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12章 娱乐圈女配11


    车头发动机也不知是在冒烟还是冒气,嗤嗤作响,好在追尾的那车主虽然嘴上凶狠,但也怕出人命,与明歌一起将安朗从座位上挪到后面的地面。

    周围好多车都停下围观,还有人用手机拍照,因为安朗这车貌似比较上档次,大家议论纷纷的,都在猜这是哪个富二代嗑药或者喝酒了。

    后面的车主已经打电话报了警,因为他家小孩也昏迷,120也打了。

    “你说你们,你们这是自杀呢还是小两口吵架呢,就算置气也不能随便来个急刹车吧啊,我家小孩要是有个什么问题,我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你们好过。”追尾的车是辆奇瑞qq,他一则怕自己担责任,二则着急自己宝贝一样的小孩,所以对明歌的责骂声一直都没停

    “对不起对不起,这事是网民错了,所有的责任我们来承担,您,您车上有止血之类的伤药吗,您看我的朋友他还在流血,现在是下班高峰期,路上堵车呢,救护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您能不能帮我一下。”

    明歌从车里找了安朗的衣服还有矿泉水帮他擦拭着伤口的额血,安朗额头上的伤口并不大,心跳也正常的很,只是他没有清醒,不知道是不是撞坏了脑子。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后面的车因此而堵了好长一串,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咦,这不是影帝谢玉的小女朋友明歌吗”

    这一声就像是开戏的锣声,瞬间议论声如潮水汹涌。

    “绝对是,长得一模一样”

    “我靠地上的人不会是影帝谢玉吧”

    立马就有几个人上前确认,甚至还有人专门上前对着明歌和安朗近拍了几张照片。 网

    “哇塞,这个女人不会是养小白脸吧,难不成是被哪个富二代包了”

    “怎么可能,能当影帝的女朋友,是她修了几辈子的福分。”

    “嘿,娱乐圈这种地方,什么事没有,这女人的各种绯闻一直不断,一看就不是个省油的。”

    明歌脑袋木愣木愣的,从警察局出来,岑姐和几个助理已经迎了上来,再后面就是无数的记者和麦克风。

    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或许明天,不,用不着明天,今天晚上各大媒体就是关于她脚踩两只船,钓上富二代给谢玉戴上绿帽子的事。

    宿主的悲剧就是从这种新闻开始的,她以为自己能再三谨慎不会让别人抓住半点把柄,可偏偏现在,她把事情又推向了最疯狂的局面。

    好不容易挤出包围圈,一上车,岑姐就噼里啪啦对明歌一顿训斥,“你怎么不早打电话给我,这种事,你露什么脸,你和谢先生的事情还没个结果,如今又出这种事,你当你自己是顶级天后吗”

    “对不起,岑姐”一直到岑姐说的口干舌燥,明歌递上一瓶矿泉水,并无比诚恳的道歉,“是我自己错了,那个男人并不是大家说的富二代,他是安右蓝的哥哥,今天安右蓝让我上车要送我一程,结果中途她下车了。”

    岑姐一噎,明歌以前做事全凭兴致,从来不会对她解释,更别提闯了祸说对不起,不过她抓住了明歌话语里的重点,“你今天不是上了谢先生的车吗,你不会是被她算计了吧”

    “应该不是被算计。”就算安朗想要算计她,也不会用他自己做饵,她瞟了眼开车的助理,又小声对岑姐道,“谢先生今天就是和我说分手的事,他说完便把我放在了路旁。”

    “把你一个人扔在路上,这人还有品没”若不是碍着还有人,岑姐就差爆粗口了。

    明歌沉默,她干脆连谢玉的别墅也不去了,岑姐直接给她在酒店开了房住下,别墅钥匙她交给了岑姐,由岑姐去把她那寥寥几件衣服带过来。

    手机快被打爆了,几乎全是媒体,明歌干脆关机,拿了偶像剧的剧本看着,好在她定力不错,竟然没有被这事搅了神智,一晚上看看剧本,练练功夫,倒也过去了。

    第二天岑姐给明歌从了饭菜来,让明歌干脆就在酒店先窝几天,等事件平息一点再露面,明歌点头,一副乖乖女的模样任岑姐安排。

    不过明歌觉得,这种事情,估计一直不会被平息,一来是她太小罗罗,谢玉太出名,二来就怕有心人再煽动,除非有新的报道能盖过这个。

    被动的等下去从来不是明歌的风格,岑姐一走,她立马将手机开机。

    一大堆的信息涌进了手机,明歌大体看了看,绝大部分都是骂她婊\子的,估计这些都是谢玉的粉丝,她又看了看未接来电,不认识的号码很多,将这些全部删除,她找到谢玉的号码打了过去。

    “喂”接电话的是安右蓝,“是明歌么,师兄他在洗澡,你有什么事吗”

    “那我一会再打”明歌不等安右蓝继续说话便挂了电话。

    她对着手机想了想,猜测和谢玉行了一晚上周公之礼,估计还不知道自己的哥哥住院的事,她干脆穿了衣服,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这才朝昨天送安朗去的医院走去,中途她还下车,在一个餐厅订了一份排骨汤,又买了花

    安朗的病房外守着两个黑衣人,因为昨天是明歌送安朗来的医院,他们并没有犹豫就放了明歌进去,病房里面竟然静悄悄的连一个看望的人都没有。

    明歌略略诧异,面上却不显,她将保温壶放在桌上,把花放在窗台,这才坐在安朗的床边,安朗在她进门的时候已经醒了,冷眼瞧着她。

    “早晨吃早饭了没,我炖了排骨汤,你现在喝还是一会喝。”声音并不熟络,有些冷淡。

    安朗没有回答,他手上还在输液,额头缠了一圈纱布,穿了一身病号服的他躺在床上,斯斯文文的虽然敛了平日里的威武霸气,不过人就给人一种阴沉沉的压抑感。

    明歌也不在意,她坐在床旁边的椅子上,从自己带来的背包里找出剧本,自顾自的看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