那边明显还有安右蓝的声音,“师兄你别气了,幸好你和她分手了,不然你的形象都被她败坏完了。”

    明歌将手机拿的离自己耳朵远了些,听着那边一唱一和的说完,这才开口,“谢先生你误会了,昨天我搭的是安右蓝女士的顺风车,开车的是她哥哥,貌似安右蓝女士昨天半路有事下车了,你可以和她对质一下。我给你打电话当然也不是因为这事,而是昨天到现在,你的粉丝已经把我的手机刷爆了,我怕您再不出声说点什么,那些粉丝会做出更疯狂的事情。”

    电话那一头果断的沉默了。

    过了一息,谢玉略正常的声音回答,“我知道了,我会处理这事。”

    听到这个回答,明歌松了口气,她以为自己还要费点口水来着,挂了电话,起身去卫生间洗了手,明歌这才将保温壶打开,给安朗盛了一碗排骨汤,“再不喝估计要凉了,你自己能端吧”

    安朗的手机在这时候响起,他瞟了眼明歌,明歌识趣的放下碗去了阳台处。

    应该是安右蓝打的电话,询问她哥昨天车祸的事情。

    明歌离得远,安右蓝的声音听不到,只能根据安朗模模糊糊的声音猜个大概。

    一开始安朗貌似心情颇好,不断安抚安右蓝自己没事,不过到后来,也不知道安右蓝说了什么,安朗沉默了,病房里瞬间就陷入安静的状态,且就算是面朝窗外,明歌也能感觉到安朗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沉默了许久的安朗,最后以一声好挂断了电话。

    明歌敏感的捕捉到安朗接了这个电话之后,不仅心情没好,反而更差了,而且这个电话似乎和自己还有点关系。难不成安右蓝已经让安朗对付自己了

    应该没这么快吧,而且这次自己并没有去破坏谢玉和安右蓝的关系呀,论说还没到安朗出手的时候吧。

    明歌在阳台吹了好一会风这才又若无其事的回到屋里,将盛了排骨汤的碗递给安朗,“喝点吗”

    “你想得到什么”安朗并没有接,他的目光犀利如刀落在明歌的脸上,似乎要把明歌看透一般。

    “嗯”明歌歪头,一脸懵懂的回视安朗,并不被他的目光所惧。

    “你一大早过来在我面前做这么一出,想得到什么”安朗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尤其是对女人,他说着这话的时候,眼底已经出现了暴戾之气。

    “我想告诉你,我对谢玉不感兴趣,对谢玉现在的女人也不感兴趣。”明歌微微笑着,明明是一本正经的话语,她却说的一派轻松,“我以后只想做个好演员。”

    “跟我有什么关系”安朗伸手就把那碗排骨汤扫落在地上,“滚出去,别让我再看到你。”

    “我走就走,你干嘛要把碗摔地上去,我花三个小时熬的,为了给你送汤,我偷偷摸摸打扮成这样容易么,我自己都没舍得喝一口。”明歌气愤的起身,往背包里收拾自己的剧本。

    门啪的一声合上,安朗下意识抬头,去望那扇紧闭的门,想起自己的妹妹说因为害怕被记者拍到,所以不能来医院看望他,他的唇一时紧紧抿着,目光则移到装着排骨汤的保温壶上。

    熬了三个小时吗

    肚子突然有点饿了,他伸手,打算去看看保温壶里还有没有剩余。

    门却在这个时候又被打开一条缝,明歌的头挤了进去,她带了帽子,又罩了口罩只露出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液体快输完了,你自己看着点吊瓶,别睡过去,其实你要是嫌没人陪你说话,可以把这两个门神移到你屋子里。”

    安朗瞪着这个作死的女人,半空的手朝她挥着,“滚”

    “我又不是球,你以为滚是那么容易的事吗”明歌不满的皱眉,啪的一声又将门关上。

    安朗瞪着门,确认那门不会再打开,这才又将目光移到吊瓶上,液体的确快完了,他自己都没注意到。

    一时又想到安右蓝最后说的那话,想找个机会让他和明歌再见一次面,问他能不能和明歌再被拍几张比较亲密的照片,因为这事谢玉想替明歌澄清,也因此短时间内不能和明歌分手,所以安右蓝想加把火,就算不想也得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