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女配 > 第006章 娱乐圈女配5


    “明歌,你怎么去了男洗手间”虽然脸上还有青紫,不过丝毫不影响谢玉提起裤子后在人前的那副只属于成熟男人的温润优雅的魅力。

    男洗手间

    明歌迷惑,终于在记忆里找到片段,洗手间的确分男女的,貌似门上那个蓝色图案的标识就是男洗手间的意思她瞪着自己身后门上的蓝色标志,再瞅瞅站在洗手间门口的这俩黑衣男人,总算知道他们见她从男洗手间出来为什么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安右蓝一脸讽刺的轻哼,“该不会是去男洗手间专门与我哥哥来个意外邂逅吧,明歌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是师兄的女朋友,你有没有想过若是被那些狗仔队知道,师兄会承受咋样的压力,真不要脸,你这样做把师兄置于何地”

    “我不认识你哥哥”想到原剧情里明歌在谢玉和明歌分手后,网上曝出了几张明歌和男人在一起的照片,舆论便一边倒的谩骂明歌脚踩几只船,以至于最后明歌的父母都受到了连累,谢玉和安右蓝在一起便顺理成章的得到了无数人的祝福。

    明歌这一次可不想给谢玉和安右蓝再当踏脚石,所以她很是郑重解释,“而且我也没必要和你哥哥意外邂逅,我是有男朋友的人,我男朋友多优秀,我傻啊才会做这种事”

    为了表明立场,明歌甚至还疾走几步站到谢玉的身边。

    不过她想了想,为了不被安右蓝嫉恨,又挪了挪步子与谢玉保持一定距离。

    “你还以为你自己不傻,真是好笑死了”安右蓝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明歌,她上前挎住自己哥哥安朗的胳膊,娇声问,“哥哥,那个女人她想对你做什么”

    “和我回去吗”安朗垂头望向朝自己笑的娇俏的妹妹,脑海里一个恍惚,换成了刚刚卫生间里,那张故作镇定的脸。

    “不了,我刚刚在前台开了房,今晚就住酒店。”安右蓝不满安朗的转移话题,她不甘的撅嘴,心底明白了那个女人应该是什么也没干,不然哥哥不会这样。说着这话的她,有些略心虚的偷偷瞧了安朗一眼,她追谢玉的事安朗一直知道,安朗今天来这里并没有告诉她,她可不觉得自己的哥哥只是单纯的来酒店转一圈

    “那我回去了,你一个人注意点,有什么事打我电话”安朗伸手帮安右蓝将她眼前碎发撩在耳后,待安右蓝嗯了一声放开他,他便自顾自的向外走去,经过谢玉的时候朝谢玉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那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大汉,立刻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

    这难不成不是两门神而是所谓的保镖明歌虽然微微垂着头,可视线却一直追随安朗远去的背影,直到确认那人真的走了,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右蓝,那是你哥哥你怎么从来没提起过”虽然安朗对谢玉这个成名已久的影帝无视到了极点,不过谢玉这人,他经历的多,心胸也宽广,没有气量狭小,计较这些,他想的是安右蓝对他说过她是个孤儿,而且明显,刚刚安朗对安右蓝的那种暧昧,身为一个男人,他一眼就能看明白,那根本不是简单的兄妹情

    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干爹干女儿的,姐弟相称的,大多不过是一层遮羞布而已,想到安右蓝也是这样的女孩,谢玉脸上表情不露,可眼底却冷淡了许多。

    站在谢玉一旁的明歌明显感受到了谢玉的变化,没想到宿主记忆里可以包容安右蓝一切甚至与别的男人共享安右蓝的谢玉,因为这么点小事就会对安右蓝不满。

    明歌并不明白,猪脚定律虽然万能,可这会的谢玉和安右蓝还没一起经历风雨,达不到情比金坚的境地,自然也就经受不住风吹草动

    安右蓝并没有马上解释这个问题,她瞟了眼明歌,然后几步走到谢玉身旁柔声说,“嗯,是我哥哥,师兄,我们先上楼吧,你脸上的青紫还没下去,明天可是有通告呢,我帮你敷脸”

    她本来是想把明歌挤走,完了再细细和谢玉解释自己的家庭背景,可她这样含糊带过落在谢玉眼里更是觉得她欲盖弥彰。虽然谢玉非常有风度涵养,可这并不代表他愿意被人欺骗,他牵起明歌的手,淡笑着对安右蓝说,“我先送明歌回去,她现在还是我女朋友。”

    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就是:安右蓝我也不是非你不可

    是了,谢玉还没有和明歌摊牌分手,明歌才是谢玉的正牌女友,安右蓝紧紧捏着手,脸上却呈现出一种难以抑制的难过与失落以及强颜欢笑,“送女朋友回家是绅士的风度,那师兄我在房间等你噢”

    她这最后一句话是特意挑拨明歌,大众眼底的明歌脾气暴躁又没脑子,最主要的是,爱耍小脾气爱吃醋,可让安右蓝大跌眼镜的是,明歌听了她这话和没听到一样,没谢玉拉着的明歌怂的和包子一样

    其实被谢玉抓着手的明歌,内心已经接近崩溃,无辜躺枪就不说了,被男女主当肉靶子piapiapia也不说了,现在最痛苦的是谢玉那厮竟然抓着她的手呀,想到先前的事,瞬间恶心死了

    “你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两人一路无语,送明歌到别墅门口,谢玉停车,却没有打开车门。

    明歌骑过战马,坐现代这种稳当当的车并没有不适,虽然面上在发呆发愣,可心底却是极为好奇以及兴奋,融合宿主记忆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一回事,这个世界,与她所处的世界真的是完全的不同。

    虽然车里开着暖气,可明歌却没有将羽绒服脱下,她的十指绞在一起,蹭啊蹭,试图蹭掉谢玉落在上面的痕迹。

    听到谢玉的问话,她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抬头,“问你什么”

    谢玉盯着明歌,车里的暖黄色的灯光并没有雾化他眼中的锐利,他好看的凤眼微眯着,电力十足。

    ...